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從下龍灣到元山:越南經濟熱潮能否刮到朝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01日 20:37   澎湃新聞

  原標題:特稿 | 從下龍灣到元山:越南經濟熱潮能否刮到朝鮮?

  “吱吱吱……”

  越南北部旅遊勝地下龍灣遊船“Dragon King”(龍王號)駛出海面未多時,老式音響最初發出的這一陣刺耳的聲響瞬間刺破了船艙內的寂靜。

  30多歲的遊船女服務員蘭用她長滿老繭的手,扭開了位於船頭木櫃下方的音響按鈕,隨之而來是震耳欲聾的越南歌曲。

  蘭倚在木櫃旁,熟練地握起了話筒,目不轉睛地盯着手機的歌詞,伴隨着震耳的樂曲聲,她旁若無人地背對着艙門,兀自唱了起來。

蘭在櫃子前用麥克風唱歌。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蘭在櫃子前用麥克風唱歌。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

  對這個育有三個孩子的下龍灣母親而言,這是她6年遊船服務工作裏再尋常不過的一日。

  但她未曾預料的是,就在這一天,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正乘坐專列穿過大半個中國前往越南首都河內。而考察下龍灣的發展也被列入了此次官方代表團的行程計劃之中。

  2月27日,正在越南訪問的朝鮮勞動黨中央分管經濟的副委員長吳秀容、分管外交的副委員長李洙墉、負責人事的金平海、人民武裝力量相努光鐵、三池淵管弦樂團團長玄鬆月一行約10人特意參觀了下龍灣和海防工業區。

  1964年,朝鮮前最高領導人金日成也曾在訪問越南時前往下龍灣考察參觀。

  從小木船到密密麻麻一大片大船

  “我還依舊記得,當我還是一個小孩的時候,漂在下龍灣海面上的只有又窄又尖的小木船。”蘭望着窗外停靠成密密麻麻一大片的大船,輕聲說道,“那時的船,還沒有這麼大,也沒有這麼美。”

下龍灣景區內一處景點。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下龍灣景區內一處景點。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

  現年30多歲的蘭親眼見證了下龍灣過去20多年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份工作改變了我原來的一切。”她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越南政府下定決心開發下龍灣始於1997年,恰逢席捲亞洲的經濟危機爆發之際。上世紀70、80年代開始走出戰爭陰霾、推出“革新開放”政策的越南,在90年代初終於迎來了快速發展階段。儘管1997年突遇亞洲經濟危機,越南GDP仍保持了上升的勢頭。

  其中,旅遊行業在當年爲該國GDP貢獻約3.5%——還創造了直接就業機會12萬個,間接崗位26萬個——越南政府進一步希望,在2000年世紀之交時,該行業對經濟的貢獻率能漲三倍。

  不過,旅遊業的發展並不順利。1998年的官方數據顯示,越南的國際遊客數量較上一年減少了11%。這是自1987年越南頒佈外國投資法鼓勵外國直接投資,特別是投資旅遊業以來的第一次。

  “旅遊業過快擴張,而基礎設施和相關服務業跟不上,以及安全擔憂的增長等都被列爲了原因。”越南經濟問題專家Malcolm Cooper教授在他對“後亞洲經濟危機時代東南亞國家經濟政策走向”的研究文章中寫道,越南旅遊業的官員和外國旅行運營商隨後發現,2000年要實現380萬遊客的目標難以達成。

  彼時,越南國家旅遊局爲了提升本國旅遊業的吸引力,建議中央政府放鬆簽證限制,發起海外廣告宣傳攻勢,相應提升廣告預算,降低土地租金,擴大稅務減免,對旅遊業進口汽車和其他酒店設施實施關稅減免。

  有內部需求是一方面,與外部世界關係的實質性變化更爲重要,且影響巨大。美國1994年解除對越南的貿易禁運以及美越兩國關係在1995年的正常化至關重要。對外關係的緩和使得這個東南亞國家得以從國際發展組織借貸超過140億美金用以改變國家的基礎設施,這包括農村家庭用戶的電力計劃以及全國公路交通網等。

  同時,與外部世界關係的改善,也讓越南政府下定決心對外開放貿易和投資,這包括取消了對外國人持有越南資產的禁令,鼓勵63個省份在吸引外資上相互競爭。

  已經在下龍灣做導遊12年的海(Hai)說,下龍灣得以開發成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下龍灣當地政府跑着去找投資,各個企業家紛紛來到下龍灣考察,然後就是買大船,建酒店,而漁民們則開始上船接待遊客……”他向澎湃新聞回憶,成功的關鍵在於中央和地方政府出臺了正確的政策,最大程度地調動了社會資本,在發展旅遊業的同時爲當地民衆創造出利益。

