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馬克龍妥協民衆卻不讓步 這場爭鬥還將持續多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6日 02:26   新京報

  原標題:馬克龍讓步,法國改革與反改革爭鬥還將持續

▲當地時間11月23日,法國聖德尼,法國“黃馬甲”抗議行動現場。圖/視覺中國▲當地時間11月23日,法國聖德尼,法國“黃馬甲”抗議行動現場。圖/視覺中國

  一場由駕車人通過網絡自發串聯,自稱“無政治意義、無領袖、無主義”的“三無”運動在短短三週內發酵成爲暴力程度不斷升級的“草根革命”。法國即將到來的聖誕節和馬克龍改革的前景一樣,看似五光十色,卻被一層“黃色霧霾”所籠罩。

  “黃馬甲”運動未因政府妥協而偃旗息鼓

  這場“黃馬甲”運動最初的導火索是馬克龍政府提高燃油稅的改革計劃。目前法國柴油和汽油每升價格分別爲1.46歐元和1.55歐元,較去年同期上漲了20%,顯著高於歐盟均價(1.33歐和1.39歐),除受國際原油價格上漲影響外,較高的稅收也是重要原因。

  然而,馬克龍政府爲增加財政收入和推動“能源轉型”計劃,決定自2019年1月起針對燃油開徵繼消費稅和增值稅之外的第三稅種,即二氧化碳稅。相關機構預計,至2022年法國將成爲燃油價格最高的歐盟國家。法國普通民衆,尤其是需要長時間開車通勤的低收入者,首當其衝成爲燃油稅上漲的受害者,也成爲了“黃馬甲”運動的主力軍。

  在“黃馬甲”運動的浩大聲勢下,馬克龍政府做出了執政以來在改革議程上最大的一次讓步,暫停明年起加徵燃油稅、今冬電費和煤氣費不漲等。總理菲利普在電視演講中表示“沒有任何稅收值得危及國家的團結”“不會對民間疾苦裝聾做啞”。

▲爲抗議法國政府出臺上調汽油及柴油稅的政策,11月24日,法國超10萬人走上街頭。圖/視覺中國▲爲抗議法國政府出臺上調汽油及柴油稅的政策,11月24日,法國超10萬人走上街頭。圖/視覺中國

  然而,事實證明,政府如此“深情的表白”並未使大部分抗議者“回心轉意”,後者普遍認爲這些措施不足以彌補他們內心的“創傷”。

  隨着參與者範圍和抗議時間的擴大,該運動早已演變成對馬克龍政府不滿情緒的集中爆發,其抗議目標已擴展到對馬克龍各項改革的全面抨擊,對法國貧富不均現實的嚴重抗議。抗議者斥責馬克龍態度傲慢,脫離羣衆,是“富人總統”,認爲政府在實施任何政策之前都應“優先考慮民衆購買力”。目前已有抗議者煽動繼續遊行,揚言“讓各行各業的罷工使全國的經濟癱瘓”“如果馬克龍不退讓就讓他下臺”。

  2017年大選中,馬克龍利用民衆對傳統政治人物的失望和不滿情緒,高舉“非左非右”“進步”“革新”的旗幟成功當選法國總統並掌握議會多數。他深知法國結構性弊病“深入骨髓”,必須“刮骨療傷”,而改革成敗也直接關乎其個人政治前途,因此上臺後在改革上較前任手法更靈活,節奏更緊湊,態度也更堅決,尤其希望在勞動力市場、公共部門、養老金、教育和“能源轉型”等重大議題上有所突破,誓言解放法國生產力,刺激就業增長。他甚至不惜拋下民主原則,繞過議會投票,直接以“行政命令”方式施政,面對各類罷工和遊行示威屢次表示“毫不退讓”。

  馬克龍改革進程或“倒退一大步”

  馬克龍利用剛上臺一年多的窗口期,以衝刺速度推行各項改革,節奏之快讓人瞠目結舌,在很長時間內反對派都來不及反擊或反擊無效,工會勢力也受到很大程度削弱,頗有“亂拳打死老師傅”的“神奇力量”。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27日,法國巴黎,法國總統馬克龍出席生態會議談“黃馬甲”抗議運動,呼籲協商解決問題。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27日,法國巴黎,法國總統馬克龍出席生態會議談“黃馬甲”抗議運動,呼籲協商解決問題。圖/視覺中國

  就在馬克龍“高歌猛進”之時,今夏的“貝納拉事件”徹底打亂了馬克龍的改革步伐。這場風波使多項改革議程擱置,加速打散了馬克龍執政初期積蓄的“能量光環”,個人和政府形象嚴重受損,政策推行過程中的“民主赤字”使政府內部分化加劇,改革引發的不滿情緒漸成合流。

  今秋之後,總統和總理支持率不斷下滑,目前已跌至25%和30%,馬克龍剛上任時排名前六位的部長們也僅剩外長勒德里昂,前環保部長於洛、前內長科隆等重量級政治家先後“棄馬”。

  在未來三年半內,馬克龍多項重要改革將進入深水區,但在歐元區整體緊縮的趨勢下,馬克龍改革輾轉挪移的空間再次被擠壓,改革勢必觸動更多人的核心利益。

  習慣了高福利的法國人雖然認同改革的必要性,但難以接受自身利益被“犧牲”,而且歷史經驗告訴法國民衆“只要抗議時間夠長,力度夠大,就能使政府屈服”。

  此次馬克龍政府“退了一小步”,或許整個改革進程就會“倒退一大步”。越來越多民衆在反對派的煽風點火下,決心將“反改革運動”進行到底,而作爲歐洲新生代政治家代表的馬克龍也不會就此妥協,未來法國改革與反改革間的“戰爭”還將持續下去。

  □慕陽子(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