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本土豪推特“撒錢”1億日元 曾計劃自費上月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05:13   新京報

  原標題:要上月球的前澤友作推特“撒錢”1個億,日本土豪都任性?

  近日,運營服裝購物網站的ZOZO公司社長前澤友作在推特上宣佈,將自掏腰包向100名網友發放共計1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30萬元)的“壓歲錢”。

  截至8日下午,該條推特轉發量超過550萬次,刷新世界紀錄。

  1月5日,前澤發推稱“帶着平日裏的感激之情,我個人將贈予100人(每人)1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3萬元)的現金作爲禮物”,並表示會從轉發該推文的關注者中選出當選者。

  此前,他因計劃自費坐太空探索公司(SpaceX)的火箭上月球而備受矚目。

  日本富豪都這麼任性嗎?

日本“舊富”——開敞篷車、喝洋酒、戴黃金首飾

  目前,發達國家最大的社會問題之一是貧富懸殊,但日本看起來似乎並非如此。常常有人說,在日本,你可能住在百萬富翁的隔壁卻不自知,因爲他們的房子看起來跟你家沒啥差別,行事十分低調。

  但至少在80年代,或許不是這樣。

  據《紐約時報》,一位名爲益子寺香織日本女孩回憶稱,小時候她和媽媽去海灘玩坐的是家裏的敞篷車,媽媽的頭髮向後梳,嘴上塗着鮮豔的口紅。那時候女孩們穿的都是高墊肩的緊身外套和熒光色調的迷你裙,帶着黃金首飾。

  那時候,有錢人會砸錢買高級洋酒,東京的白領下班會去六本木蹦迪。如今,一些日本年輕人爲了重溫那個年代玩兒起了cosplay,按照當年的流行盛裝打扮,開豪車在街頭巡遊,但最後發現預算不足。

  “直到幾年前,大部分人都認爲,泡沫時代是負面遺產,很俗氣。但在過去幾年,這種觀念完全改變了,”益子寺香織說,“現在,人們覺得那個時代還挺酷。”

  1990年,日本股市崩盤,經濟泡沫破裂,房價暴跌。隨後日本物價下跌,增長緩慢,債務負擔沉重,就連性格都“沉重”了。

富豪新貴低調且愛國產

  那麼,那些後來居上的富豪們呢?

  去年,日本出版了一本名爲《日本的新富裕階層》一書,作者三浦展認爲,定義日本“新富”的方式有兩種。

  第一種方式是,如果一個人的年收入超過3000萬日元並擁有至少1億日元的資產,那麼他就是富有的。在日本,大約130萬日本人擁有相當的資產,占人口的1%。

  第二種方式是,如果一個人能靠所持資產的利潤和其他資本收益活着,而從不去交易這些資產本身,那麼他就是富人。

  在三浦展的研究中,如今,日本的富裕階層確實不喜歡炫富,他們不住豪宅,並且認爲隨意浪費金錢是不合適的。

  但是,他們喜歡花錢買他們喜歡的東西,尤其是無形資產。他們經常參加藝術活動、出席音樂會,而不是開跑車刷街或掛一身金銀珠寶。

  日本新富們比起“開眼看世界”,更認準“日本製造”。他們喜歡買日本貨,在國內旅行,比起外國葡萄酒,更愛日本酒。

  三浦展認爲,這不僅僅是品味問題,也是公民責任的表達,他們瞭解自己的社會地位,以及日本需要他們的錢,因而時刻把“安倍經濟學”放在心上。

  按照三浦展的標準看,任性的前澤社長很有80年代舊富的做派。

富豪也要看時運

  根據福布斯富豪榜,目前排名前五的日本富豪分別是軟銀的孫正義,優衣庫的柳井正,三得利的佐治信忠,基恩士的潼崎武光,日本森托拉斯集團的森章。

  其中,軟銀(Softbank)較爲“年輕”,它是創立於1981年的一家風險投資公司,主要致力於IT產業的投資,比如,馬雲的阿里巴巴。

  在“失去的二十年”中,軟銀乘着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脫穎而出,囤積了一大筆財富。軟銀任性地培養了一位聲名遠揚的形象代言,還叫“爸爸”(お父さん)——一隻來自北海道的秋田犬,曾每天都在電視上刷屏。

  而“吊車尾”的森托拉斯集團則是從成立於1959年的房地產公司——森大廈集團中分離出來。森大廈集團的創立者森泰吉郎因在全球各國拿地拿成了世界首富,森氏家族被稱爲“擁有亞洲的家族”。

  但是,這筆財富因爲泡沫的破裂和倆兒子的分家縮水了不少。森泰吉郎去世後,時任社長兼大兒子森稔主張繼續開發房地產,時任董事兼二兒子森章卻說:“你不瞭解現在的行情嗎?爲什麼還要購買土地?”

  隨後,森氏家族企業一分爲二,森章及時退出傳統房地產而不斷創新,提出不動產證券化思路。雖沒保住森氏家族首富的位子,但也勉強進入了前五。

  看來,富豪能不能任性,還得看時運。

  文/方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