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哈里王子起訴兩家報刊非法竊聽 英國小報江湖迷亂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5日 03:08   新京報

  原標題:哈里王子擔憂母親悲劇重演起訴兩家報刊,英國小報江湖迷亂

  英國哈里王子一氣之下把《太陽報》和《鏡報》的所有者告上法庭,指控他們非法竊聽。白金漢宮證實,已向最高法院提交了相關訴訟文件。

  在此之前,哈里王子的妻子梅根王妃因不滿私人信件遭公開,已起訴英國媒體《星期日郵報》。

哈里王子夫婦近日走訪南非/視覺中國哈里王子夫婦近日走訪南非/視覺中國

  《衛報》稱,對薄公堂意味着哈里王子向英國報業“宣戰”。

  哈里王子發表聲明說:“侵入式的媒體報道給我們的生活帶來痛苦的影響,迫使我們不得不採取行動。我最深的恐懼就是看到歷史重演。”

  他指出,英國媒體已經把梅根“商品化”,不再把她當作一個真實的人對待。“我失去了母親,現在看到我的妻子成爲同樣強勢力量的受害者”。

  事實上,英國王室和本土小報早在十多年前就因侵犯隱私問題結下恩怨,哈里王子也受其害。而英國小報“不擇手段”深挖獨家新聞的文化仍然盛行。

  “梅根成了英國小報的最新受害者”

  據BBC報道,10月1日,梅根王妃起訴《星期日郵報》(Mail on Sunday),代理律師稱,該報對梅根的報道存在不實和貶損內容,並且不當使用私人訊息、侵害版權,違反英國去年新通過的資料保護法。

  哈里王子指出,狗仔長期以來非法公開梅根的私人信件,並以刻意負面的方式報道,試圖操弄讀者。“現在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起身對抗這些行爲,這種行爲簡單來說就是霸凌”。

  “我的妻子已經成爲英國小報的最新受害者”。哈里王子說,他和梅根都相信媒體自由、客觀、真實的報道,但遺憾的是,全球仍然缺少負責任的媒體。

今年5月,哈里王子和梅根抱着剛出生的兒子在溫莎城堡的聖喬治大廳合影。/視覺中國今年5月,哈里王子和梅根抱着剛出生的兒子在溫莎城堡的聖喬治大廳合影。/視覺中國

  在梅根嫁入王室後,關於她的醜聞不斷,難辨真假。哈里和梅根夫婦去年11月搬離肯辛頓宮,與威廉王子一家分開。英國小報猜測梅根與凱特鬧不和的新聞鋪天蓋地。比如《太陽報》曾以“梅根逼哭凱特”爲題報道梅根在婚禮前對夏洛特小公主的禮服要求苛刻。隨後,這被證實爲假新聞。

  據《衛報》,梅根與父親托馬斯關係緊張,少有來往。在哈里夫婦婚禮前夕,托馬斯和一名狗仔僞造女兒的照片偷偷掙錢,並向媒體披露梅根的隱私信息。梅根私下寫信給父親,懇求其不要再向媒體透露更多消息。不料,這封信落入《星期日郵報》的記者手中,在未經梅根的允許下信件內容被刊發,引起軒然大波。

  梅根懷孕之後,負面報道持續,內容涉及她奢侈消費、穿着不當、脾氣任性、不守王室傳統等。

  BBC王室事務記者戴蒙德說:“不要以爲這些報道都對梅根有敵意。多少年來,王室成員必須證明他們自己有能力對付來自各方的抨擊和壓力。”

  威廉、哈里王子都曾遭媒體竊聽

  2011年,英國曝出震驚全球新聞業的電話竊聽案,受害者近6000人,威廉王子、凱特王妃以及哈里王子也在其列。

  英國的《世界新聞報》(現已停刊)曾是默多克集團旗下的暢銷小報,爲獲取獨家新聞,從2001年開始非法竊聽英國公民的電話,涉及謀殺案受害者、恐襲受害者、影視明星、體育名人、政客以及皇室成員。

  前《世界新聞報》主編布魯克斯被指控親自批准記者,重金從英國國防部官員那裏獲取有關威廉王子在軍校開派對時搞怪的照片,以及其他信息。

7月,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現身皇家慈善馬球日。/視覺中國7月,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現身皇家慈善馬球日。/視覺中國

  前《世界新聞報》王室事務主編古德曼被指控竊聽哈里王子手機,披露哈里王子在軍校時要求一個助手爲他完成一篇論文提供信息和幫助。

  這兩人最終都因“非法竊聽罪”相繼入獄。古德曼在審訊過程中承認曾竊聽過英國王室成員的電話和短信留言,其中凱特王妃155次、威廉王子35次、哈里王子9次。

  《世界新聞報》記者還向法庭承認,他們曾與私家偵探達成長期協議,以每週500英鎊的報酬竊聽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身邊工作人員的電話。

  此案讓一家暢銷報紙倒閉,但是英國小報們並沒有引以爲戒,仍然通過竊聽、釣魚等手段獲取獨家線索,並不以爲恥。

  英國小報的江湖

  英國報紙分爲大報(broadsheet)和小報(tabloid),現在這兩種報更多的是內容上的差別而非版式上的。

  像《泰晤士報》、《衛報》這樣的大報內容嚴肅客觀,擅長報道重大政治、經濟事件。而小報則以報道八卦娛樂新聞爲主,像《太陽報》、《每日郵報》、《每日鏡報》都是英國備受歡迎的小報,主要面向社會中下層階層的讀者。

《太陽報》版面/推特截圖《太陽報》版面/推特截圖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新聞教授Charlie Beckett對Vox新聞表示,現在英國發行量最大的10份報紙中,有6份是小報,尤其是默多克集團旗下的《太陽報》,高居暢銷榜首位,每天約有1200萬英國人閱讀《太陽報》。

  在超市的報刊售賣區,一眼就可以分辨出小報和大報,因爲小報的頭版往往以超大字號和大幅圖片刊登醜聞或娛樂八卦。

《泰晤士報》和其他報刊/推特截圖《泰晤士報》和其他報刊/推特截圖

  諾丁漢特倫特大學資深講師Simon Cross指出,根據調查,英國小報覆蓋了85%的報刊讀者,這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成功,因爲報刊總是以擴大讀者羣體爲重要目標。

  英國小報爲吸引更多讀者,越來越熱衷於報道聳人聽聞的獵奇新聞,經常通過“非常手段”深挖明星政客的隱私。

  當然,英國小報也不是不碰政治。《紐約時報》報道,在2017年英國“脫歐”掀起輿論高潮時,政客們紛紛向小報獻殷勤,擔心小報的主觀報道錯誤引導輿論走向。因爲這些小報傾向於把政治災難的黑鍋甩給部分政客個人。

  爲什麼“小報文化”在英國大行其道?英國評論家希拉里·戴維斯說,明明英國有一流的新聞機構和記者,大家卻愛看糟糕的小報,可能是因爲電視、廣播上的嚴肅新聞已經夠多了,高質量的大報也很多。人們看小報不再是單純地看新聞,更多的是找樂子,這時候也就無關乎新聞的真實和客觀,只要有趣即可。

  文/沁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