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選落幕 以色列將告別內塔尼亞胡時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20日 22:26   澎湃新聞

  原標題:政壇“老油條”成組閣關鍵,以色列將告別內塔尼亞胡時代?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王晉

  以色列大選落下帷幕,以色列中央選舉委員9月20日公佈的大選最終計票結果顯示,長期執政以色列的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獲得了120個國會席位中的31席,很可能會失去總理寶座;而成立不到一年的中左翼政黨藍白黨則以33個席位崛起爲以色列國會第一大黨,並很可能掌握組建新一屆政府的先機。對於以色列來說,內塔尼亞胡時代可能即將結束,但是未來的國內外諸多難點和敏感議題,則難以隨着政治力量的新變化迎刃而解。

  內塔尼亞胡的“三板斧”未能制勝

  今年4月以色列大選結束後,由於各黨未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組閣,所以才在9月進行了第二次大選。從5月到9月,內塔尼亞胡所領導的利庫德集團,其選舉戰略主要是三個方面,即鼓勵右翼聲音、爭奪右翼民衆選票和“妖魔化”中左翼政黨。

  首先,內塔尼亞胡和利庫德集團,繼續渲染以色列面臨的安全威脅,尤其是“伊朗威脅”,來突出當前以色列的周邊敏感形勢,擴大右翼選民基數。長期以來,內塔尼亞胡被一些政治分析人士稱爲“安全先生”,一方面是因爲內塔尼亞胡一直突出“安全議題”來主導以色列的政治輿論和政治話題;另一方面是因爲內塔尼亞胡在對外政策上奉行較爲強硬政策,比如號召打擊伊朗,吞併約旦河西岸的部分土地,堅持將耶路撒冷作爲以色列的首都等。這些都使得內塔尼亞胡在以色列國內的右翼民衆裏獲得了較高的支持率。

  其次,內塔尼亞胡希望能夠獲得更多右翼選民的支持。在以色列國內,右翼政黨內部也因爲不同的社會、族羣和政治理念,而劃分爲不同的政治團體。比如利庫德集團是老牌政黨,具有較強的包容性和代表性,但是一些宗教背景的右翼和極右翼政黨,如沙斯黨(Shas)、聖經猶太教聯盟(United Torah Judaism),往往擁有較爲固定的支持選民羣體,因此其他右翼政黨很難與之爭奪這些選民。因此內塔尼亞胡和利庫德集團希望能夠從其他的右翼選民中獲得支持。在今年4月的大選中,兩個右翼政黨,前教育部長納夫塔利·貝內特和前司法部長艾葉蕾特·沙凱德領導的“新右翼”,和前國會副議長摩西·費格林領導的右翼政黨,並未能達到得票率3.25%這一進入議會的門檻。利庫德集團認爲,這兩個右翼政黨相當於“攪局者”,白白浪費了25萬多右翼選民的選票。所以利庫德集團和內塔尼亞胡確實還有繼續擴大右翼選民支持度的空間。

  最後,內塔尼亞胡將左翼妖魔化爲“阿拉伯人的政黨”。在選舉造勢中,內塔尼亞胡將藍白黨形容爲“阿拉伯人的政黨”,警告以色列國民如果藍白黨執政,很可能會在外交上做出一系列重大讓步。此外,內塔尼亞胡和利庫德集團還通過一些小手段來干擾以色列籍阿拉伯選民的投票,希望能夠削減以色列籍阿拉伯選民的投票熱情。比如內塔尼亞胡呼籲要在一些阿拉伯民衆聚居區附近的投票站內加裝“錄像裝置”,以保證“投票安全”,而這被很多批評人士視爲是要“監控投票人”。再比如在以色列南部的內蓋夫地區,投票站點往往距離貝都因人的定居點較遠,往返可能需要5-6個小時。而以色列選舉委員會則裁定,不允許一些公益組織在投票期間,開車接送那些前往投票站投票的貝都因人。

  但是千算萬算,內塔尼亞胡還是未能如願帶領右翼政黨取得議會中的過半議席。

  想拉政壇“老油條”組閣不容易

  這次選舉的最大贏家看似是以色列國防軍前總參謀長甘茨領導的藍白黨。在4月份的選舉中,藍白黨還不得不屈居於利庫德集團之後,沒有組閣的主動權;而在此次選舉結束之後,藍白黨就已經成爲了以色列國會第一大黨,並將掌握未來組閣的主導權。但無論是內塔尼亞胡還是甘茨,未來如果想成功組閣,建立自己主導的政府,仍然存在較大難度。