  海回想起自己在2006年剛畢業到下龍灣當導遊時的場景,越南政府當時雖然沒有給予下龍灣當地以資金扶持,但國家旅遊機構花費了“巨資”在各種西方媒體上爲下龍灣打廣告,“無論是BBC(英國廣播公司)、國家地理頻道,還是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上,都能看到下龍灣的廣告。”他說,這在當時是“非常大膽的舉動”。

下龍灣景區遊客中心外遊客衆多。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下龍灣景區遊客中心外遊客衆多。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

  一位來自越南國家旅遊局的工作人員也向澎湃新聞證實,除了大膽地在外媒上進行廣告宣傳,越南政府還下設了開發下龍灣的相關部門,他們積極參加世界上各地的旅遊推廣活動,也會自己主辦相關的推介活動。

  “‘越南模式’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其‘革新’的方式是‘top’(頂層)和‘down’(底層)有機結合,既依靠國家企業,又有商人和民間的力量。”在談及下龍灣開發獲得成功的原因時,長期致力於從事“朝鮮交流”(Choson Exchange)項目的新加坡人蔡優進對澎湃新聞表示,他此番也前往越南河內觀察第二次“川金會”的進展,“三者的配合纔有了今天越南經濟的發展。”

  保持增長勢頭VS艱難的結構性矛盾

  蘭比海進入旅遊業還要晚7年——2013年,她經過朋友介紹開始在遊船上工作。但即便如此,過去5年多時間裏,蘭做遊船服務員的收入從最初每月約200美金,大幅增加到現在約500美金。

  “自己可以每月花費一筆小錢購買喜歡的衣服和化妝品。”蘭說着,嘴角擠出了難得的笑容。

  不僅是她自己。像很多同鄉一樣,蘭的丈夫在成爲下龍灣旅遊景點的一名攝影師之前,工作曾不斷在工廠和煤礦之間切換。如今,她丈夫“不僅能夠爲很多遊客拍出很多好看的照片,還可以不時銷售一些有越南特色的紀念品,賺更多的錢。”

  這種個人和家庭經濟生活的變化與下龍灣的快速變遷緊密聯繫。過去近20年裏,GDP年均6%的增長率創造了越南經濟發展的奇蹟,而下龍灣經過20多年的發展儼然成爲了越南經濟快速增長的一個縮影。

  如今,下龍灣每年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接近160萬人次,遊船數量已經超過了1000艘。

  乘坐大巴經高速公路進入下龍灣旅遊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派大興土木的景象:一幢幢酒店仍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高層公寓和獨棟別墅等建築已見雛形,兼具了法式和東南亞風情的外觀設計。

遊船服務員蘭正在迎接遊客上船。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遊船服務員蘭正在迎接遊客上船。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

  在旅遊區的核心地帶,是佔地面積巨大、設計裝潢現代的旅遊服務中心,這裏不僅提供旅遊票務和諮詢服務,還直接連接着一條通向碼頭的購物街,具有當地特色的各色商品玲琳琅滿目,吸引着遊客們駐足。

  不過,同東南亞旅遊國家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相比,越南旅遊業的快速發展存在基礎設施開發不足的問題,最明顯的差異在於,越南難以將自身打造成爲如同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一樣的“購物天堂”或夜生活之都。

  另一大明顯的不足還在旅遊業勞動力的生產力上,相關權威機構的數據顯示,2018年,越南每個旅遊業工人產出爲3297美元,僅爲泰國和馬來西亞的約40%和45%。越南旅遊業過去多年過於快速的發展,導致合格的行業勞動力無法滿足快速增長遊客的需求。

  這並非僅僅是越南旅遊業面臨的挑戰。在越南,“(勞動力)跳槽率很高,因爲大部分工人在成爲熟練工之前會因爲有收入更高的崗位而離職。”半島電視臺在最近一篇考察“越南經濟”的文章中寫道。

  越南河內Phenikaa University大學經濟學家、研究主任王泉煌(Vuong Quan Hoang)也撰文認爲,在越南經濟的轉型中遭遇了一些至關重要的挫折,如不能解決這些政治經濟問題,國家經濟很難擺脫“低生產率、購買力式微、商業成本增加”等下行循環之困。

