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口述:婆婆定家規 只準我們周末同房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25日 17:44   千龍網

  閲讀提示:我搬出去的想法讓婆婆知道了,這一次她像是感到了危機,婆婆去求兒子鐘寧,說你是不是要和娜娜一起搬出去?那麼媽媽還有誰呀?鐘寧給我說這些的時候,他竟然說著說著就哭了,我說不出的難受,我知道他是為了婆婆而流的淚。我感到很絶望……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婆婆當我是“敵人”

  我是在一次聚會上認識鐘寧的,他給我的印象是個很快樂的人。但是當他談到他母親的時候,就變得傷感起來,原來他父親早逝,是母親含辛茹苦把他和姐姐拉扯大,姐姐嫁到外地去後,一直就是母子兩人相依為命。說這些的時候,鐘寧的眼睛裡閃着淚花,我有種說不出的感動。於是我們便來往了。

  後來我去鐘寧家,第一次見到婆婆,婆婆是那種乾淨利索的老太太,很和善的樣子,只是言語不多。也許因為知道了他們的故事,所以對婆婆我有一種說不清的感情,總之很想靠近她,希望她快樂。於是每次去我便幫婆婆干很多家務。

  鐘寧見我們這樣,也非常高興。那時鐘寧都快30歲了,我年齡也不小了,所以結婚的事很快就提到日程上來。婆婆也忙裡忙外的,很欣慰的樣子。我覺得好幸福。結婚的時候,鐘寧忽然告訴我,說他以前其實還處過幾個女朋友,但都因婆婆不同意而告吹。我說為什麼不同意呢,鐘寧也解釋不出。那為什麼同意我呢,鐘寧說可能是緣分吧。

  婚後,我和鐘寧依然住在婆婆這裏,雖然鐘寧單位上分了房子,但鐘寧說不能讓媽一個人住在這裏,他不忍心。對此我也沒什麼意見。

  當我們真正生活在一個屋檐下以後,我明顯感覺到婆婆對兒子實在太上心了,早晨就會熬鐘寧愛喝的小米粥,出門前會問鐘寧這個帶了沒有那個帶了沒有,真是千叮嚀萬囑咐。有天下雨,我去找雨傘時,發現婆婆早把雨傘放到鐘寧車裡了。

  婆婆還千方百計做鐘寧愛吃的菜,飯桌上,婆婆更是不斷地給鐘寧夾菜,好像鐘寧是需要人照顧的小孩子一樣。我覺得好笑。還有,鐘寧換下來的衣服,婆婆會搶着去洗,我說媽讓我洗吧,婆婆竟然說我洗得不幹凈,她不放心,他一直都是穿我洗的衣服。這讓我哭笑不得。

  我對鐘寧說起這些事,鐘寧就笑,說一直以來媽媽就是這樣照顧我的,她習慣了,不讓她照顧她會感到閑得慌。如果說事情僅僅如此,我倒也可以接受。但後來我發現婆婆對我慢慢冷了下來,有時候竟拿我當外人。

  有一天我參加一個朋友聚會,回來時已是晚上了,一進家門就聽見婆婆和鐘寧在說話。可是聽見我進門,婆婆的聲音卻明顯小了,還將門輕輕地關了一下。我徑直去了自己的房間,那一刻我懊惱極了,心裏也很亂,覺得這個家好陌生,就連鐘寧也陌生了。

  我忽然想起了鐘寧前幾個女朋友的事,都是婆婆不同意,難道她是擔心兒子有了媳婦忘了娘?如果不是,那又該作何解釋呢?也許是我的到來打破了他們平靜的生活?更甚者,也許在某種感情上婆婆已當我成了“敵人”?

  但是,我又覺得其實婆婆也希望我和鐘寧好的,只是當看到我們很相愛,她好像又很失落,我想她也許覺得這樣會失去兒子吧。有一次我和鐘寧手拉手回家,在院子裡正巧碰到婆婆,她看都沒看我們就轉身回家了。等我們一回去,她就對鐘寧說,這麼大人了還手拉手,叫別人看成了什麼樣子。鐘寧就笑着嗯了一聲,我則滿肚子火,心想管得也太寬了吧。有一次出門時我故意去牽鐘寧的手,鐘寧卻不動聲色地甩開了。

  我的位置在哪裏

  因為這些事,我對婆婆漸漸有些看法,甚至有了反感。鐘寧也感覺到了什麼,面對這一切,鐘寧的態度是,你不要和我媽計較,她那麼大歲數的人了,就算有錯,也不好改了,你去適應她不好嗎?

  那年春天,鐘寧出差回來的時候,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婆婆一聽就哭了,說要是兒子有個三長兩短,那麼她也不活了。後來才知是小腿斷了,需要做手術,打鋼釘,還要住院3個月。

  做手術的時候,婆婆不住地哭,我就勸她不要哭,因為哭是沒用的。婆婆很生氣,說因為那不是你兒子!我一聽很生氣,多少天來的委屈一下子湧上心頭,我忍不住要和婆婆理論。那時鐘寧剛剛做完手術,他看到我們這個架式,就說求求你們,不要再鬧了。我和婆婆只好閉嘴。

  那時,本來鐘寧的單位派了人來護理他,但是婆婆卻硬讓人家走了,她說只有她親自照顧兒子才放心。我說還是我來吧,我照顧鐘寧也方便些。婆婆一聽就急了,說我是他媽,有什麼不方便的?我站在婆婆的身後,那一刻,我問自己,這是不是一個畸形的家庭?在這個家庭裡,我到底是什麼位置?鐘寧是我老公嗎?也許他是婆婆的私有財産吧。

