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人讀書越來越少 圖書新聞爲何越來越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9日 04:49   新京報

  原標題:美國人讀書越來越少,圖書新聞爲何越來越多?

  越來越多美國人不愛讀書了。據《大西洋月刊》報道,在1978年,蓋洛普諮詢公司的調查發現,42%的美國成年人在過去一年中讀過11本或更多的書,而在2014年皮尤研究中心調查數據裏,這一人數下降到28%,而一本書都沒有讀過的人從8%上漲到了23%。

  據《華盛頓郵報》裏的一篇“美國休閒閱讀量正處於歷史最低水平”的文章,美國人總閱讀時間從2004年的人均每天23分鐘下降到2017年的17分鐘。而據《新政治家》一篇“文學正在緩慢死亡”的報道,美國小說家裏全職寫作的比例從2005年的40%下降到2013年的11.5%,書籍價格和銷售額的下降,使得作家們難以全靠他們寫的小說謀生。

 從1978年到2014年,美國人在上一年讀多少本書,消息來自《大西洋月刊》,“The Decline of the American Book Lover” 從1978年到2014年,美國人在上一年讀多少本書,消息來自《大西洋月刊》,“The Decline of the American Book Lover”

  但是,據《哥倫比亞新聞評論》報道,最近很多美國主流媒體卻在增加圖書新聞。《紐約時報》擴張整合了圖書新聞的業務。《紐約雜誌》更是要將圖書新聞的量增加三倍。《大西洋月刊》也創立了圖書頻道。連BuzzFeed都新建了一個線上讀書會。這到底是爲什麼呢?

  據《大西洋月刊》報道,今年二月,《大西洋月刊》的董事長鮑伯·科恩

  (Bob Cohn)

  決定擴張其業務,並招聘更多員工。因爲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刺激,《大西洋月刊》的讀者人數大幅上升,在2017年裏增長了25%。而圖書頻道是業務擴張的一部分。在圖書頻道創設的一個月裏,讀者在此頻道閱讀的時間就比該網站的其他頻道高出了20%。

  而《紐約時報》的圖書新聞曾經由商業、文化和書評部門一起合作,現在都由編輯帕梅拉·保羅

  (Pamela Paul)

  來統一管理。這也是因爲《紐約時報》的在線讀者人數不斷在上升。保羅稱,在數碼時代,讀者希望能在一個頻道內閱讀有關圖書的文章,而不是跳躍到別的頻道到處去找。

  《紐約時報》在堅持着嚴肅新聞準則的同時,還一直在嘗試採用不同的方式,進行圖書報道。保羅說,有些書,比如是再版的、翻譯的、或者是視覺類的圖書,我們不一定需要去寫書評,但是還是很值得用別的方式進行報道。而且,他們會通過類似Instagram和播客等平臺發佈訊息。除了新書快訊之外,他們也會把圖書新聞整合進文化報道中。

  保羅說:“在過去,我們書評部門選一本書的時候,我們會問,‘這本書是否值得評論?我們應該評論這本書嗎?’而現在,問題變成了‘這本書值得報道嗎?假如值得,該怎麼報道呢?’”

  《紐約雜誌》的圖書新聞業務也在迅速擴張,圖書編輯鮑里斯·卡奇卡

  (Boris Kachka)

  說,這不僅是因爲網絡讀者的大量增加,也是因爲原本很多邊緣化的圖書報道——比如說,當一本小說被改編成電視劇了,此書才被報道——並不能滿足讀者的需求。所以,他在《紐約雜誌》旗下的Vulture,the Cut,Daily Intelligencer,Grub Street,和The Strategist等好幾個網站進行了改革,增加了具體的書單推薦、圖書排名,還有一些帶有強烈個人色彩的書評。他們的書評不止在圍繞着這本書,更對整個美國社會和文化進行評論。

  而BuzzFeed的免費線上讀書會是一個更新的方案,這是一個人們可以在網上理性討論和剖析一本書的論壇。BuzzFeed還聲稱,因爲亞馬遜的廣告鏈接,這個線上讀書會還能爲他們的公司帶來可觀的收入。

  從某些方面來看,主流的圖書新聞從歷史上的獨尊地位,落入跟其他的藝術新聞平起平坐。它們更少迎合知識分子,而是更多地去吸引對文學和非虛構都不感興趣的讀者。這些讀者希望能找到一個值得信賴的消息來源,讓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找到他們閱讀的方向。

  此外,書評也不僅僅是書評本身,其功能更是在於剖析當今社會政治格局。人們更愛閱讀和分享一篇瓊·迪迪恩

  (Joan Didion,美國著名記者、作家)

  對川普時代的審視,勝過一篇圍繞着她的書展開的書評。

  我們可能真的沒有時間閱讀更多的書籍,但是我們正在尋找更多方法,來消化正在發生的一切。“我們經常受到一些短暫的、偶爾不準確的、容易被遺忘的信息轟炸,”保羅說,“我認爲書籍就應該像解毒劑一樣,將這些新聞背景化。它們將給讀者提供長遠歷史視野和更廣泛的背景。”

  在影像氾濫、信息爆炸的互聯網時代,圖書新聞對實現這些目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爲了突破信息噪音,編輯們必須將老式的書評,變成符合當下社會氣候的形式,比如推薦書單,以問題和回答的形式

  (Q&As)

  採用播客或Instagram的平臺,利用網絡標籤,甚至拍攝新書預告片。

  卡奇卡說,“你的一篇文章,至少能引起人們對這本書的關注。也許人們會讀它,也許不會。但是,就算讀者沒有讀那本書,至少書中的想法會通過你傳達到讀者那。我認爲這種傳達很重要,因爲這樣的話,這本書可以超出以往一本書的影響力,無論它現在是以什麼樣形式呈現的。”

  (編譯新聞來源:《哥倫比亞新聞評論》的“What‘s behind a recent rise in books coverage?”,作者:山姆·艾希納

  (Sam Eichner)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