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小泉純一郎之子入閣 媒體:安倍塞給世家一顆糖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19:28   新京報

  原標題:小泉純一郎之子入閣:安倍塞給世家一顆糖果

  安倍需要向隱藏在幕後的權力大佬們示好。

▲ 資料圖。圖片來自新京報網。▲ 資料圖。圖片來自新京報網。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1日對內閣進行了大改組。19名內閣成員中,除了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和官房長官菅義偉留任外,另外的17名閣僚均有變動,13人首次進入內閣。

  安倍晉三、麻生太郎、菅義偉,是現在日本政壇有名的“鐵三角”組合,原地不動是正常安排。新進閣員中,最受關注的是年僅38歲的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他是這屆安倍內閣中年齡最小的成員,麻生太郎的歲數比他大了一倍還有餘。

  小泉進次郎受關注,不僅在於他的年齡,還在於他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次子。早有輿論認爲,破格提拔小泉進次郎,既是安倍要報當年小泉純一郎的栽培之恩,同時也是在培養自己的接班人。

  真的是這樣的操作嗎?

  小泉進次郎不一定是安倍“下大棋”的助力

  安倍新內閣的主要目標很明確:2015年,安倍內閣在衆議院強行通過了《新安保法案》,擴大了日本使用集體自衛權的空間,在日本政壇引發爭議。日本5個在野黨以此舉違憲爲由提交了廢除新安保法的提案,但未果。

  也因外部壓力,在11日上午確定黨內高層人事安排的自民黨總務會議上,安倍曾明確表示要努力推進憲法修訂。安倍這次把高市早苗等日本鷹派人物延入內閣,就是衝着這個目標去的。

  但在這事上,小泉進次郎不一定是安倍的助力。

  在爭議中,作爲自民黨議員的小泉進次郎沒有站到安倍一邊。他強調,日本多數憲政學者都認爲新安保法違反憲法,而自民黨一些人要封殺反對新安保法的媒體,這“不能代表國民意願。”

  雖然在參拜靖國神社上,小泉進次郎和他的父親也一樣毫無顧忌,但在新安保法這個“曲線修憲”的事情上,小泉進次郎和安倍至少過去不同調。安倍不可能要培養立場相對的接班人。他破格提拔小泉進次郎,另有目的。

▲小泉進次郎。圖片來自視覺中國。▲小泉進次郎。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給門閥世家一顆糖果吃

  提拔小泉進次郎有兩個好處。

  一是吸引新生代選民。安倍新內閣平均年齡超過了60歲,需要有年輕人撐場子。而小泉進次郎是適當時機出現的適當人選。

  8月,小泉進次郎與日本人氣女主播瀧川雅美結婚,網絡聲量驟然躥升到了最高點。安倍晉三就此表示,“我認爲他們是符合令和時代氣息的情侶。”內閣中有一個流量擔當,有助於安倍內閣展現清新形象。

  而更重要的是,在當下,安倍需要向隱藏在幕後的權力大佬們示好。

  從程序上看,修憲門檻是明確的。要由國會提出修憲,參衆兩院都需要獲得三分之二的贊成票。權力似乎掌握在議員們手裏。但實際上,議會裏的合縱連橫,仍然離不開門閥世家的組織。

  過去自民黨內門閥林立,到了今天貌似不再那麼高調,但又與世家結合,繼續保持着強大力量。

  就這屆安倍內閣裏看,安倍外祖父岸信介是上世紀50年代的首相,父親安倍晉太郎是老門閥福田派制定的首相人選後來任外相;麻生太郎的父親麻生太吉是煤炭大王,與前日本首相吉田茂是親家;小泉家族開創者小泉由兵衛是軍火商,到小泉進次郎這一代,已經連續三代當國會議員,還出了一位首相。

  在修憲這件事上,門閥世家意見並不一致,世家內部意見也不一致,比如一些老派世家是反對日本和美國捆綁在一起的。但對於安倍來說,不管世家意見如何與自己不統一,都需要安撫。

  這些世家對於議員仍然有相當大的操控能力。從這個角度看,讓小泉進次郎入閣,就是給世家一顆糖果,呈現一個友善態度,防止這些人在關鍵問題上成爲未知因素。

  這屆內閣完成不了修憲

  所以說,安倍這屆內閣名單,是一個綜合考量、各方面平衡的結果。有人當權力運行的穩壓器,有人當修憲的急先鋒,有人當世家的好寶寶。

  雖然考慮算是周全,但要讓這屆內閣能完成修憲的衝刺,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從自民黨內高層的人事安排上看,幹事長二階俊博等人的留任,表明安倍還是要保留拓展對華外交的空間。二階俊博是著名友華人士,二階派也算是自民黨內的小世家。出於對華關係的考量,自民黨高層會不會像安倍希望的那樣,不遺餘力地“努力推進憲法的修改”,還是個問號。

  從內閣的人事安排看,雖然修憲派佔優,但是這不是內閣就能決定的事。此外,即使是對修憲持開放立場的盟友,對於怎麼修憲,修哪一部分意見也不一致。比如,是先修憲法第96條降低修憲門檻,還是直攻憲法第九條,就得博弈很久。別忘了,明年還有東京奧運會,這不是激化內外矛盾的時刻。

  其實,從小泉進次郎從政10年的經歷也能看出他在安倍新內閣中的功能:10年4次當選議員,小泉進次郎一直在國會辦公室轉悠,經歷其實很蒼白。

  在目前條件下,他既不會是促使安倍修憲的決定性因素,也當不了反對安倍修憲的決定性因素。至於說向小泉純一郎報恩,環境大臣要面對的核食品出口和核污染後遺症的挑戰,足以讓這個恩情報得艱辛無比。

  □徐立凡(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