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家族“逃稅門”被挖:5.5億稅實繳不足一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20:25   澎湃新聞

  原標題:美媒深挖川普家族“逃稅門”:5.5億遺產稅實繳不足一成

  “只有小人物纔會交稅,”上世紀80年代紐約房產大亨利昂娜•赫爾姆斯利曾如是說,這被美國許多富豪奉爲圭臬,當今美國總統川普似乎也不例外。

  《紐約時報》10月2日刊登了一篇關於川普家族上世紀財務狀況的深入調查報道,報道依據此前從未公開的文件,包括川普的父親弗雷德•川普的納稅申報表和財物記錄,首次揭露川普家族可疑的避稅方案,並再次引發人們對川普拒絕公佈個人所得稅申報表的質疑。

  這篇長達1.5萬字的深度調查試圖戳穿現任美國總統兩個截然不同但又互相關聯的謊言。一方面,這個大家庭進行了大規模的稅務欺詐,使用各種手段避免繳納贈與和遺產稅。另一方面,唐納德•川普並不是單純靠自己打拼發家致富,實際上他不僅從父親那裏繼承了超過4億美元的財富,在投資失敗時也都是他父親幫他填上資金缺口。

  紐約州稅務官員正在調查《紐約時報》文章中關於川普及其家人在商業交易中指控,並在積極尋求所有適當的調查渠道。

  川普白手起家的神話

  在成爲總統之前,唐納德·川普最大的成就就是給自己打造了“川普”這個品牌,一個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他堅稱,自己的父親、具有傳奇色彩的紐約房地產商弗雷德· 川普幾乎沒有給他提供任何的財務幫助。

  雖然唐納德·川普多次炫耀自己的商業頭腦,將他父親借給他的100萬美元的“小額貸款”變成了數十億美元的地產王國,但《紐約時報》發現在川普一生的每個時期,他的財務都與他父親的財富緊密相連。

  弗雷德·川普20世紀40年代通過給二戰後的退伍老兵建造享有政府補貼的廉租公寓發家致富。他是一個典型的“守財奴”,在子女們還在牙牙學語時就開始想方設法把這筆財富轉給他的下一代。他爲子女設立多個信託基金,讓已經“轉型”爲成功創業者的唐納德•川普在80年代還可以從父親那裏領一份26萬美金的年薪。

  由於長子小弗雷德對家族事務不上心,弗雷德便手把手教二兒子唐納德·川普如何投資房產。1972年,父子倆盤下了一個在新澤西州東奧蘭治建造老年公寓的項目,由於政府補貼,他們獲得了相當於建築成本90%、價值780萬美元幾乎零利息的貸款。也是這個全程由父親執掌的項目讓初出茅廬的唐納德•川普不費吹灰之力地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到1975年,也就是唐納德·川普29歲的時候,他從父親那裏獲得的錢已經相當於今天的900萬美元。

  1976年《紐約時報》曾採訪過當時還是花花公子的唐納德•川普,他坐在父親租賃的凱迪拉克裏,帶着記者參觀了他散落在紐約各處的房產開發項目,並炫耀說:“到現在,我還從沒做過一筆虧本生意。”而實際上,這些項目全部和他父親有關,要麼是由他父親出資或擔保建造的,要麼是他父親所擁有的。

  隨着唐納德·川普的商業野心越來越大,他在70年代末開始進軍酒店和博彩產業,弗雷德·川普也慷慨解囊,毫不吝嗇地爲兒子提供了大額貸款和信貸額度。

  據《紐約時報》報道,弗雷德·川普一共給了唐納德·川普價值6070萬美金的貸款。理論上,這些錢是要還的,但據記錄顯示,其中許多貸款都是零利息或是未設還款限期,即使某些借款收取利息,唐納德·川普也時常不予償還。此外,弗雷德還通過高價購買兒子房產的股份再低價拋回,將未償還貸款抵消。

  在兒子商業冒險失敗時,弗雷德也繼續爲他紓困。唐納德·川普在90年代初經歷了一系列商業滑鐵盧,許多項目都在虧損,他手中幾乎沒有任何可供抵押的資產。這時也是弗雷德挺身而出,用自己多處房產的股份作爲抵押幫兒子獲得了6500萬美元的貸款。

