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種族抗議不斷、少數族裔選民數創新高,這將如何影響美國大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04日 06:38   澎湃新聞

  原標題:種族抗議不斷、少數族裔選民數創新高,這將如何影響美國大選

  距離11月初的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還有不到兩個月,伴隨種族主義衝突事件接連不斷爆發,長期處於邊緣化地位的少數族裔羣體備受關注。9月2日,又一起美國非裔死亡事件公佈,視頻中的非裔男子遭警方矇住面部,最終窒息而死。在社會氛圍高度緊張的情況下,解決種族衝突、爭取更多選民支持,無疑成爲兩黨總統候選人優先關注的議題。

  民調機構皮尤研究所今年1月30日發佈的民調數據顯示,美國少數族裔合格選民的數量已佔到了選民總體的30%,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其中,拉丁裔選民增長速度較快,佔據選民總數的13.3%(相當於3200萬張潛在選票),成爲最大的少數族裔羣體,略高於佔比12.5%的非裔選民(相當於3000萬張潛在選票)。

  少數族裔人口數量持續增長的同時,在種族騷亂、疫情蔓延、經濟衰退這“三重危機”之下,該羣體的投票意願相較往年大選更爲強烈。據福克斯新聞(Fox News)7月15日的民調數據顯示,有64%的拉丁裔選民有強烈的投票意願和動機,非裔選民的投票意願也高達55%。

  對此,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弗雷(William Frey)在報告《多元爆炸: 新的族裔人口組成如何重塑美國》中指出,美國族裔人口的消長和新貌,對政治和選情的影響將越來越大。

8月28日,人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林肯紀念堂附近參加反種族歧視和暴力執法示威活動 新華社 圖8月28日,人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林肯紀念堂附近參加反種族歧視和暴力執法示威活動 新華社 圖

  種族衝突捲土重來

  今年5月25日,非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因白人警察的暴力執法而死,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問題再次顯現,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的抗議示威活動迅速在全美50個州、上百個城市蔓延。在這一過程中,兩黨採取的政策立場以及民衆認知的轉變,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着今年大選的選情。

  針對愈演愈烈的種族抗議活動,民主黨與共和黨採取的對抗性立場,進一步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分裂。一方面,民主黨人指責川普“煽動種族仇恨”,呼籲進行警察改革以安撫少數族裔;而共和黨則選擇爲白人警察辯護,攻擊民主黨縱容抗議者的暴力行徑,破壞“法律與秩序”。8月23日,又一名非裔男子雅各布·布萊克遭警察近距離槍擊而癱瘓。於是,8月的最後一週,從威斯康星州的基諾沙市到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再度掀起了一輪對美國警察暴力執法的抗議浪潮,並持續升級。在此過程中,川普支持者同抗議示威者發生暴力衝突,已導致數人死亡,其中包括川普的支持者。

  談及民主黨與共和黨在種族問題上的立場分歧,在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和南風窗傳媒智庫於9月1日主辦的“美國政治的演變與世界未來”會議上,《南風窗》國際專欄主編、《重新認識美國》作者謝奕秋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儘管川普簽署了警察改革行政令,但只是小修小補,因爲他不認爲美國存在結構性種族主義或所謂的制度性歧視黑人,而認爲暴力示威背後是不法組織在操縱,少數族裔也是這種騷亂的受害者。所以,他爲警察辯護是出於固有意識,不只是爭取選票。”而就民主黨而言,謝奕秋稱,“拜登的風格是與時俱進,逐政治正確而居,哪怕是否定過去的自己。他呼籲警隊改革,主要是着眼於民主黨基本盤,包括很大部分少數族裔選民”。

  據《國會山報》最新民調顯示,52%的選民對“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活動表示支持,較6月下降了9個百分點。在處理公共安全問題上,有47%的受訪者更信任拜登,有39%的受訪者更信任川普。

  值得關注的是,隨着反種族歧視運動的發展,部分美國白人羣體對少數族裔以及

  種族問題的看法也在悄然發生改變。據美國廣播公司(ABC)公佈的民調數據顯示,有74%的人認爲弗洛伊德的死是“系統性種族歧視”的體現,而不是孤立的事件。而在2014年,僅有43%的人認可存在“系統性種族歧視”的觀點。

  同時,據蒙茅斯大學(Monmouth)6月發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35%的白人獨立人士和48%的白人民主黨人表示,種族關係將是他們在選舉中投票的“主要因素”。同時,有70%的美國白人將種族歧視描述爲“大問題”,比2015年增加了26個百分點。另一項調查發現,對警察持有良好印象的白人比例下降了10%,但仍有60%以上的白人支持警察體制,這也表明川普倡導的“法律與秩序”仍有較大的影響力。

