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 各方擔憂世界安全風險上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23:51   澎湃新聞

  原標題:美單邊主義作祟退出《中導條約》,各方擔憂世界安全風險上升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是美國奉行單邊主義的又一消極舉動,退約後很可能引發中程導彈競賽,將使世界安全風險顯著上升。

  8月2日,軍備控制領域的歷史性成果《中導條約》正式失效,美俄兩個締約國發展陸基中程導彈也就沒有了限制。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報道,《中導條約》失效後,美國將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試射陸基中程巡航導彈以及中程彈道導彈。

美國陸軍正積極研製中程彈道導彈和高超聲速武器美國陸軍正積極研製中程彈道導彈和高超聲速武器

  爲了西太部署中程導彈,美或逐步施壓日韓等國

  《中導條約》全稱《蘇聯和美國消除兩國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於1987年12月8日由時任美國總統里根與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戈爾巴喬夫簽署。條約規定兩國不再保有、生產或試驗射程爲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陸基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

  這一條約的簽署不僅限制了當時美蘇核彈頭、運載工具的數量,而且提升了歐洲乃至全球的戰略安全。

  沒有條約限制後,美國將加緊試驗和部署陸基中程導彈。美國國防部曾在今年3月宣佈,計劃在今年8月和11月分別試射陸基中程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美國合衆社6月刊文報道稱,計劃11月試射的陸基中程彈道導彈將在2023年裝備部隊。

  按照美方透露的消息,8月測試射程爲1000千米的陸射巡航導彈,11月測試的是射程爲3300-4600千米的陸基中程彈道導彈。

  導彈專家李文盛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時指出,“美蘇簽署條約後,美國在近30年時間裏沒有部署陸基中程導彈,但相關技術的儲備一直沒有停止,海軍和空軍研製的巡航導彈可以短時間內改裝成陸基中程巡航導彈。”

  “通過反導試驗中的‘靈活靶彈計劃’,美軍發展並儲備了一定數量的中程射程的導彈彈體,也可以在短時間內發展出中程彈道導彈和高超聲速導彈。”李文盛說。

  在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趙通看來,美國非常匆忙上馬陸基中程導彈項目,但背後的軍事戰略卻還沒完全成熟,比如具體的部署地點、作戰運用等方面都沒有一個清晰的規劃。

  美國正式退出《中導條約》的第二天,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 Mark Esper )8月3日表示,他支持儘快在亞洲地區部署陸基中程導彈。埃斯珀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沒有提供有關中程導彈可能部署在亞洲什麼地點的細節。埃斯珀的言論引發了外界對西太是否會走向對抗的擔憂。

  8月5日,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澳大利亞不會接受美國在本國部署中程導彈。韓國國防部8月6日也進行了回應,稱韓國不計劃在其領土內部署美國中程導彈。日本目前還未明確回應是否會同意美國在其領土部署中程導彈,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此前評論說,宣佈退出《中導條約》是“不可取的”。

  “美國如果要在西太部署中程導彈並充分發揮導彈效能,最優的選擇還是部署在第一島鏈的國家或地區,關島或阿拉斯加還是太遠。”趙通指出,“因此未來美國有可能通過各種手段在西太國家部署這種武器。”

  日本政府此前把宗谷、津輕等5個重要海峽的領海範圍限定在3海里(約5.6公里)而不是法律所允許的12海里(約22公里),是爲了讓美軍的載核艦船通過這些海峽的問題不被政治化。日本政府作出該決定的根本性理由是1960年修訂《日美安全保障條約》時有“攜帶核武器入境”的密約。

  在俄羅斯等國高超聲速導彈快速發展的背景下,美國高超聲速導彈發展不再“好高騖遠”,失敗的HTV-2只能轉爲技術儲備  在俄羅斯等國高超聲速導彈快速發展的背景下,美國高超聲速導彈發展不再“好高騖遠”,失敗的HTV-2只能轉爲技術儲備

  世界戰略安全風險提升,引發各方普遍擔憂

  隨着核武器的誕生,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圍繞核武器和相關的戰略攻防技術開展的軍備競賽,嚴重威脅了世界和平,美蘇兩國圍繞核武器和相關的戰略打擊、防禦能力進行了一系列軍控談判,締約了一些軍控條約,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世界戰略安全風險。

  但近年來,隨着美國退出《反導條約》、 《中導條約》失效和《新削減戰略核武器條約》續約遇阻,美俄軍控戰略互信所剩無幾,並且將加劇一些地區局勢的緊張。

  美國科學家聯合會(FAS)馬特•科達和漢斯•克里斯滕森稱,“終止《中導條約》條約是錯誤的舉動”,指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是一個強硬的“連環軍控制殺手”。

  分析指出,該導彈可以利用自身移動發射的優勢躲避對方的攻擊,一旦部署到第一島鏈,將對亞太軍力格局產生重大影響。

  “戰略風險提升是肯定的,美國在沒有清晰的軍事戰略的情況下匆忙啓動中程導彈項目,向俄羅斯、中國等國傳達了非常負面的軍事競爭的信息,很可能招致俄羅斯等國同樣強硬的軍事回應措施。”趙通告訴澎湃新聞,“同時,美國的動作會給韓國、澳大利亞等盟友帶來緊張的情緒,擔心夾在大國競爭之中,安全上處於更不利於的地位。”

  8月5日,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在一次通報會上說,莫斯科將美國MK-41導彈發射器部署到日本納入關注範圍。MK-41是美國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的一部分,改裝後可發射“戰斧”巡航導彈。此前,俄羅斯多次指責美國在東歐部署的陸基“宙斯盾”系統違反了《中導條約》。

  各界對《中導條約》失效、全球進入軍備競賽新階段的擔憂正不斷蔓延。

  美國前國防部長威廉•佩裏在推特上寫道:“美國退出條約對核軍控和全球安全造成了巨大打擊,我們正朝向新的軍備競賽夢遊。”

  聯合國祕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表示,隨着《中導條約》的終結,世界將失去對核戰爭的寶貴制約。這可能會加劇而不是減少彈道導彈構成的威脅。古並表達了他對核武國家之間的緊張局勢升級的擔心。

  曾簽署這一條約的蘇聯前領導人戈爾巴喬夫8月2日表示,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將對歐洲安全及國際安全體系造成毀滅性打擊。“條約的終止對於國際社會幾乎沒有好處,這一舉動不僅損害了歐洲的安全,而且破壞了整個世界的安全。”

  8月6日,外交部軍控司司長傅聰就《中導條約》等軍控問題舉行中外媒體吹風會並回答記者提問。傅聰司長強調,中方對美正式退出《中導條約》深表遺憾。此舉是美奉行單邊主義、推卸國際義務的又一表現,無疑對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歐洲和平與安全及國際軍控體系產生直接消極影響。美退約的真實目的是自我鬆綁、謀求單方面絕對軍事優勢,所謂“俄羅斯違約”“中國不受條約約束”都只是藉口;中國對美國推動在亞太地區部署中導堅決反對;中方不會參加美方所提的中美俄三邊軍控談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