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論壇

想脫單成功,先戒除對相親的心理阻抗

http://news.sina.com   2016年04月29日 02:38   北京新浪網

  我曾經有一搭沒一搭地給我身邊的單身男女保媒,就是做媒婆啦。

  這麼些年下來,我總算玉成了兩對。

  其中一對,我沒費什麼力,他們就是經由我認識的。我之所以把這對也作為我當媒婆的業績,是因為我算了下他們相遇的可能性,結果就是,如果沒有我,他們倆這輩子也不可能在任何轉角遇見——人群中只是看了你一眼就再難忘記你容顔的可能性都沒有。

  另一對成的,一開始,女青年有點不太自信,交往之初,總是帶着一倆閨蜜一起來約會,她似乎對親密有種恐懼感。男青年跟我反映了一下他的困惑,我還特別給做了些情感輔導,總算在一起了。

  還有一對,交往了不到半年,掰了。因為男方家長百度了一下女青年,發現了幾張她抽煙耍酷的照片,不依不饒一定要這倆分。阿西吧——不好意思,允許我说一句太子妃張芃芃的口頭禪。

  其他的,就都呵呵了,基本就見了相親那一次,然后——當然就沒有然后了。

  每個相親者都給我同一個理由同一種感覺:沒感覺

 

“沒感覺”这隻大筐

  作為一個有現代意識的新媒婆,我呢,作媒超級認真,每回都是仔仔細細核對雙方的條件匹配度,還盡量選擇一個有feel的相親之所。

  然后一聽到“沒感覺”這仨字,我就敗了。作為一個媒人,我聽這仨字都起繭子了。這就是好大只的一個筐,什麼有的沒的,都可以往裏裝,還秒殺一切理由。

  作為媒人,我知道,姑娘們小伙子們渴望什麼樣的感覺——

灰姑娘(白富美|至少美)與高富帥王子這種灰姑娘(白富美|至少美)與高富帥王子這種
泰坦尼克號上露西與傑克這種泰坦尼克號上露西與傑克這種
再或者是小白領金穎和彭澤陽這種再或者是小白領金穎和彭澤陽這種

  這幾款愛情相遇的模式,那種感覺,就像《心理月刊》當年的一個愛情卷宗所描述的:

  “時間停止了,是他!是她!我們曾與成千上萬的人擦肩而過,但,他/她出現了,愛情的暴風雨頃刻襲擊了我們。世界改變了,圍繞着我們的一切:天空,大地,樹木,街道,以及人,全都更加美善!……”

  但是,這樣的愛情相遇,一個要有水晶鞋,一個要上大郵輪,一個要去布拉格啊!它們都有一種不期而遇的偶然性,不早一天,不晚一分,讓你相信,這就是你的愛情傳奇!

  雖然弗洛伊德老爺子早就说了,愛情相遇不是偶然,其實你只會遇到你想遇到的那個人,你潛意識中已經存在的那個人。其實當年正是我操作了《心理月刊》那期愛情卷宗:

  “他(弗老爺子)認為,這是人類慾望的普遍規律。人們先是想象出未來伴侶的形象,然后才遇見他/她。早在童年時代,我們就開始在頭腦中描繪那個人,甚至具體到那個人的性格、面龐、體形等細節。在我們成人后,它就是一張愛情導航圖,當他/她出現在我們面前,他/她的形象就與我們潛意識裏的這張伴侶地圖興奮地感應。

  這就是為什麼,在茫茫人海中,我們的眼睛只會看見他/她像星星一樣在閃耀!同樣,我們的形象也可能在他/她的潛意識裏亮了起來!兩個潛意識的合謀就這樣完成了!這同樣解釋了從未謀面的他/她,為何會讓我們有似曾相識之感:我在哪裏見過你?!好像我認識你很久了!心靈是如此驚訝,我們的潛意識卻可能撇撇嘴:我不過是助你找到你早就認識的耶利亞!”

  而相親,其實各位相親者也都心知肚明,它的真相就是: 沒!感!覺!不浪漫就是它的先天不足!但是,大家卻偏偏要感覺!

