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口述:我和上司嘿咻時被他老婆暴打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16日 17:02   北京新浪網

  閲讀提示:當我和他正纏綿時,忽然一個高大壯碩的女人進來了,她指着我的鼻子問我是誰?不等我回答,我已經猝不及防地挨了她一個耳光,我的頭嗡嗡直響,眼冒金星,一陣周身麻木。她一把揪住我的頭髮,把我從熱被窩裡揪了出來,然後把我推倒在地上。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雅晴

  傾訴:米朵

  大學畢業後,我來到深圳,在一家廣告公司做策劃。漂泊在外的日子,心情就像紛飛的柳絮漂浮在這個城市的上空而無法降落,無所依附。所幸租住的小屋很溫暖,我可以在夜晚蜷縮在被窩裡,任思維東碰西撞。

  佳順是公司新來的業務主管,四十多歲,臉上的皮膚較粗糙,顯得挺有男人味。那天晚上,老闆請全體員工去酒店吃飯,酒席上大家談笑風生,我插不上話,默默地飲着白酒,坐在旁邊的他用菊花茶換下我杯中的白酒,又關切地看我一眼,說:“女孩子喝太多酒會傷身。”我感覺自己的心動了一下,很突兀地動了一下。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裡,几乎每隔幾天,他都會約我吃飯、喝茶、聊天。他有家室,他說他是在父母的逼迫下才娶了他老婆,他跟她沒有感情。

  有一天下班後,他約我去他家坐坐,他說他老婆不在家。我明知這是一個陷阱,但我還是去了。我想看看那是一個什麼樣的陷阱。剛走進他家,他就一把抱住我。我緊張得一動不能動,也不能喘氣。天完全黑透了,房間裡沒有開燈,就像真正的深淵一樣黑暗。在慌亂和強烈的罪惡感中,我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

  我一點也不介意他有老婆,我想愛情是不需要任何表現形式的。當然,如果能體面地佔有他的身體和名分,那就更好了。有時,我也會問他什麼時候可以娶我。他把我摟在懷裏,要我再等一年,他會想法子離婚的。

  冬日的一個中午,我和他偷偷溜出公司,去了他家。當我和他正纏綿時,忽然一個高大壯碩的女人進來了,她指着我的鼻子問我是誰?不等我回答,我已經猝不及防地挨了她一個耳光,我的頭嗡嗡直響,眼冒金星,一陣周身麻木。她一把揪住我的頭髮,把我從熱被窩裡揪了出來,然後把我推倒在地上。他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褲子,拉着他老婆的手說:“我跟她只不過是玩玩,我永遠愛你。”

  我忘了是怎樣穿上衣服,怎樣走出他家的門。那天陽光很燦爛,回家的路變得那麼長,我走啊走,卻似乎總也走不到家。在陽光和人群中,我有一種光着身子走路的恥辱感。接下來我被公司開除了,我几乎足不出戶。我躲在房間裡,窗帘拉得嚴嚴實實的,既不開燈,也不說話。我的生活變成了一望無際的黑暗。我很想死,我把我能想到的死的方式都想了一遍。我在想象中讓自己死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我依然忘不了他,依然深愛着他,每天盼望着他能來看我,能打電話問候我。我給他發短信,發了五百多條,低聲下氣地請求他再愛我一次。他沒回音,他像汽水一樣從我的生活裡消失得無影無蹤。這讓我很絶望,我想愛是比死更殘酷的一件事。在經歷過愛的刀刃與火焰,遍體鱗傷、絶望窒息的我真的渴望能夠平靜地死去。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雅晴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