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尼日利亞“女童綁架案”五週年 那些孩子如何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4:56   新京報

  原標題:尼日利亞“女童綁架案”五週年,那些孩子如何了?

  對於位於尼日利亞東北部的奇布克鎮的父母們來說,5年前的4月14日,仍然是令他們餘生難忘的日子。

  據《衛報》報道,2014年4月14日晚,一隊武裝分子假扮成警衛,襲擊了位於尼日利亞奇布克鎮的官立女子中學,並將200多名16-18歲的女孩強行帶至極端組織“博科聖地”要塞大本營——撒比薩森林孔杜加地區。5月,博科聖地領導人阿布巴卡爾·謝考在一段視頻宣佈對發生的綁架事件負責,前博科聖地談判代表謝胡·薩尼表示,該組織希望用被綁女生交換他們在押的成員。

  綁架事件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尼日利亞官方隨後採取行動,對被綁架女孩進行救援。截至目前,已經有107名女孩通過尼日利亞政府與博科聖地的談判獲救,但仍有100多人處於失蹤狀態。

  受綁架的女孩父母成立互助聯合會,追蹤失蹤女孩的進展,督促政府進行救援工作。但五年來,陰雲仍然籠罩在大多數父母和獲釋女孩的生活中。

  5年前,被綁架的女孩們經歷了什麼?

  4月14日晚,奇布克鎮官立女子中學的Jumai和她的同學一道,被帶着槍的武裝分子押送上卡車。在卡車上,Jumai嘗試給父親打電話求救,父親丹尼爾告訴她要跳出卡車,但隨着卡車顛簸不斷,電話失去了信號。

  丹尼爾衝出房子,高舉電話試圖讓信號好一點,等到他再度撥通Jumai的號碼時,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從電話那段傳來:“別再打電話,你的女兒已經被我們帶走了。”第二天,丹尼爾試圖再度撥通電話,但已經無法接通。

  和其他同學一道,Jumai從家裏出發,來到學校參加期末考試。但是在那天晚上,Jumai和其他275名同學被博科聖地綁架,強制他們作爲廚師、性奴,甚至人肉炸彈。

  Jumai來自姆巴拉,一個位於奇布客以南約11公里的小鎮,和Jumai同鎮約有25名女孩在此次襲擊中被綁架。在當晚,約有530名來自臨近村莊的孩子來此參加了高中會考,在襲擊發生時,被綁架人數仍無法確定。直到5月2日,尼日尼亞警方發表聲明表示,有約276名孩子在襲擊中被帶走,且已有53人逃脫。

  據BBC報道,5月5日,博科聖地領導人阿布巴卡爾·謝考在一段視頻聲稱對發生的綁架事件負責。謝考在視頻中表示,女孩們不應該上學,而應該九歲就嫁人。是真主給予他的指示,讓他帶走並賣掉女孩們,女孩們是真主的財產,他會執行真主的指示。之後,博科聖地陸續從尼日利亞東北部綁架了11名年齡在12歲到15歲之間的女孩,且在尼日利亞安全部隊離開當地出發搜索被綁學生後,襲擊了臨近城鎮剛波魯恩加拉,造成約300名當地人遇害。

  據《每日電訊報》報道,被綁架的非穆斯林學生被迫皈依伊斯蘭教,且每位女孩以2000奈拉(約合12.5美元、7.5歐元)“聘禮”被迫嫁給博科聖地分子,還有許多學生被帶到鄰國乍得和喀麥隆,不少居住在撒比薩森林附近的村民曾目睹到女學生與武裝分子穿越邊境的痕跡。

  2015年5月29日,針對不斷爆發國內抗議,尼日利亞總統穆罕默杜·布哈里在他的就職演說中表示,“政府會盡其所能使女孩們活着並獲救。”五年間,尼日利亞政府不斷與博科聖地進行交涉,要求釋放被綁架的奇布客女孩。但截至目前,仍然只有107名女孩獲救,100名女孩失蹤。

  失去女孩的父母與奇布客鎮,他們現狀如何?

  據BBC報道,在綁架事件發生的五年中,女孩們的父母組織起來,建立了互助聯合會。“但聯合會裏,父母們怨恨的情緒正在滋長。”聯合會的主席雅庫布·恩凱基說。他的侄女也是被綁架走的女孩之一,並於2017年5月最後一批被釋放。

  等待孩子獲救的五年前,聯合互助會中共有34名成員因爲事故、疾病及博科聖地成員的襲擊而去世,更讓父母們感到似乎有某種勢力正對他們造成威脅。在去年4月,一些被釋放的女孩父母在一同參加大學的某起會議的過程中遭遇車禍,造成一人去世,17人因受傷被送往醫院。而今年1月,一名仍處於失蹤狀態的被綁架女孩的兄弟姐妹,在上學途中遭遇嚴重車禍,8人受重傷。

  自2010年以來,博科聖地有針對性在學校策劃恐怖襲擊,殺死數百名學生。該組織的發言人稱,只要尼日利亞政府敢幹涉伊斯蘭教傳統教育,突如而來的襲擊就會持續下去,這使得10000名兒童因恐怖活動而無法入學。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教授喬納森·N·C·希爾(Jonathan N.C。 Hill)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博科聖地組織綁架這些女孩,是受了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與日俱增的影響,該組織的目標是利用女童和年輕婦女作爲施暴對象,作爲恐嚇平民,使其不反抗的手段。希爾還表示,襲擊類似於阿爾及利亞上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的綁架案。

  劫後餘生,獲救女孩們如何迴歸正常生活?

  “奇布客鎮女童綁架案”的發生,引發了尼日利亞國內與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與譴責。

  綁架發生的十幾天後,尼日利亞多個城市爆發示威,要求尼日利亞政府採取更多行動,對被綁架女孩進行救援。

  5月3日,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一名律師發起名爲#Bring Back Our Girls(帶我們的女孩回來)#的話題,並迅速登上推特全球趨勢熱榜,獲得時任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等多國政要名流的廣泛關注。截至2016年,該話題瀏覽量已經高達610萬次。7月23日和7月24日,世界各地舉辦了紀念綁架事件發生100天的守夜和抗議活動,包括尼日利亞、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國、多哥、英國、美國、加拿大和葡萄牙。

  據聯合國人口基金會估計,“博科聖地”組織頻繁活動導致尼日利亞北部的年輕女孩中大約有60%曾遭到性暴力。聯合國人口基金會與尼日利亞政府展開合作,從2016年10月開始爲獲釋的奇布克女孩提供援助,以期幫助她們順利重返社會。這些援助包括免費提供合適的衣物和婦科治療。隨後,她們還將重返課堂,以填補被綁架期間造成的知識空缺。

  然而,迴歸正常生活對於部分長期遭遇暴力的女孩而言,仍然充滿挑戰。2016年10月,一批被“博科聖地”組織釋放的女孩沒有選擇回到自己家中,而是選擇留在政府機構接受治療,以免受到外界過分關注。一名在被綁架期間被迫與“博科聖地”組織成員結婚並懷孕的女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回到家後曾因宗教問題,屢次受到鄰里非議。

  據聯合國人口基金會估計,“博科聖地”組織頻繁活動導致尼日利亞北部的年輕女孩中大約有60%曾遭到性暴力。但與家人重建緊密的情感聯繫,仍有助於這些獲釋的奇布克女孩重返社會。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尼日利亞代表福爾呼籲衝突各方終止針對兒童的暴力,停止襲擊包括學校在內的民用設施。“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這片遭受創傷的土地上,爲兒童的生活帶來長期的改善。”他說。

  文、編輯/壹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