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口述:小姨子坐我床上穿絲襪 我沒把持住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17日 17:46   北京新浪網

  閲讀提示:已婚的男人,心下總是暗存着小姨子情結的。小姨子比妻子更加可人的地方在於,距離産生的美,這距離,不太遠又不太近,恰到妙處。小姨子既非妻子式的熟稔如指,也非妹妹式的任性無度,更非情人式的甜膩嬌媚……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小姨子很漂亮,比我小四歲。岳母家在武昌,而她在漢口上班,來去坐公交車要近三個小時,很不方便,而我家離她單位走路只有十分鐘的路程,所以妻子特意在家裏給她收拾了一間房子,讓她長住我家。

  她在我面前總是大大咧咧的,有時弄得我很尷尬,她從來不叫我姐夫,而是叫我哥。有一次我們家來了客人,吃飯時別人就問她:漣漪,姐夫就是姐夫,你幹嘛總管你姐夫叫哥呀?

  她就咧着嘴說:什麼姐夫,好難聽,我們單位裡那些人都喜歡拿姐夫小姨子開玩笑,說小姨子姐夫被窩裡一家親什麼的。她說得大大咧咧,客人聽得瞠目結舌,我也弄得面紅耳赤。

  小姨子總喜歡穿那些暴露的衣服,有時手一抬,能露出二分之一的腹,腰一彎,能露出三分之二的背。我是個現役文職軍官,有時看不過眼了,就說她:“漣漪,你穿這身到單位就不怕別人說你呀?”

  她聽了就一瞪眼,“是你自己看不下去了吧?現在女孩不都是這麼穿嗎?”弄得我很沒趣,只好灰溜溜地走開了。

  小姨子就這麼像個小孩似的在我們家張揚地生活着,直到我們之間發生了一件很難啟齒的事情。

  那是個夏天的中午,妻子因為單位有事沒回來,我和小姨子一起吃了午飯后,我就去睡覺了。睡得半夢半醒時,突然覺得邊上有人,睜開眼一看,小姨子坐在床頭,正在往腿上套絲襪。

  我問她幹什麼?她說單位領導真是變態,下午有省公司的來檢查工作,大夏天的非要我們着制式套裝穿長襪,我哪兒有呀?只有借姐姐的穿。

  她坐得離我很近,香水味飄到我鼻子裡,窗外的陽光照在她雪白的腿上,纖毫畢現。我迷迷糊糊的大腦一下子沸騰了起來,我几乎是想都沒想就一下子把她捺在了床上,吻她,在她身上到處亂摸。

  漣漪開始給嚇呆了,等她明白過來了,就拼命地反抗,邊反抗邊說:“住手,你再不住手我給我姐說了!”

  我一下清醒過來,傻在了那兒。漣漪就勢擺脫了我,抓起衣服衝出門外,“咣”的一聲把我家的門狠狠地帶上了。我呆若木鷄,懊悔一下子湧上了心頭。我在暗駡自己,怎麼能對她這樣做!完了!

  漣漪和以前一樣,常來我家住了。她對我還是那麼隨隨便便的,除了盡量避免單獨和我在一起,好像我們之間什麼都沒發生過。我越是想裝得沒什麼,越是像在做賊,一天到晚心裏裝着事,人也恍惚起來,每次穿軍服時對着鏡子駡自己:配穿這身軍裝嗎?真不是個人!

  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小姨子正在做飯。她跟我說老婆今天接待客戶不回來了。吃飯時,我幾次想向小姨子道歉,都被小姨子把話題岔開了。吃完了飯收拾完了,她說天熱要去洗澡,我就忙躲進書房看書。正在心神不定時,聽見小姨子叫我:“哥,幫我把寫字台上的潤膚水拿來!”

  我聽了嚇了一跳,出了書房一看,天,衛生間裡冒着蒸氣,水嘩嘩地響着,小姨子洗澡竟然不關衛生間的門!我進退兩難地站在那兒,心“咚咚”直跳,緊張地直出汗,可這次的緊張與上次完全不同,這次的緊張,確切地說是怕,怕小姨子有什麼不良的衝動了。我正在那兒猶豫,小姨子又在那兒催了,“哥,你快點呀!我急着用呢!”

  我一咬牙說:“漣漪,你把衛生間的門關上,我把潤膚水放在門口,你自己拿吧!”

  她卻直催:“不!你給我送進來!”我有點不高興了:“漣漪,你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正常了?上次是我錯了,可你別把我真當成那種人了,我上次是一時失態!”這時,一件讓我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小姨子哈哈笑着從衛生間裡跳了出來,身上穿着整齊,腰上還繫著洗碗時的圍裙呢!

  我正要問她在搞什麼鬼,她卻詭秘地一笑,說:“給你講個故事吧,故事說的是有一個窮少年在一個教堂裡打雜,有一次他偷了教堂的銀餐具,事后他很后悔,把銀餐具偷偷地放回了教堂,但他總是感到自己犯了罪,每天忐忑不安。洞察了事情原委的牧師就故意出遠門,把少年一個人留在教堂,走時將金庫的鑰匙交給了少年。少年精心地守護着一堆金幣,沒有想過從中拿走一文。當牧師回來,少年把鑰匙交還給他時,再也不感到自責,他又成了一個高尚的人。”

  我立刻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沒想到我這個外表隨意的小姨子竟是個如此深知人心的女孩!小姨子見我明白了,對我說:“哥,開始我很生氣,后來看你那副難受的樣子,我細細一想,知道你也只是一時衝動,你別再想那事了,女人都是很敏感的,不然真讓我姐懷疑了,就會變成真的傷害了。你今天表現不錯,還是我心中那個讓我敬重的大哥!”

  小姨子從此在我心裏,真的成了我的親妹妹。多日之后我悄悄問她:“漣漪,要是那天我舉止失當,你會如何?”她睜大眼說:“一、會動員我姐和你離婚;二、你沒看見我當時手裏拿着一瓶防狼噴霧劑?!”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