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打出了真火:日韓貿易戰爲何走向失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20:40   新京報

  原標題:打出了真火:日韓貿易戰爲何走向失控

  從本質上說,日韓的這場貿易戰本來就不是單純的貿易爭端。

▲7月10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同韓國主要大企業集團總裁舉行懇談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7月10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同韓國主要大企業集團總裁舉行懇談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7月10日,日韓爆發貿易戰的第10天,韓國終於擺出了長期“抗戰”的姿態。

  這一天,韓國總統文在寅召集了30家韓國大型企業總裁在青瓦臺開會。這些企業包括三星、LG、現代汽車、SK,以及在中國名聲不佳的樂天。會上作出了建立“官民應急機制”、制定長短期對策等決定。

  此時,日本對韓國半導體關鍵材料突然實施出口管制措施的舉動,已經在韓國社會完全發酵。抵制日貨的潮流全方位擴散,多達上百種日本產品被列進了抵制名單。

  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和第十一大經濟體之間突然爆發的這場對峙,與其他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摩擦不同。它不是逆全球化浪潮推動的結果,不是多邊主義和單邊主義的較量,而是歷史恩怨使然。

  但就可能形成的衝擊波而言,不僅日韓關係會進一步疏遠,全球供應鏈和東北亞地緣政治格局也可能因之生變。爲了評估今後的走勢,有必要梳理一下日韓貿易戰的來龍去脈。

  爭議不只關係到戰爭賠償

  衆所周知,日韓之間一直因歷史問題存在着不安定因素。但在過去,因爲有《日韓請求權協定》作基礎,除了金大中綁架事件和韓裔日本人文世光刺殺朴正熙未遂事件等個別時候,至少在政府間關係上,兩國大致能夠保持穩定。

  所謂“日韓請求權”,其實就是日本對韓國作出的戰爭賠償。1950年代開始,美國爲了構建以日韓爲基地的東亞冷戰格局,一直在日韓之間斡旋,希望兩國關係正常化,但由於日韓之間舊仇太深,談了十幾年也沒有進展。

  一直到1965年,經過13年的談判, 日韓兩國終於達成協議:日本通過向韓國提供無償、有償的經濟合作資金解決財產請求權問題。這個協議與其他相關協議一起,成爲日韓建立正常外交關係的基礎。

  2005年盧武鉉時期,韓國公開過當年韓日會談記錄等外交文件。其中包括在第六輪會談時,韓方爲1032684名二戰期間被日本徵用的勞工,向日方提出總計3.64億美元的補償款。雙方最終商定,日本提供3億美元無償援助、2億美元有償援助,以及3億美元商業貸款,“一次性解決”受害者索賠問題。而韓國政府則放棄“索賠權”,接受“經濟合作”。

  基於這次談判的成果,此後日本一直認爲有關二戰韓國前勞工索賠權的問題已經解決。但2012年,韓國最高法院首次裁定“個人索賠權並未消失”,因爲《日韓請求權協定》沒有涉及對二戰被日本徵用的勞工進行精神損失賠償的問題。這個裁定也有其道理。

  而由被日本徵用的勞工的賠償問題,又延伸出了韓國慰安婦的精神賠償問題。這兩個問題,成爲近年來困擾日韓關係的主要難題,甚至比竹島主權爭議更加牽動人心。

  二戰日本劣行的賠償問題,說起來是錢的事,但有更深刻的含義。對韓國來說,這是追求歷史正義的問題;對日本來說,則涉及安倍的政治志向問題。因此,雙方都無法讓步。

▲圖片來自視頻截圖。▲圖片來自視頻截圖。

  日本限制輸韓的三種材料有講究

  日韓間因歷史問題吵架,不算是新鮮事。但過去,爭議主要表現在輿論相互攻伐和民間抗爭上,並沒有大規模地影響到兩國間的產業協作層面,更不至於讓兩國首腦都站到前臺來,親自上陣。

  這一次爲什麼會不一樣?

  從日本方面來看,安倍已然要成爲史上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政治地位穩固,有資本應對日韓之間的關係波動。

  6月25日,安倍剛剛憑藉自民黨、公明黨和維新會的支持,輕鬆否決了在野黨提出的不信任案,之後立刻開始部署參議院選舉事宜。參議院選舉結果,將決定安倍修憲的順利程度。按照安倍的意願,這屆任期內是一定要把日本自衛隊寫進憲法第九條的,以此完成日本軍隊的正名化。

  在這樣的意向下,安倍顯然不可能因爲歷史問題向韓國低頭。否則,他可能失去日本修憲力量的支持,拿不到參院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票。

  而日本選擇的三種限制輸出韓國的半導體材料很有講究:氟聚酰亞胺是電視和手機面板要用的,光刻膠和氟化氫是製造可摺疊屏幕的。這三種材料都不易存儲,一旦斷供,韓國半導體產業無法抵抗。日本此舉旨在強行讓韓國承認《日韓請求權協定》的有效性。

  從韓國方面來說,這是無法承受的。韓國近年經濟形勢不佳,就業率達到近10年的低點。文在寅雖然在半島問題等外交事務上積極作爲,但最終能否保持平穩執政要靠經濟。日本掐韓國半導體產業脖子之舉,就是不讓韓國在歷史問題上說話。而在歷史問題上是否強硬,一直以來也是韓國領導人的考覈標準。文在寅只能選擇反擊。

  靠世貿組織裁決或無濟於事

  目前,除了號召國內大企業與政府精誠合作,韓國還將與日本的貿易戰打到了世貿組織仲裁機構。

  但靠世貿組織裁決可能無濟於事。一方面是時間不允許。WTO仲裁通常要經年累月,韓國半導體行業等不及。另一方面是世貿組織仲裁機構自身也有危險。由於美國阻撓相關人事任命,到今年12月,世貿組織仲裁機構將維持不住三名法官的基本配置,只會剩下一名中國法官,從而無法斷案。

  而且,從本質上說,日韓的這場貿易戰本來就不是單純的貿易爭端。

  因爲不單純,所以波及面甚廣。韓國市場已經因此損失慘重,半島體的全球供應鏈也因此有所調整。包括中國廠家在內的上游企業因此在短期內獲益。

  而如果日韓貿易戰繼續走向失控,東北亞的地緣政治形勢也會受到影響。日韓都是美國安保機制的重要環節,這兩個環節經過13年的努力才搭建而成,現在卻面臨崩塌的可能。可以想象,美國勢必加強斡旋以免失控。

  理性點看,日韓都有緩解貿易戰的需要,如果美國斡旋順利,雙方可能會找個臺階下來。但從長遠來看,日韓的歷史情結將因此次貿易戰而變得更濃烈。就像是始終難以癒合的創傷,在未來的某些時刻,還會一次次崩裂。

  徐立凡(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