  這次選舉計票結果顯示,藍白黨和其他的左翼政黨一共只獲得了44席,即使加上未來可能聯合的以色列阿拉伯人政黨,其議席數也難以過半,因此要想組閣成功,只能尋求其他右翼政黨前來“增援”。而鑑於絕大多數右翼政黨在外交和社會議題所秉持的激進政策,很可能與左翼政黨無法調和,因此有可能合作的,很可能是阿維格多·利伯曼領導的右翼世俗政黨“以色列我們的家園”。此次大選之後,“以色列我們的家園”獲得8個席位,鑑於當前的議席分配格局,無論是內塔尼亞胡和甘茨,如果想組閣成功,都需要來自於利伯曼的支持。

  但是想要得到利伯曼的支持,似乎並不容易。利伯曼本人是以色列政壇的“老油條”,長期遊走於各個政治力量之間。利伯曼本人的獨特之處在於其領導的“以色列我們的家園”奉行“世俗右翼”理念。因此一方面,在堅持“世俗”方面,利伯曼與內塔尼亞胡及其盟友存在着深刻的分歧。在4月的大選中儘管內塔尼亞胡以議會第一大黨的地位贏得選舉,但卻在組閣環節受到了利伯曼的阻撓。

  由於內塔尼亞胡所領導的利庫德集團,需要與其他右翼和極右翼政黨組成執政聯盟,而其中的沙斯黨(代表以色列國內中東裔猶太極端正統派羣體)和聖經猶太教聯盟(代表以色列國內歐洲裔猶太極端正統派羣體)提出,加入內塔尼亞胡執政聯盟的前提是“猶太極端正統派不參軍”;而利伯曼作爲右翼世俗政黨的代表,則強烈要求內塔尼亞胡必須保證未來的政府會敦促“猶太極端正統派參軍”。導致右翼政黨內部在此問題上形成了無法調和的矛盾,最終使得內塔尼亞胡組閣失敗。

  但是另一方面,“右翼世俗主義”的利伯曼其政治理念的底色畢竟是“右翼”。在2018年擔任內塔尼亞胡領導內閣的國防部長職務時,以色列時常遭到來自於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控制下的加沙地區火箭彈的襲擊。當時利伯曼就不斷高呼要發動大規模攻擊來回擊加沙的軍事威脅;在2018年3月之後,加沙地區和以色列邊境地區時常爆發大規模的加沙民衆示威活動,以抗議以色列長期佔領巴勒斯坦土地,以及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而當時利伯曼就多次提出,以色列內閣應當允許軍警“直接射殺”敢於靠近邊境線的示威者,因爲一些“極端分子”很可能就隱藏其中。

  此外,應當指出的是,利伯曼本人一直有着較強的政治野心。在之前十多年裏,利伯曼已經先後擔任了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等關鍵職務,利伯曼本人也並不隱藏自己對於未來擔任以色列總理的政治期許。所以,想要獲得利伯曼的支持,很可能需要滿足利伯曼對於關鍵內閣部長職務的要求,而且還需要滿足利伯曼對於“右翼”和“世俗”這兩個關鍵要求。鑑於當前的選舉結果和議席對比,利伯曼很可能會藉機“坐地起價”,成爲未來以色列組閣過程當中的最大受益者。

  對於內塔尼亞胡來說,此次選舉受挫,很可能意味着自己政治生涯的結束。從2017年以色列警方和檢方針對內塔尼亞胡及其家族的貪腐醜聞不斷深入調查開始,內塔尼亞胡就希望通過新的大選獲得足夠多的國會席位,以此爲資本拉攏其他右翼黨派成功組閣,再在以色列國會通過“國會議員免於司法調查”的相關法案,來阻斷以色列司法機構對於自己貪腐醜聞的調查和起訴。

  內塔尼亞胡的主張也得到了一些其他政黨的支持,因爲一些右翼政黨的領導人,也在近些年爆出了類似的貪腐醜聞,甚至其中一些政治人物已經開始被以色列警方調查或者傳喚。然而如果內塔尼亞胡無法組閣,也就意味着他將會直面自己的貪腐案件。針對內塔尼亞胡貪腐案的法庭程序將會在十月初開啓,儘管最後的法庭判決可能會經歷很長時間,但是失去權力的內塔尼亞胡,也將喪失權力對於自己的保護。對於以色列來說,內塔尼亞胡時代可能即將終結。

  (作者系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西北大學敘利亞研究中心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