  心理諮詢師宮學萍認為,我們對愛情相遇的期待中有一個必備的要素,就是意外:“我們心中渴望的愛是非設計式的,可是相親,完全是設計的,時間,地點,媒人,這種被安排的相遇,就失去了浪漫愛的想象。就是人還沒有見呢,什麼地方人,做什麼的,掙多少錢,有沒有房子等這些條件就框定了,哪裏還有意外。”同時,我們一上來就把“要不要跟他/她結婚” 這樣一個特別宏大的主題放在那裏,要在差不多短短的半小時之內做出決定,我們的大腦就只能不停地給對方減分:差評!差評!差評!

  我得说,對每一個去相親的人來说,一個放下,一個接受,特別重要。

  放下什麼?放下對理想愛情的幻想和轉角遇到愛這種相遇模式的浪漫想象;

  而要接受的,則是相親就是沒感覺的事實真相——這樣,不抱着在相親開始就要有感覺的期待,反而更可能在相親中和對的人相遇。

 

很多相親者對相親有偏見內心有阻抗

  一個女青年曾經一邊要求我給她介紹對象,一邊吐槽:“尼瑪我都淪落到要相親的地步了啊!”淪落!瞧這詞用的,這是對相親有多大的意見啊,對自己有多大的意見啊!

  學物理的,一定學過阻抗:

  在具有電阻、電感和電容的電路裏,對電路中的電流所起的阻礙作用。

  這個概念在心理學中也有:

  阻抗(Resistance),是指諮詢者在心理諮詢過程中,以公開或者隱蔽的方式否定諮詢師的分析,拖延、對抗諮詢師的要求,從而影響諮詢的進展,甚至使諮詢難以進行的一種現象。

  在相親中,我認為也存在着阻抗:

  就是來也來了,親也相了,可就是帶着一種消極的、愛成不成的小混混態度,不知道是要給誰一個交待呢還是怎麼著。

  嗯,好多相親者可能都意識不到自己對相親的阻礙作用,這一點,我覺得我這個媒婆沒有说錯。對相親的偏見和內心存在的這種阻抗,讓很多人錯失相親中發現一個值得愛的人的良機。

  “你要想找一帥哥就別來了,你要想找一錢包就別見了。碩士學歷以上的免談,女企業家免談(小商小販除外),省得咱們互相都會失望…… ”還記得電影《非誠勿擾》嗎?其中葛優葛大爺飾演的秦奮就是一認真相親的頑主,他見了性冷淡者、賣墓地的、炒股的等等奇葩女,還有一位肚子裏懷着別的男人的孩子想讓他做接盤俠的,但最終,他還是把舒淇演的笑笑姑娘給淘寶一樣淘出來了。

  我問過我一對特幸福的朋友:如果你們是相親認識的,你們會不會選擇對方?這個問題竟然讓這倆貨哆嗦起來:天啊!如果相親,我們絶對互相看不上啊!然后這倆貨當着我面就抱着啃起來,就是那種后怕啊幸虧啊的画風好嗎。

  你看,對相親有偏見,內心有阻抗,后果就是這麼嚴重。

  把偏見去了,把阻抗戒除了,也許能夠在相親中揀着幸福的大漏啊。

抱着好奇認識一個人

  有一個段子,说一外國小伙參加中國相親節目。

  女:婚后住哪?有房嗎?

  答:和奶奶、爸爸、后媽一起住,房是上世紀的。(10盞燈滅。)

  女:你幹啥的?你爸哪單位?

  答:我是大兵,我爸沒單位。(8盞燈滅。)

  女:結婚有寶馬嗎?

  答:馬車行嗎?(燈全滅。)

  主持人:你來自哪,叫什麼?