  川普家族的避稅手段

  據《紐約時報》估算,川普總統的父母弗雷德·川普和瑪麗·川普將超過10億美元的財富轉移給了他們的子女,如果按照當時55%的贈與和遺產稅率計算,這會產生至少5.5億美元的稅務。但川普夫婦的納稅申報表顯示,在各種避稅行爲的幫助下,他們僅支付了5220萬美元的稅務。

  弗雷德·川普最擅長的避稅方式就是利用家庭成員之間的交易,將收入和資產從一個家庭成員轉移到另一個家庭成員。弗雷德將自己名下土地轉讓給子女掛名的公司後,在那之上建造公寓讓他們獲享利潤。截止至20世紀70年代,弗雷德已經通過這個辦法轉交了8棟大樓1032套公寓,卻只繳納了幾千美元的贈與稅。

  在弗雷德1995年診斷出老年癡呆症後,便開始通過“授予人保留年金信託” (GRATs)將財產所有權轉讓給子女。他僱傭了紐約赫赫有名的房產評估師馮安肯對GRATs中的25套公寓進行評估,據稅收報告顯示,這些房產的總價值爲9390萬美元。《紐約時報》通過對比附近相似樓盤的市價得出,馮安肯所給出的估值遠遠低於其本身價值,而且這些樓盤在幾年後以近10億美金的價格被唐納德出售。

  此外,唐納德·川普還設計稀釋他父親的股權來減少稅務。他對父親名下12傢俬營企業進行產權結構調整,使父母弗雷德和瑪麗各佔49.8%的股份,而他和其他兄弟姐妹瓜分剩餘的0.4%。由於少數持股人享受美國國家稅務局允許的估值折扣,川普成功將原本已經過低的估值再打了45%的折扣。

  此外,唐納德•川普還參與運用了非常規避稅手段,例如建立空殼公司轉移資金。川普家族在1992年建立了“奧康提樓宇物資及維修”公司,這家公司名義上是負責爲弗雷德持有樓宇採購從鍋爐到清潔用品等物資。但《紐約時報》指出該公司實際上並未進行真正採購,只是通過在賬目上虛增物資幫助弗雷德以“採購”之名往這家空殼公司轉錢,然後再用注了水的發票向租戶說明房租漲價是合理的。

  川普有能力抵禦任何指控

  在美國,非法逃稅和合法避稅之間的界限很微妙,兩者差別在於程度而非手段。

  佛羅里達大學稅法教授李-福特特里特在接受Vox新聞網採訪中指出,雖然《紐約時報》中對川普家族的稅務指控有80-85% 都是美國超級富豪們的慣用伎倆,但仍然有一些行爲是違法的,例如利用空殼公司操縱房租價格,或處在法律灰色地帶。

  文章中一個很明顯的案例是川普父子通過房產估值差進行變相贈與。1987年弗雷德·川普以155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曼哈頓上東區一棟55層共管公寓樓的部分股權。四年後,弗雷德·川普以1萬美元的價格把這筆利息賣給了兒子。通過以遠低於實際價值的價格將股份賣給他的兒子,弗雷德實際上給了唐納德一筆無需爲轉讓支付任何贈與稅的鉅款。如果弗雷德·川普是在知情的情況下故意操作房產評估,那麼美國國稅局(IRS)有權控告他進行欺詐行爲。

  雖然《紐約時報》提出了一些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弗雷德•川普使用空殼公司、廣泛變相贈與、不當方式減少遺產稅責任、操控資產價值等手段以避免承擔贈與、遺產和所得稅責任。然而,當弗雷德•川普1999年去世後,針對他的任何潛在刑事指控也隨之消失。

  儘管報道強烈暗示唐納德•川普與家人合謀詐騙了美國國稅局,但《紐約時報》沒有指控在6年的法定訴訟期限內,川普有任何具體違法行爲或進一步構成稅務犯罪的行爲。

  雖然無法進行刑事調查,民事欺詐調查是沒有時效性的。若通過這種途徑,政府將不得不證明川普家族與專業人員合謀做低資產估值、逃避贈與或遺產稅,但估值的方式有許多種,得出的結果也可能千差萬別。

