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對孩子“戒吼”實驗 150對家長參加無一成功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22日 21:19   北京新浪網

資料圖資料圖

  一位吼叫媽媽的反思

  “跟孩子相處時,以往太急躁,沒有發現孩子有很多奇思妙想,因為我的急躁,錯過了很多風景。換個方式,可以變得很動聽!”

  今年3月開始,一次家長對孩子全面“戒吼”的實驗在成都發起。這項實驗要求家長們加入微信群,加入之初每對家長需交30元激勵金, 按照規定,打卡滿30天(戒吼30天)的家長可取回30元激勵金。

  迄今為止,“戒吼”實驗已開展三期,每期持續30天,已有150對家長參加。結果,沒有一位家長能夠成功完成每天的“戒吼”打卡。

  今年4月底,一份調查顯示:全國超89%的家長教育孩子時都會吼叫,四川屬於吼叫的第二梯隊。與此呼應的是,“戒吼”實驗呼籲家長改變數十年的生活習慣,提升自控力與自我反省意識。

  失敗

  30天不對孩子吼叫 150對家長無一成功

  5月18日,成都人徐炎手機上名為“全力吼叫,不如溫柔擁抱”的微信群,時不時有新消息提示,來自陝西、四川、遼寧、湖北等地家長網友在群裏交流“孩子注意力不集中”的教育問題。這個微信群建立近3個月,已經成為150對父母轉變教育方式的“一根救命稻草”。

  從今年3月到5月,在一家教育機構培訓任職的徐炎發起的“全力吼叫,不如溫柔擁抱”活動已經進行了3期,30天戒吼,線上打卡滿一個月的家長,可以取回當初入群的30元激勵金。

  在徐炎看來,30天讓自己成長為全新的樣子,有無限可能。她本身從事教育行業,深知冷暴力對孩子會造成何種影響,“如果有一台攝像機,記錄下我們對家人發脾氣的瞬間,你還想看看自己的樣子嗎?一句惡語,同樣會將他們置身於孤單無助的境地。面對孩子,父母最大的職責所在就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努力理解他的所想所為,以他樂意接受的方式,對他的成長進行引導。”

  3期下來,150對家長參加打卡活動,以媽媽為主,從事教育、醫療、商業、技術等各個領域。其中有全職媽媽,也有職場媽媽,他們的孩子有獨生子女,也有二胎寶寶。最小的孩子僅3歲,最大的則有13、14歲。

  而這一次關於家長和孩子的實驗,打卡結果出乎意料:3期下來,150對家長中沒有一對完成打卡任務。失敗的原因則多種多樣,有人因為繁忙工作,有人因為自控能力太差,還有人是已然改變不再打卡。不可否認的是,几乎所有家長都自稱在30天的教育實驗裏得到反省:反省自身,反省伴侶,反省過去的教育觀念,反省自己的控制能力,甚至過去幾十年的教育理念都在這30天中被完全推翻--“有理不在聲高”,這句老話又一次彰顯其作用。

  成功

  想吼就去洗冷水臉“冷靜” 兒子也不磨嘰了

  今年3月份,鄧女士參加了這次實驗,“我此前的教育方式有問題,教孩子效果適得其反。”鄧女士的大兒子8歲半,每次做作業會比較磨嘰,甚至半小時只寫10個字。聽到同學推薦,鄧女士參加了活動。

  一開始,容易控制不住,“我就自己捏拳頭,或者去洗冷水臉讓自己冷靜下來。”鄧女士按照推薦的方法,不對孩子吼而是跟孩子約定時間,一旦超過再讓孩子來说怎麼辦。

  “慢慢控制脾氣大概半個月左右,我覺得效果很好,先生和孩子都说媽媽改變很大,也更聽得進去了。”鄧女士記得,過去吵架時孩子會反駁说“一切都是跟媽媽學的”,現在也改變了。

  “現在,兒子積極主動去做哪些作業是需要完成的,速度提高了七成。”鄧女士很是高興。因為一次偶然出差沒有打卡,但3月份的實驗效果現在也在延續--她再也沒有吼過孩子,“對待兒子的教育方式,我也准備對待小女兒身上,不會吼叫,溫柔擁抱。”

  來自雲南的葉女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她很后悔在參加第二期活動時放棄了打卡,“大概只簽了十幾天,工作忙是一個原因,有時確實是沒忍住。”

  葉女士的女兒熙熙快上一年級了,但總是沒有辦法正確書寫稍微複雜一些的漢字,比如自己名字裏的“熙”字,“教過不知道多少遍了,總是寫錯,吼了她,她還頂撞我。”效果確實有,之后的日子裏,葉女士了解了如何換個角度和自己的孩子交流,女兒小熙熙的反差也很明顯:偶爾和家人發生衝突時,她再也不會選擇無禮的頂撞了。

  數據報告

  超89%家長都會吼孩子

  事實上,吼叫難題並非這150多位父母的“專利”。今年4月底,國內知名在綫教育平台在調研了59861份家長問卷、1058296份學生問卷后,做出關於“家長吼叫孩子”的數據報告。

  反思

  沒有吼叫之后,家也變得“溫柔”了

  每一天的打卡過程,都是家長對親子關係的反思過程。

  3月16日深夜,“沒有吼叫,我發現我變溫柔了,家也變得溫柔了。”明顯感覺到家庭變化后,孩子媽陳冉忍不住寫下感悟。在她看來,孩子爸工作繁忙而盡責,“想盡辦法陪伴孩子,陪伴老婆。”陳冉過去很焦慮,關注點始終集中在孩子成績上。她開始反省自己,“我到底要孩子變成什麼樣?這樣一味讀書的童年快樂嗎?”為此,她首先改變自己,“對孩子不滿足,其實是對自己的不滿意,我到底要自己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喜歡看到自己溫柔的樣子,那樣很美!”

  3月20日,孩子媽許萌開始懷疑自己,“跟孩子相處時,以往太急躁,沒有發現孩子有很多奇思妙想,有很多主意和見解,因為我的急躁,錯過了很多風景。”許萌相信,“換個方式,可以變得很動聽!”

  還有很多家長在積極考慮對策--有“積分獎勵法”,通過家庭獎懲制度,得到一定分數后兌換禮品;也有“走心泄氣法”,通過寫信、談心的方式來解決紛爭;還有“換位思考法”,將心比心。

  觀點

  溫柔?強硬?

  應有一個準則

  如何看待“打卡戒吼”的方式?著名教育專家紀大海表示,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说,這種方式對那些脾氣較為暴躁的家長來说有一定效果。從孩子成長的角度來说,則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如過一個孩子有非常不正常、不規範且嚴重的行為,家長此時仍然保持一種溫和態度的話,未必對孩子起到很好的教育效果;如果是一些小事,家長控制情緒是正確的。總體來说,家長何時溫柔,何時強硬,應該有一個準則、底線,這個準則和底線就是孩子所犯錯誤是否嚴重,是否觸犯了底線。”

  “從方式來说是值得提倡的。”長期從事未成年人保護和心理教育的成都壹心公益發展中心理事長、心理學家張小瓊表示,孩子的每一個言行,都是對外界的一個探索過程,“如果採取”吼叫“的方式,讓孩子在不明就裏中先産生了恐懼,這對孩子心理成長、個性探索、人格形成,與外界的關係都會産生負面影響。”

  (應當事人要求,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來源:成都商報、中國網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