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媒體解讀:第二次“川金會”爲啥選址越南河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0:37   新京報

  原標題:第二次“川金會”爲啥選址越南河內?

  9日,川普在推特上宣佈,第二次“川金會”將於本月27日、28日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

  他還在推特上“劇透”稱,朝鮮會“變成另一種不同類型的火箭,一支經濟火箭”,讓人們不禁腦洞大開,紛紛猜測這句話背後的深意。

  去年6月,美國總統川普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會晤,半年時間過去了,半島無核化談判進展緩慢,第二次“川金會”的舉辦備受矚目。

  爲何選址越南河內?

  越南曾與韓國、美國有段不愉快的歷史,但如今,它已經擁抱了全球化經濟,成爲兩國的戰略盟友和貿易伙伴。

  據《紐約時報》,越南和韓國在1992年實現邦交關係正常化,河內現在是首爾的第四大貿易伙伴,僅次於中國、美國和日本,去年兩國雙邊貿易額達626億美元。

  1995年,在越南戰爭結束20年後,越南和美國實現邦交關係正常化。從1995年到2016年,美國和越南之間的貿易額從4.51億美元增長到近520億美元。河內現在是華盛頓增長最快的出口市場之一。

  越南和朝鮮則都是社會主義國家,平壤和河內之間的友誼也源遠流長。朝鮮早在1950年就承認了北越政權,在越南戰爭期間,它還向北越提供了人力和物力上的幫助。

  越南則力挺朝鮮加入東盟地區論壇,就政治和安全問題與相關各國進行對話,並支持朝鮮與日本開展談判。20世紀90年代朝鮮發生毀滅性饑荒期間,河內用水稻從平壤換來了一些武器,包括兩艘微型潛艇和一些飛毛腿導彈。

  據路透社,去年7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訪問河內時表示:“我們合作而非爭吵,這一事實證明,當一個國家決定與美國一起爲自己創造更光明的未來時,我們會遵守美國的諾言。”

  “這一奇蹟可以是你的奇蹟。”蓬佩奧補充道。彼時正值朝美談判進展緩慢之時,蓬佩奧的在河內的表態被外界解讀爲,他在勸說朝鮮放棄核武器,並暗示朝鮮可以複製越南模式。

  在越南可能成爲第二次“川金會”的舉辦地這一猜測不斷傳出時,越南的社交媒體似乎風平浪靜。

  直到去年11月底,當地最大的新聞門戶網站之一“越南快訊”報道,朝鮮外相李勇浩訪越,越南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範平明表示,越南願意分享符合朝鮮需求的社會經濟發展經驗。

  在川普正式公開第二次“川金會”舉辦地的前夕,越南總理阮春福在接受彭博社的採訪時稱,自己不知道朝美的最終決定,但如果第二次“川金會”在越南舉行,越南將“盡力促成會議”。

  不過,據CNN,消息人士透露,越南的兩個城市——河內和峴港曾一度成爲第二次“川金會”舉辦地的熱門選項。

  分析認爲,最終選址河內可以視爲美國的一個小小的讓步,因爲河內有一個朝鮮大使館,朝鮮更傾向於河內。而美國更喜歡峴港,因爲那裏曾舉辦亞太經合組織峯會,接待過川普等來自世界各國的領導人。

  朝鮮會借鑑越南經驗嗎?

  由於此次“川金會”選址越南,越南的經濟發展模式備受矚目。

  據路透社,1986年,越南開始實施全面改革開放(doi moi)政策,該國從飽受戰爭蹂躪的農業國家轉變爲亞洲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

  自1986年以來,改革開放使越南人均GDP翻了五番,鞏固了當地政府的執政地位,也帶來了一定程度上的政治變革和個人自由水平的提升。

  據《紐約時報》,新加坡ISEAS Yusof Ishak研究所的越南專家Le Hong Hiep表示,第二次“川金會”可以幫助越南“出售”其經濟成功的故事,使其在地區事務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以匹配其不斷增長的經濟影響力。但是,他同時指出,不要過分比較朝鮮與越南。

  日本京都立命館大學比較治理專家Eunjung Lim表示,朝鮮可能對越南式增長模式持謹慎態度,因爲越南經濟上過分依賴鄰國和它的最大貿易伙伴。她認爲,朝鮮可能也會參考新加坡模式,即依靠貿易港口這一戰略性地理位置和交通樞紐、金融中心這一自身定位來發展經濟。而朝鮮在中國、俄羅斯、韓國和日本之間處於類似的有利位置。

  目前,朝鮮在實現無核化之後如何發展經濟依然充滿爭議,最終如何選擇還得看朝鮮自己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