  此外,在民事和刑事稅務案件中,當事人可以將責任推卸給會計師和律師,如果川普家族依賴於有能力的顧問,向這些顧問提供完整而準確的信息,以獲取相關意見或建議,然後按照該建議行事,他們將有能力抵禦任何民事欺詐處罰或刑事指控。

  美國國稅局有時會發現估值不準確的欺詐行爲,每年也會對數十名高淨資產個人和家庭實施民事處罰,但逃稅行爲猖獗,很少人受到起訴。

  此外,由於共和黨不斷鼓勵削減預算,國稅局的員工人數從1992年116673人的峯值驟降至2017年的76732人,降幅超過三分之一。人手嚴重不足的美國國稅局無法仔細審查其收到的所有納稅申報,導致一些納稅人玩起了“貓鼠遊戲”:低估他們的納稅義務,並希望這些欺詐不會被發現。

  隨着稅法變得越來越複雜,模凌兩可的合法避稅方案也花樣百出,美國富豪們也開始對避稅進行了大量規劃。其中一種方式是川普夫婦使用的GRATs,以確保他們的遺產不會因未來的任何價值累積而繳納遺產稅或贈與稅。

  雖然奧巴馬政府在2016年頒佈了相關法規遏制這種可以產生零稅率的避稅機制,但川普政府在2017年悄悄撤銷了這些規定。

  一篇飽含心血卻無人問津的報道

  《紐約時報》每次關於川普的新聞幾乎都能攪動輿論風雲,比如今年9月初發表的“我是川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一經問世便引得全民熱議。但最近這篇由《紐約時報》3位王牌調查記者歷時18個月、翻閱數萬頁的公共文件和保密紀錄所撰寫的深入調查報道並未激起太大波瀾。除卻文章促使紐約州各監管機構陸續展開對川普財務糾紛的調查,這篇文章很快被人們拋諸腦後,哪怕《紐約時報》在7日週末特別版上重新刊登此文也無濟於事。

  原因之一可能要歸結於發稿時間,該文章發表於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戰進入白熱化的階段,鮮少有人會騰出時間詳讀一篇長達8頁且包含許多稅法名詞的文章。

  對於發稿時間的爭議,報道調查記者之一的蘇珊娜·克雷格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表示,“該報道是在一切準備就緒的情況下發表的,這個故事涉及到川普家族的方方面面,人們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消化。”

  美國政治評論報紙Politico指出,這篇完全由《紐約時報》主導的報道缺乏和其他媒體的配合。通常情況下,如果一個重大事件發生,比如間諜活動或者是颶風地震,所有的大型報紙甚至小型媒體都可以立即報道跟蹤。但沒有任何媒體知道《紐約時報》會在這個時間節點上發一篇有關稅務欺詐的長篇調查報告,以至於媒體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更多證據加以覆蓋。

  而川普對自己稅務問題一貫的態度也讓這篇涵蓋衆多細節和證據的調查報告聽起來好似老調重彈。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進入衝刺階段時,《紐約時報》就披露了一份川普1995年的個人報稅單,該文件指出川普申報了9億美元的虧損,而這筆鉅額虧損使他在長達18年的時間裏得以合法避稅。川普稱該報道爲無稽之談,並拒絕公開自己的納稅申報單。

  而上週的報道一出,川普稱其“極其無聊”,白宮政府官員們也對此並不擔心,直接無視報道中列出的種種證據,發表聲明稱這篇文章是對川普家族“誤導性的攻擊”,《紐約時報》也應該像2016年一樣,對總統道歉。

  不過《紐約時報》和川普的“戰爭”並未結束,調查記者克雷格7日在推特上寫道,他們還將一直在市場上尋找有關川普財務狀況的信息。關於報道的30分鐘的紀錄片《家族企業:川普和稅收》也將於14日在Showtime電視臺播出。(澎湃新聞記者 孫語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