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秋節:少年的歡愉,中年的焦慮,老年的渴求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03日 01:50   北京新浪網

  文章來源於微信公衆號:姬鵬

  過節並不意味着節奏放緩,反倒是打破日常,進入一種應接不暇的洪流。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被文化和人情固化下來的中秋節,儼然已經成為國人生活中較為重要的一環。過去交通閉塞,經濟緩慢,活動半徑比較小,“團圓氛圍”的感受或許並不凸顯;反倒是物質匱乏,人們比較期待收穫季節的“吃喝氛圍”。

  現在的人們,“吃喝氛圍”已經不再作為節日的重要標配。更在乎,過節的時候家人能不能團聚。年輕人都遠走他鄉,為理想和生活奔命,一年之中能團聚的日子少得可憐。老人們對於這種節日的渴求,也僅僅出於對兒女的期盼。一年一度,對少年而言總是歡愉,對長者而言就是一種對人生的又一次感嘆。

  一:只關心食物和傳说的少年

  不管那一個時代的少年,中秋節對他們而言,就是美味食物和驚險傳说的大薈萃。他們不青睞大魚大肉,卻是名副其實的糖食主義。他們不太關心文化精髓,卻硬要在各類傳说中找到自己的影子。都说少年歡愉,不知愁滋味,可真正懂得少年美好的時候,卻早已一把年紀。

  中學時代,不懂世事,卻裝作異常老練。學着海子的腔調,關心糧食和蔬菜,可惜家裏的柴米油鹽,從來都是老人們的範疇,少年們碗都不曾洗過幾回,關心的盡是自己躁動的青春。至於海子所说的“海景房”,地皮早已不同往日,能租得起就算是不枉青春,至於“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這種光景,早已在“面朝人海,前途迷茫”的喪性中被死亡。

  说到底,少年還是好。中秋節可以吃月餅,一口氣吃下三四個沒問題。不用關心房價漲跌,不用關心老闆臉色,不用關係父母身體,不用關心愛人情緒,總之自己過得好,就總能在中秋節裏大勝而歸。说到底,過節過孩子,人類真是個偏愛新生代的物種,所以才一直向前。

  二:夾在兩代人之間的中年焦慮

  生自己的和自己生的,終歸是每一個人最柔軟之處。不能拒絶、不能迴避、不能漠視。如中秋節這種節日裏,中年大叔向來是比較焦躁的,眼看孩子就要長大,面臨各種升學,就業,成家的問題。眼看父母就要變老,同樣有養老,養病,送終的問題。

  面對一桌子菜,滿心歡喜之時,卻透着幾分不安。孩子吃的越香,玩的越開心,老人頭髮越花白,話越稀少,就越感到生活的彼此相抵。新生代帶來的生機和老一輩留下的消沉,或許是中年人最難承受的一面。

  他們捨不得這種場面的終結,卻又不得不被生活再一次撕裂,走向更遠的地方。外人看到的終究是美好,那些路上荊棘,人情的冷暖,終究只有自己知道,一場短暫的團聚不能改變什麼,卻終將留下不舍,中年的焦慮很多時候,就是那種難以回去的故鄉感和家園情,他們在那裏停留過,卻終將活在回憶裏。

  三:老年的孤獨終將不可迴避

  人老最怕過節,尤其還面對的都是些新生代的孩子,自己坐在桌子的C位,看着自己的子孫們透着喜悅,卻不免有些傷感。或許是太開心,或許是怕這種場面越來越少,總之各種情愫會湧上心頭,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真的不好说。

  他們嘗過太多日常的孤獨,本來已經習慣這種日子。可是,中秋節還是喚回他們對生活的一點渴求。然而用不了幾日,氣氛終歸平靜,孤獨終究是常態,老人們只能在夕陽裏呢喃,在路口邊張望,即便都是徒勞的,也要在自我感動中期盼。

  人終其一生,還是孤獨的。情感依托,精神支柱,物質保障,這些旁外的因子終究離我們而去,就如老人眼裏的中秋節一樣凄涼。

  是的,每一代人都有相應的時代,每一個階段都有人生的枷鎖。一場被濃縮的節日終將會平息,能激勵我們的大抵就是生命中可以承受的重量。

  一場中秋節,聚不出長久,也丟不得禮數,該做得一件不少,該忙碌的終究在日常。這大概就是當代人最難逾越的金綫。

  原創文章,謝絶轉載,首發微信公衆號:qingnianxuejia。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