8月24日,在美國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人們從燃燒着的汽車前走過。新華社 圖8月24日,在美國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人們從燃燒着的汽車前走過。新華社 圖

  面對美國社會此起彼伏反種族歧視抗議,“推進種族平等”自然成爲前兩週兩黨黨代會關注的核心議題。總統候選人們使盡渾身解數,在攻擊對手的同時,將其捍衛種族多元性的決心“演繹”得淋漓盡致,以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

  在民主黨大會的演講中,拜登抨擊了川普“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言論。同時,他還提到了喬治·弗洛伊德之死,以及著名黑人民權運動領袖約翰·劉易斯的逝世,並稱他們的離開是美國曆史的轉折點,表明美國已經準備放下種族仇恨的負擔,致力於剷除社會中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

  作爲對民主黨的回擊,共和黨大會精心安排的發言者更是史無前例地具備多元族裔背景,他們致力於證明川普不是民主黨所批判的“種族主義者”,而是一位富有同理心的領導人。

  美聯社分析認爲,此舉旨在爭取溫和派白人選民、郊區婦女及老年選民的支持。然而,ABC援引專家觀點稱,川普前期發表的種族分裂言論,例如把穿越美墨邊境抵達美國的墨西哥人稱爲“罪犯、毒品販子、強姦犯”,或將川普大廈外“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標語視爲“仇恨的象徵”,這些成了共和黨大會代表們爲其“洗白”的障礙。

  此外,共和黨人還指責拜登1994年支持通過的《暴力犯罪控制與執法法案》,他們批判該法案加重了聯邦監獄的刑期,導致非裔美國人遭到大規模監禁。

  夾縫中求生存的少數族裔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背景下,美國少數族裔的經濟狀況和生存安全均面臨着巨大挑戰,這也使得在夾縫中掙扎的少數族裔希望藉助2020年大選表達利益訴求,改變生存現狀。

  據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顯示,美國7月份失業率降至10.2%,略低於6月份11.1%。然而,黑人的失業率卻高達14.6%,拉美裔緊隨其後,失業率爲12.9%,明顯高於白人的9.4%。對此,“黑人的命也是命”聯合創始人拉託莎·布朗(LaTosha Brown)稱,由於黑人婦女大多從事報酬較低的服務業工作,疫情讓她們失去工作。布朗強調,“共和黨政府和民主黨都沒能解決由於失業和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衰退問題,這促使我們去投票”,她補充說,“我們期待選出一個能有效解決實際問題的政府”。

  此外,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6月份的一份報告顯示,疫情還對少數族裔企業造成嚴重衝擊。非裔和拉丁裔美國人擁有的企業在疫情期間分別減少了41%和32%。

3月27日,在美國洛杉磯海港,在等待海軍醫院船“仁慈”號到來的人羣中,一名非裔女性在調整她的口罩   新華社  圖3月27日,在美國洛杉磯海港,在等待海軍醫院船“仁慈”號到來的人羣中,一名非裔女性在調整她的口罩   新華社  圖

  除了經濟上缺乏保障外,美國少數族裔的生存安全更令人擔憂。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最新分析數據顯示,疫情中少數族裔死亡率上升幅度遠超過白人。其中,拉丁裔受到的衝擊最爲嚴重,因爲他們大多在美國社會上從事低收入的體力勞動,容易受到病毒感染。同時,難以獲得醫療服務也進一步惡化了他們的境況。分析人士指出,在今年的大選中,拉丁裔選民有更加強烈的意願去表達其政治訴求。

  在8月26日舉行的“2020美國大選”視頻會議上,美國前總統小布什的講稿撰寫人、曾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副主任,現爲弗吉尼亞大學米勒中心高級研究員的的瑪麗·凱特表示,“川普政府對新冠大流行及其引發的經濟危機的應對,以及要求種族公正的抗議活動,可能也會導致新選民的涌入或選民跨越黨派界限,從而改變選舉基礎,導致黨派重組。”

  需要注意的是,儘管少數族裔合格選民的數量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其投票意願也有所增強,但他們究竟會對年底的大選產生多大影響仍有待時間驗證。對此,東北師範大學美國研究所所長、中國美國史研究會理事長樑茂信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表示,少數族裔並非“鐵板一塊”,由於不同少數族裔之間、少數族裔內部的利益關切、經濟狀況不同,其黨派取向也存在差異性;同時,考慮到少數族裔的地域性分佈,他們可能在某一個州具有較大影響力,至於這能在全國產生多大影響仍然存疑。

  瑪麗·凱特在8月26日的會議上也指出,儘管許多新選民可能不喜歡川普,但因爲他們受益於川普提出的一些政策,最終可能還是會不情願地將選票投給川普。

  (澎湃新聞記者張無爲對本文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