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失業人數飆至2200萬,大蕭條是否捲土重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16日 04:12   新京報

  原標題:美國失業人數飆至2200萬,大蕭條是否捲土重來?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的蔓延,美國經濟運行的重要指標之一——失業率指數一直受到全球的關注。不幸的是,這一指標的惡化程度超出了預期。

  疫情初期,對美國失業率的預測大都對標2008年金融危機的9%,但是這一預測很快就顯得過於樂觀。

  美國失業率超其他國家,可能飆至30%

  4月早些時候的一項調查顯示,經濟學家對美國第二季度失業率的預測中間值爲12.6%。但是,經濟學家估計,上週(4月第二週)大約有550萬人申領了失業救濟,這將使四周的總數超過2200萬,大約佔勞動力總數的八分之一。

  如果持續這一趨勢,經濟學家預測失業率最早將在本月飆升至20%,甚至會達到30%的高位——那將超過上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時期失業率25%的歷史紀錄。

  疫情衝擊之下,失業率激增並不意外。但是,美國的增速如此驚人,確實超過了其他疫情重點國家。

  不過,這並非表明美國的經濟形勢惡化程度超過其他國家。毋寧說是美國的失業數據更能體現出勞動力市場的實時變化,表現得較爲敏感。這和美國的勞動用工制度有關。

  美國的自由僱傭制度信奉“來去自由”的高度市場化原則,在美國大部分地區,私營僱主解僱僱員只受三種限制:對工會成員的打擊報復;種族、性別等歧視性理由;合同約定和企業公開的人事政策。除此之外,私營僱主可以任意實施解僱。

  疫情對美衝擊巨大,但經濟大蕭條難重現

  因此,疫情造成經濟停擺後,美國勞動力市場的反應無疑是最爲迅速的。企業今天歇業,當天就可以實施解僱,這樣就會直接體現到失業率數據中。

  可以推測的是,這次疫情衝擊不太可能重現上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的場景。因爲疫情帶來的主要損失源於經濟停擺,而上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則是因爲需求消失而爆發。只要深陷疫情困擾的全球主要經濟體復工基本順利,復甦的態勢將會在疫情過後很快出現。

  但是疫情造成的經濟代價也不容小覷。世界主要經濟體都很難避免失業率上升的困難時期。即便美國的勞動用工制度靈活,衝擊之後的復甦較爲迅速,疫情期間出現如此集中的大面積失業仍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失業率攀升或將導致美國政局變動

  靈活的用工制度對美國的長期經濟發展有益,但是因此形成的短期壓力也比日德等崇尚穩定勞動關係的國家明顯。

  美國疫情後的復甦趨勢會更接近V形,而不是日、歐的U形。美國面臨的是低谷中的“至暗時刻”,短期壓力激增,對經濟和政治都有不小的衝擊,但中長期看會比日歐都更爲樂觀。

  短期內失業人口的激增造成了社會福利系統的過度負擔,美國領取失業保險金的人數突破2200萬,並且很有可能創歷史新高。這勢必會增加政府財政赤字。政府赤字又是美國政壇關注的核心議題,赤字大幅攀升勢必激化大選年期間的政治矛盾,增加美國政局的變數。

  而且,集中爆發的失業高潮導致了年內乃至今後一兩年內的消費需求降低,這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也會非常明顯。

  最嚴重的是底層勞動者的生計問題。由於美國民衆普遍沒有儲蓄抗風險的習慣,失業以後的生活困難會很快變成明顯的社會問題。畢竟這次疫情造成的失業規模史無前例,後果很難預料。

  這就是川普政府急於重啓經濟的主要原因,可是儘快復工對於防疫責任主體的各州政府而言存在很大的風險,態度會比聯邦政府更爲謹慎。由於考慮的角度不同,聯邦政府和各州政府之間的關係會更爲微妙。

  出於焦慮,很多評論者呼籲美國聯邦政府出手挽救失業。然而,美國聯邦政府在降低失業率方面的能力十分有限。聯邦政府也不能逼着私營僱主增加員工。它所能做的無非是爲私營僱主提供服務與引導,作用很有限。

  歸根結底,就業率是市場問題,而不是政府主導的政治議題。過度依賴政府,只會讓形勢變得更爲糟糕。

  當然,這並不意味着政府可以袖手旁觀。積極幫助失去經濟來源的弱勢羣體,是政府的責任。與此同時,聯邦政府應該更爲積極地去除不合理的市場管制,優化企業經營環境,爲將來的復甦做好準備。至於失業率,還是交給市場機制解決更爲靠譜,政府不要越俎代庖,就是貢獻了。

  關不羽(專欄作家 經濟學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