  小伙羞愧答:英國,別人叫我威廉王子。

  雖然是段子,損得也有點狠,不過很精準地呈現了相親的一個窘境,就是很多人用一些外在的條件作為阻抗,而不是去發現一個可能締結伴侶關係的人。正像心理諮詢師唐明所说,世俗所謂嫁得好,標準可能是條件,但其實,“兩個人締結的親密關係的成功,才是我眼中的嫁得好。”

  心理諮詢師宮學萍分析,相親,不排除有電光火石天造地設的,但最常見的,其實是無法給你帶來那種符合期待的感覺,很可能就是一個平均數,既不驚艷,但也不差勁。

  “所以我認為,一個對待相親的比較好的態度,可能是抱着好奇,我去認識一個人。就是這個相親認識的人,我可以去更深入地了解他/她,也許可以把他/她納入到我的小宇宙來。”宮學萍強調,別急着在第一次相親時就把那個宏大的“要不要跟他/她結婚”的決定做了,“你想一想:我們從戀愛到結婚要多久?即使不是相親認識的,我們都可能要經歷過很多很多的事情,很多的愛與被愛、欣賞與被欣賞、支持與被支持,很多個瞬間的體驗和感覺,才做出決定。”所以,大家把相親的目標降低到我今天又認識了一個新的人,也許會産生好的結果。

  “在我們的想象空間中,我們總以為有很多人。”宮學萍分析,“這個時代給大家一個虛妄的充盈感,我們手機一上線,啪,幾百人在,上千人在,好像其中適合我們的很多,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我們去認識一個適婚的人的概率蠻低的。所以我相信,在我們這個時代,相親會是一個很有前途的大好事情。”更積極地去看待相親,说不定會帶來意外的相遇。

 

相親之后,可就全在自己

  我們身邊,總有那種永遠在相親的主,相親幾十次不算多,百多次未脫單,甚至還有相了三百多次的。以我們的人生經驗,這就不是相親的事兒了,而是親密能力的事兒。

  《心理月刊》曾經做過一期《我們是媒婆》的專題。“相親看到的是年齡、職業、收入等表面的東西,而且在短時期內要作出決定,忽略了感情培養、積累、互動、發酵、沉澱的過程。”心理專家周振基说,“任何媒婆都解決不了原型匹配的問題。諸多因素形成的原型深藏於心,當事人说不明白,可能也不知道,一旦出現符合原型的人,意中人就出現了,符合彼此之間的原型,婚姻就穩定。自然狀態下容易找對原型,但相親節目、網站的條件和測試都有可能掩蓋這個問題。金錢、孩子教育、姻親關係、性、溝通,是婚姻是否穩定、質量高低的五大因素,而這些因素媒婆很難預測出來。”

  當時我們還採訪了大BOSS慕岩,他那時是百合網的聯合創始人、副總裁。他給我們講了一個他最難忘的個案:“男的很有錢,為了追求純真感情,填寫個人資料時就按照普通人的條件來寫,打算合適的時候再坦白,后來和一個白領談得很投機,准備進一步發展,這個男的就老老實實地说,網上的資料是我隨便填的,其實我有3家公司,在北京有6套房。女孩就自卑了,變得很冷淡,男的就把女的拉黑了。女的很傷心,又回去找他,重新注冊了一個號碼,加了那個男的,男的開始倒沒懷疑,雙方又約見面,約會后又把女的給拉黑了。”

  所以,和任何其它形式的相遇一樣,相親只是其中一條道路而已。作為媒婆,我們只能幫你到這裏了。之后的路程,就全在自己了。但像結婚五年有了五年之癢了(現在已經不是七年才癢了),出軌了,或者離了,可就怪不得我們媒婆了,我們可保不了這個。

  我現在很少做媒婆了,挺累的,不過遇到需要的,我還是有顆成人之美的心。不管是相親也好,參加社群也好,非常真誠地祝福渴望脫單的男女青年猴年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作者:安娜  原文標題:一個“媒婆”給相親者的建議:想要猴年脫單,先要戒除對相親的心理阻抗  本文有所刪減)

文章來源:微信公衆號——十分心理(shifenxinli)。十分心理是《心理月刊》創始團隊重新出發,創建的家庭與個人成長支持平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