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民主黨會如何反制川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7日 02:04   新京報

  原標題: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民主黨會如何反制川普?

▲美國總統川普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美國總統川普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月15日上午,川普在簽署國會兩院通過的撥款立法之前,正式以應對美墨邊境所謂“國家安全”與“人道主義危機”爲由頒佈緊急狀態決定,隨即在美國政壇上引發軒然大波。   

  顯而易見,這種既避免重演政府關門危機,又能兌現築牆承諾的“兩全其美”之策,是如今的白宮主人對美國總統行政權力非常規的最大化使用。如此“超常發揮”,甚至已經觸及了華盛頓政治賴以存在並運行的一些根基性原則。   

  緊急狀態令加劇府會之爭 

  就像國會兩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迴應的那樣,他們將捍衛美國憲法,將在國會、法院乃至社會層面展開行動。不過,至少從目前看,川普的緊急狀態築牆令更可能如同“開弓之箭”,逆轉的餘地並不大。   

  就美國國會而言,最爲針鋒相對的反制當然是通過立法來否決白宮的決定。按照1976年美國《國家緊急狀態法》的相關條款,國會的確擁有權力以通過聯合決議案的方式來否決總統緊急狀態。    

  但與其他正式立法一樣,這個否決議案的最終生效要麼必須“與虎謀皮”式地得到總統的簽署,要麼必須在國會兩院中分別得到三分之二,即足以推翻總統否決的絕對支持。    

  從川普宣佈緊急狀態以來,國會共和黨人雖然不同程度上表達了失望、反感甚至反對,但其動機大概是對白宮無視國會權限的不滿以及對白宮挪用毒品管控經費的擔憂。或者說,白宮的一意孤行顯然正在加劇府會共和黨精英層內部的分歧。   

  但如果真的有一個正式的、將投票傾向記錄在案的立法擺在共和黨人面前時,到底有多少人會反對在黨內擁有極高支持度的川普,反對的規模又是否能達到推翻總統否決的門檻等,應該都存在極大的難度。   

  即便無法一擊致命地叫停緊急狀態,被激怒的國會民主黨人也一定會加緊動用調查權對川普展開鉗制與約束。目前,民主黨控制的國會衆議院司法委員會已開始着手準備,對川普本次宣佈緊急狀態的合法性展開調查與聽證。    

  除了又爲國會民主黨人增加了一條需要調查的“罪狀”之外,當前府會關係的空前僵局也爲未來兩年的華盛頓政治生態明確定調,預示着民主黨人將在任何川普政策議程上都會變本加厲地介入與杯葛。

▲美墨邊境牆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美墨邊境牆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邊境牆之爭或攪動2020年大選 

  在國會之外,川普的緊急狀態決定也必然招致司法爭議。比如,川普決定將挪用已獲批的國防部軍事設施等方面支持的款項來建築邊境牆。但按照對相關法律的解釋,在緊急狀態下,雖然可以改變國防部軍事支出的用途,但是這個支出仍舊要用在國防部或軍隊身上,而邊境牆的實際建造者肯定不是軍隊。類似司法爭議一定會被持反對立場的陣營操作,從而發起對川普的起訴。   

  然而,鬥爭司法化的主要效果至少有二。其一,各層次法院的審理註定耗時持久,審理過程中未必會叫停築牆工程;甚至即便最後到達聯邦最高法院,也會因爲最高法院保守派目前佔據上風而做出爲白宮背書的判決。  

  其二,即便真的上演因司法程序而延宕築牆的情況,這反而是將邊境牆及其背後事關重大的移民議題留給了川普,方便其在2020年謀求連任的大選中再炒作一番。要知道,即便築牆聽起來匪夷所思,但還是在各大民調數據中得到了四成左右民衆的穩定支持,而這些“擁牆派”恰恰就是川普得以當選的關鍵票倉。    

  無論如何,將黨爭分歧議題操作爲“緊急狀態”,從而將宣佈緊急狀態的權力徹底工具化,川普的這次行動在美國政治史上開創了極具顛覆性且影響深遠的負面先例。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一個美國總統要真正兌現競選承諾,竟然不得不“離經叛道”,甚至還不得不挑戰司法,這種諷刺背後的困境似乎越發無解了。   

  □刁大明(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