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海洋變暖速度破紀錄 人類還能愉快地吃海鮮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3:29   新京報

  原標題:海洋變暖速度破了紀錄,人類還能愉快地吃海鮮嗎?

  週四,發表在《科學》雜誌上的一項最新分析發現,與五年前聯合國小組的估計相比,海洋的平均升溫速度快了40%。

  研究人員還得出結論,海洋溫度已經連續幾年破紀錄,2018年成爲地球海洋有記錄以來最溫暖的一年。

  據《紐約時報》,在全球變暖的過程中,海洋提供了一個關鍵的緩衝區,它通過吸收人類排入大氣的溫室氣體93%的熱量,減緩了氣候變化的影響。

  “如果海洋沒有吸收這麼多熱量,那麼陸地表面的熱量就會比現在更多。事實上,海洋正在拯救我們目前大規模的變暖。”羅格斯大學生態進化和自然資源部副教授Malin L。 Pinsky說。

  科學家認爲,隨着海洋的持續升溫,它帶來的影響將變得更加具有災難性。

  海洋保護組織Oceana的副首席科學家Kathryn Matthews表示,熱帶地區的人們非常依賴魚類以攝取蛋白質,“溫暖的海洋生產食物的實際能力要低得多,這意味着他們將更快地接近糧食不安全狀況,”她說。

  海洋變暖更快了,人類還能愉快地吃海鮮嗎?

“突變”的河豚和褪色的珊瑚

  據路透社,隨着氣候變暖加劇,日本東北海岸海域的河豚向北尋找更涼爽的水域,並與其他魚類雜交,導致雜交魚數量突然增加。

  這些雜交河豚不在日本建立的物種分類之列,並且難以與“純種”河豚區分,爲了避免意外中毒,日本禁止販賣雜交河豚。但隨着這類河豚越來越多,漁民損失了相當大一部分捕撈量。

  在日本各地發現的50種左右的河豚中,有22種被政府批准爲可食用的河豚。處理河豚的廚師和魚類屠宰者經過專門培訓並獲得烹飪資格,他們可以嫺熟地去除位於河豚肝臟和生殖器官處的致命毒素。

  但是,致命毒素的位置在某些河豚身上有所不同,它有時會出現在皮膚或肌肉中。因此,食用雜交河豚所帶來的風險更大,而誤食一次將是致命的。

  而在位於另一個半球的澳大利亞,其東北沿海的大堡礁在2017年因海洋變暖褪色了。

  在人類最喜愛的石魚、蝦和蟹等“海鮮”中,不少是與珊瑚共存的,珊瑚礁是四分之一海洋魚類的棲息地。

  但是,過熱的海水會使與珊瑚共生的蟲黃藻“離家出走”。蟲黃藻除了給珊瑚提供鮮豔的顏色,還給它們提供氧氣、能量,併爲其過濾廢物。沒有了蟲黃藻,珊瑚會呈現出幽靈般的白色,也會更容易死亡。

  科學家們曾發出警告,如果全球變暖持續,珊瑚褪色現象只會越來越頻繁。

  實際上,海洋變暖的影響不僅僅只波及海洋生物。

  “隨着海洋升溫,魚類被帶到新的地方,我們已經看到這種情況正在加劇各國間的衝突,它的影響遠遠超出魚類,它變成了貿易戰,變成了外交紛爭。在某些情況下,它導致國際關係崩潰。”Malin L。 Pinsky說。

海洋溫度如何測?

  由於海洋在全球變暖中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海洋是其後科學家最重要的研究對象之一,海洋被視爲反應地球變化的最好的溫度計。

  但是,從歷史上看,掌握海洋溫度一直都很困難。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於2014年發佈了一份權威的聯合國報告,提交了五種不同的海洋熱量估算值,但它們的變暖程度均低於計算機氣候模型預測出的水平。

  自21世紀以來,科學家們使用名爲Argo的浮標測量海洋熱量,這些浮標可以測量海平面以下6500英尺海水的溫度和鹹度,並通過衛星上傳數據。

  在Argo之前,研究人員依靠銅電線將溫度傳感器下放到海洋中,電線將數據從傳感器傳輸到船上進行記錄,直到電線斷裂、傳感器漂走。

  但這種測量方法受衆多不確定因素影響,導致20世紀的科學家們難以推算出全球海洋溫度的歷史記錄。

  在新的分析中,研究者評估了最近的三項研究,這些研究更好地解釋了舊儀器的偏差。這也是最新分析的海洋變暖估計值會高於2014年聯合國報告的原因之一,並且更符合氣候模型。

  由於暖水的體積比冷水更大,所以隨着海洋升溫,海平面也會不斷上升。事實上,這是目前觀測到的大部分海平面上升的主要原因,而這將可能導致更爲嚴重的洪水和颶風。

  文/方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