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95歲前納粹守衛去世 這些年納粹“從犯”如何處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3:26   新京報

  原標題:95歲的前納粹守衛去世了,這些年納粹“從犯”如何處置?

  當地時間週三,95歲的亞科夫·帕利傑(Jakiw Palij)去世了。

  他曾是納粹集中營守衛,二戰後移民美國,去年8月才被美國驅逐至德國。

  美國駐德國大使理查德·格雷內爾週四在推特上確認了這一消息,同時稱應感謝川普總統去年8月將帕利傑逐出美國,做到了前幾任總統都沒做到的事情。

  帕利傑去年8月離開美國前,已默默在美國生活數十年,被認爲是最後一位生活在美國的納粹。

  在帕利傑之前,美國於2009年將時年91歲的前納粹守衛約翰·德米揚魯克(John Demjanjuk)驅逐至德國。2011年,德米揚魯克被判處5年監禁,但他在第二年就去世了。

  但帕利傑被遣送至德國後並未收到指控,德國當局稱證據不足。

  多年來一直推動驅逐帕利傑的紐約州議員多夫·希金德稱,帕利傑的死帶來了二戰大屠殺倖存者所需要的“終結”。

  2019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80週年,二戰中納粹針對猶太人的大屠殺依然是世人心中的一道傷口。二戰結束後,大部分納粹主犯都受到應有懲罰,但也有許多“從犯”逃離歐洲,來到美國、加拿大等國家。

  對於這些迄今已年逾九旬的納粹“從犯”,到底應該如何處置?

  隱藏納粹經歷在美生活數十年

  終被驅逐至德國

  1949年,亞科夫·帕利傑謊稱自己是個農民獲得美國簽證來到美國。1957年,帕利傑成爲美國公民,此後在美國紐約州皇后區生活了數十年。

  直至1989年底,另一位生活在加拿大的納粹守衛告知加拿大當局,帕利傑生活在美國某處,帕利傑的納粹經歷才被翻出來。

  據美聯社,亞科夫·帕利傑出生於1923年8月16日的波蘭小鎮(目前屬於烏克蘭)。1941年,帕利傑被納粹招募,訓練他在德國佔領的波蘭特勞尼其集中營(Trawniki)工作。

  這個集中營最初是用於關押戰俘,但後期變爲納粹精銳部隊黨衛軍的一個訓練營。這個訓練營訓練納粹抓捕猶太人,並作爲其他集中營實施大屠殺的守衛。

  據美國司法部,這個集中營的行動包括1943年11月3日實施的大屠殺,僅在這一天,6000餘名男人、女人、兒童被射殺。

  美方負責調查帕利傑案件的法官稱,作爲防止囚徒逃跑的武裝守衛,帕利傑在猶太人面臨納粹屠殺的悲劇中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但帕利傑本人否認這些指控,稱他只是負責巡邏,對於納粹屠殺等並不瞭解也從未參與,因此他不是“從犯”。

  2003年,帕利傑的美國公民身份被撤銷。此後,他被要求離開美國,但德國、波蘭、烏克蘭三國都拒絕接收他,帕利傑成爲無國籍人士,繼續生活在皇后區的住處。

  但是,在他的納粹經歷曝光後,他的皇后區住宅外時常出現抗議,示威人羣要求將他驅逐出美國。2017年,許多美國國會紐約州出身的議員簽署一份公開信,要求國務院推動將帕利傑驅逐的計劃。

  2018年8月,德國當局最終轉變態度,願意接收帕利傑。時年95歲的帕利傑被人用輪椅推出住處,乘軍機飛抵德國,安排在德國小鎮艾倫的一處護理中心。

  這些年逾九旬的納粹“從犯”

  該如何處置?

  兩個月前,一名94歲的納粹集中營守衛在德國法庭受審,他被控作爲“共犯”參與了二戰期間對數百名猶太人的屠殺。

  1942年6月至1944年9月,約翰·雷柏根(Johann Rehbogen)在波蘭北部的斯圖特霍夫集中營擔任守衛。在此期間,數百名猶太人被“毒氣毒死、用槍射殺或是餓死”。

  據法新社,由於擔任守衛時未滿21歲,雷柏根將先接受未成年人法庭審判。若是最終罪名成立,雷柏根將面臨15年監禁——即使他可能無法服刑。

  他不是唯一一個在接受審判的前納粹分子,在他受審的同時,還有4人同時成爲被告,另有20人在接受調查。

  法新社稱,自2011年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納粹審判後,德國正在爭分奪秒對納粹黨衛隊“從犯”進行審判。

  在2011年對前納粹集中營守衛約翰·德米揚魯克的審判中,93歲的德米揚魯克不是因“殺人”而被判刑,而是因作爲納粹殺人機器的一分子而被判刑,成爲德國對納粹罪行無限期追責的里程碑式事件,同時此後檢察官也可以對那些非直接戰犯展開調查。

  此後,德國法庭對兩名納粹黨衛隊集中營守衛判刑,但當時94歲的兩人都在服刑前就去世了。還有一些納粹守衛正在等待宣判。

  但是,倫敦大學學院德國史教授瑪麗·富布盧克(Mary Fulbrook)稱,相比於納粹時期的20餘萬名戰犯,受審的比例真的太小了。富布盧克稱,“這一切都太遲了……大部分戰犯都逍遙法外”。

  富布盧克稱,二戰結束初期有許多針對納粹戰犯的審判,但一段時間後,隨着國際形勢的變化,審判逐漸減少。此外,當時的審判主要是針對軍政首腦,對於中下級軍官並未涉及。

  2011年之後,德國對於一些“非直接”納粹戰犯的審判逐漸增加,但至此時,仍然在世的納粹戰犯大都年逾九旬。

  一位大屠殺倖存者的孫子本傑明·科恩(Benjamin Cohen)對CNN稱,“看到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進入審判室並不好受,但我還是對這些審判來得如此遲表示遺憾”。

  文/謝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