  後來鐘寧出院,他勸我千萬不要和婆婆正面衝突,否則他會很傷心的。我只好暫且忍下。

  但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那年冬天的一天,我想起來去衛生間時,忽然發現婆婆披着睡衣站在我們卧室門口,見我出來她也嚇了一跳,她說擔心兒子睡覺不老實蹬了被子,所以來看看。

  天哪,難道以前婆婆也來過,只是我們沒有發現嗎?我想這真是太可怕了。也許婆婆感覺到不對,趕緊去她屋了。但是我卻已經忍無可忍,這不是侵犯別人的隱私嗎?我叫醒鐘寧,問他知不知道這件事,你媽這樣實在太過分了,你得和你媽好好談談,得讓她明白我們的卧室對她來說是禁地。

  開始時鐘寧也有些吃驚,但見我的臉氣得都紅了,鐘寧覺得未免有點小題大做,他說小時候我跟着媽媽睡,大了雖然自己一個屋了,但是媽媽還是半夜來給我蓋被子。我說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不同了,現在你都是別人的老公了。鐘寧最後就說好吧,我會找個合適的機會婉轉地和媽談談。

  3天后我問他談了沒有,他說談了。後來雖然我沒發現婆婆再來,但是從那以後我就關門睡覺了。鐘寧覺得我有些過分,他說請你站在我媽的角度上想想,她一直拿我為生活的重心。其實我也理解,但是我真的無法接受。

  更過火的舉動在後面

  我以為这只是極限,我想不會再有更過火的舉動了吧?我萬萬沒想到,更壞的還在後面。

  有一天吃晚飯時,婆婆對鐘寧說,你是家裏的頂樑柱,也是媽的命根子,媽不能沒有你,媽不能讓你有個三長兩短,否則媽去指望誰呀?你們年輕人血氣方剛的,常在一起對身體不好,不如你周一到周五就在南邊那間房裏子睡吧,周末你們可以同房。

  我一聽,臉嘩地一下就紅了,我突然想起某個小說裡,竟然和婆婆如出一轍。當時以為還是戲,沒想到這種事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其實婆婆這些話誰聽不明白呢?後來婆婆又說了些什麼我沒有聽見,草草地扒了幾口飯離開了飯桌,鐘寧在後面叫我的名字,說娜娜,就吃這麼點?我沒理他,徑直去了自己的卧室。

  我一躺到床上,淚水就下來了。那天晚上鐘寧吃完了飯又去洗碗,後來又陪婆婆看了一會兒電視才過來。見我的眼紅紅的,他就坐下來,笑着說怎麼了?媽也是為咱們好,順水推舟算了,今天是星期二,我去那邊住了。

  說著鐘寧就要卷鋪蓋走人。我一看火冒三丈,我站起來鐵青着臉指着門說,鐘寧,你今天要是走出這個門,我們明天就離婚!我想婆婆既然如此欺人太甚,也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婆婆聽見了,叫鐘寧去她那屋,一會兒鐘寧回來了,歡天喜地的,媽說讓從下個星期開始。

  那天晚上的事算是結束了。

  後來鐘寧果然聽了婆婆的話,周一到周五去南邊那間卧室睡。我暗地裡和他講理,但鐘寧只是一笑而過,他也覺得婆婆的做法有些可笑,但是他說媽老了,老小孩老小孩嘛,有些做法就和小孩一樣,你就寬容些好嗎,娜娜?我這才知道,對鐘寧來說,婆婆對也是對,錯也是對。

  我覺得自己都快崩潰了,每天下班我都有種如臨大敵的感覺,是的,我不願進那個家門,我甚至害怕進那個小區。

  我想也許到了分手的時候了。但是鐘寧依然故我。他也知道我不高興,但他只是假裝不知道。有一天我病了,半夜發起高燒。鐘寧發現後,不顧一切地把我抱到車上送到醫院。我很感動,在醫院我拉着他的手說,我求你一件事,我們搬出去住吧。鐘寧無奈地看着我,他說你知道這根本不可能,現在母親只有我了,我不能舍她而去。

  我搬出去的想法讓婆婆知道了,這一次她像是感到了危機,婆婆去求兒子鐘寧,說你是不是要和娜娜一起搬出去?那麼媽媽還有誰呀?鐘寧給我說這些的時候,他竟然說著說著就哭了,我說不出的難受,我知道他是為了婆婆而流的淚。我感到很絶望,我該怎麼辦啊?誰能告訴我?

  後記

  有人說,中國的許多母親都有“戀子情結”,其實這本不算什麼,也算正常。尤其對於寡母來說,含辛茹苦把兒子養大,在某種意義上講,兒子就是她生命的全部,是她生命的支撐,是她全部的精神寄托。而孩子在母親濃烈的感情中,也會産生依賴心理,自然也有些戀母情結。就像本文主人公對母親所有行為的“接受”和“寬容”,都體現了這一點。

  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一定的限度,超過了這個限度,事物就會變質。變質的“戀子情結”會直接導致婆媳關係的僵化。在這個關係中,“兒子”鐘寧其實起着決定性的作用,但是他卻沒有將這個作用發揮出來,如果他能做到對母親多一些“瞞”和開導,對妻子多一些“哄”和交流,也許一切會變得和諧而美好。

  同時,夫妻雙方都應該幫助老人培養更多的興趣愛好,讓她將自己的注意力適當地轉移到自己的個人生活中。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