  “越南的挑戰在於如何在處理一些艱難的結構性侷限時保持這種(經濟增長)勢頭,在某些形式的發展基金撤出之時,這一任務更加艱難,”英國倫敦商業服務諮詢公司Alaco的副主任James Birkett在題爲“越南能保持其經濟成功”的文章中寫道,“最緊迫的問題是腐敗,這是在該國從商的外國企業面臨的排名一直很高的主要問題。”

  根據越南工商聯合會發佈的最新一期2017年年度“省份競爭力指數”,59%的受訪企業承認在過去一年中曾經行賄。這對在越經營的私營企業而言一直是一大突出問題。

  朝鮮官員多年前就到下龍灣“取經”

  對於越南取得的經濟奇蹟及其背後的政治運行模式,外部世界,尤其是後發國家,一直在密切關注。

  全球矚目的河內“川金會”開始前,美國總統川普也通過社交媒體向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喊話,若能實現去核化,越南可以成爲“朝鮮經濟繁榮的典範”

  事實上,早在美國人將這一提議在全球媒體公之於衆很久之前,相隔千里的越南下龍灣和朝鮮元山早已發生過某種奇妙的聯繫。

  2013年5月,朝鮮通過了《經濟開發區法》,該法適用於諸如元山-金剛山國際旅遊地區這樣的國家特殊經濟地區,元山旅遊區的開發和建設正式開始。

  也就是這一年,針對元山旅遊區開發,長期致力於從事“朝鮮交流”項目的新加坡人蔡優進和他的團隊進入了朝鮮,爲朝鮮參與培訓的人員講解了如何爲旅遊區的土地定價,以及如何吸引外資。

  次年(2014年),“朝鮮交流”第一次帶領着負責朝鮮元山旅遊區開發的相關政府工作人員來到了下龍灣考察,爲開發元山尋找經驗。

  蔡優進告訴澎湃新聞,在那一次培訓之後,其中一名直接負責元山旅遊區開發的朝鮮官員根據培訓所學甚至大膽提出了自己對發展元山旅遊業的想法:“越南下龍灣和元山之間應該開通航班!”

下龍灣景區內的公寓式酒店和停泊的遊船。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下龍灣景區內的公寓式酒店和停泊的遊船。澎湃新聞記者 李佩 辛恩波 攝

  就在一週前,朝鮮高級官員金昌善也訪問越南,並在下龍灣停留,外界迅速揣測朝鮮最高領導人此番訪越可能效仿祖父金日成當年,“前往下龍灣一遊”。

  《紐約時報》當時的報道稱,金正恩對發展朝鮮旅遊業非常感興趣,他可能會將下龍灣視爲開發著名旅遊景點的有益模式。

  越南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高級研究員Bui Ngoc Son認爲,朝鮮如果能從越南學到什麼的話,很重要的一點是開放。

  “只有一個開放的國家,才能吸引更多的投資,”他告訴澎湃新聞說,“哪怕是發展旅遊業,也應該爲遊客提供更加開放的環境和多樣的選擇。”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堪培拉校區政治學榮休教授、越南問題專家卡爾·薩耶爾(Carl Thayer)認爲,越南的關鍵吸引力在於,結束了蘇聯式的中央計劃經濟,進入物質激勵,承認私營部門的作用,對國有企業進行股份化,鼓勵外國直接投資。

  “(但)所有一切都是在‘社會主義方向的市場經濟’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框架下。”他告訴澎湃新聞。

  馬來西亞國立大學朝鮮問題專家胡秋坪(Hoo Chiew-Ping)在和一些越南官員交談後發現,朝鮮過去經常派遣官員到河內學習越南的社會主義經濟改革,很長時間之後,朝鮮並沒有實施其中任何措施。

  下龍灣導遊海對於河內“川金會”的召開異常興奮,“我們很願意他(金正恩)來這裏,這能讓更多人知道這裏,我們就能賺更多錢。”他說。

  這個樸素的想法同樣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蘭的心願。下龍灣距離河內180公里,但她從來還沒帶孩子去首都玩過。

  “最大的心願是擁有一輛車,這樣就可以帶着孩子去河內玩。”蘭說道,過去幾年經濟生活的改善,已經讓她每天早上可以迎着晨光、騎着自己花1000美元買來的日本摩托車去港口上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