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胡舒立卸任財新總編輯 但她仍是“最危險的女人”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9日 00:49   北京新浪網

  胡舒立卸任財新總編輯 但她仍是“最危險的女人”

  來源:微信公衆號“布老爺”

  趙樹人

  2018年新年的第一天,第786期《財新周刊》出街,胡舒立的名字悄悄從雜誌版權頁的名單裏消失。

胡舒立卸任胡舒立卸任

  “中國最危險的女人”從傳媒出版物的采編名單中消失,這在過去32年裏還是第一次發生。2018年1月1日當天,財新內部郵件公佈了人事調整通知。胡舒立卸任財新傳媒總編輯、《財新周刊》總編輯,接任者是王爍。

  但這不意味着“最危險的女人”將就此退休,卸任總編輯后,胡舒立將繼續擔任CEO及社長之職,負責財新的業務轉型、戰略發展和重大決策。只不過,屬於“總編輯胡舒立”的時代已經結束,CEO胡舒立有了新的事業重心。

  1953年出生的胡舒立,今年已經65歲。在過去30多年中國的傳媒語境裏,胡舒立,代表了一種特殊的符號——她因洞察言論自由的邊界而成名,又以其傳媒精英的形象和能力鶴立鷄群。

  有心的讀者往往好奇她所率領的團隊所創造的各種奇跡,比如在國家通訊社發布某高官被查后僅29分鐘,她所在的媒體就能發表了一份內容詳盡,細節充沛的長篇調查報導。又比如她所在的媒體經常觸碰各種看似相當危險的禁忌,但卻總能在與監管者的博弈中保持安全。

  這種能力,即源自其無可複製的經歷,也與她本人強大的性格和能力息息相關。從1985年在《工人日報》期間與時任廈門副市長建立良好關係,到1992年在《中國工商時報》時對當時“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那群年輕人的連續報導。早年建立的強大的關係不僅為她提供了信息,也培養出她異於常人的,對邊界的摸索能力。

  這些傳奇的經歷讓人好奇,來自不同地方的傳聞也將胡舒立描繪的神乎其神。這包括猜測她背后的人物,她的婚姻,以及她與各路商業巨子的交集。

  曾經有外媒對胡舒立的身世和成長感到好奇,但這個兼具傳媒世家與紅色血液的女人卻堅持認為,人們高估了她和權力的接近程度。“我不知道他們的生日,”她说,“我是一名記者,他們也把我當作記者對待。”胡舒立的丈夫苗棣,是中國傳媒大學的教授,他們相識於中國人民大學求學期間,在1982年結婚。

  短髮、小身材、健談、好鬥,作為中國最著名的媒體人之一,胡舒立的在這個國家最頂尖人群中的輪廓獨一無二。她被稱作一個無可救藥的扒糞者。

  今天來看,她的經歷無可複製,其中雖然有家族天賜的敏鋭性格,但更多是游走在邊界之上的能力和決心。

  今天盡管已65歲,胡舒立依然充滿活力,思維敏捷,聲音洪亮,着裝精緻,並時常身處這個國家最重要的新聞一綫。在卸任前,她還主導完成了財新傳媒的重大商業轉型:全面收費,推出498元/年的收費産品“財新通”。她定下了財新未來的方向,然后在花甲之年,將意義深刻的總編輯職位,傳給了王爍。

  從1998年加入創辦《財經》,王爍與胡舒立共事了20年。在《財經》期間,他曾擔任執行主編,主導過多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報導,如《基金黑幕》、《銀廣夏陷阱》等。2009年,作為胡舒立團隊的骨幹一起創立了現在的財新。

  而與胡舒立相比,王爍是個典型的知識分子。他的聰明天賦從他日常更新的文章裏可窺一二。但在胡舒立的光芒之下,王爍還沒有形成屬於自己的鮮明符號。

  紐約客的報導《禁區》裏曾寫到過王爍。胡舒立決定給自己的高層編輯們換一身新衣服,她召來了一個裁縫——

  “這裏看上去太寬鬆了吧?”37歲的執行主編王爍正在試一套精緻的灰色條紋上衣時,胡舒立拉着衣服的腋下说。被老闆戳着自己身體的王爍展現出茫然忍耐的表情,這種表情我在被放進浴缸的狗身上看到過好幾次。

  “已經很緊了。”王爍提出抗議。

  “他已經感覺很緊了。”裁縫说。

  “繼續!”胡舒立说,“想想電影裏的007。就要那樣!”

  后來,胡舒立將王爍打造成了僅次於她自己的財新KOL,為了成為更合格的接班人,王爍陸續獲得“全球青年領袖”、“傑出機構新聞貢獻奬大奬”、“耶魯世界學者”,還在財新網開設了付費課程《王爍學習報告》。在朋友圈,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曬娃狂魔,也喜歡發表觀點,分享經驗,還經常毫不客氣地對炒襲財新報導的同行們指名道姓破口大駡。

  而胡舒立,几乎不在朋友圈或微博上公開發表評論。她有着與王爍完全不同的影響力。

  在一部分人眼中,王爍是個體面的贏家,他每年列的閲讀書單也深受追捧,但書單裏從來沒有出現過小说。哲學系出身的王爍,始終無法突破工具理性。作為領導,他的工具理性讓他與同事和下屬相處時有些不近人情。

  現階段的財新,除了經營層面的選擇,人心又一次異常重要。

  作為CEO的胡舒立,今后將負責財新的業務轉型、戰略發展和重大決策,這個重大的決策顯然是指全面付費的探索,這是她新的重心。

  是的,有質量的新聞報導不應該是廉價的,財新的政治經濟報導的風向與細節在國內几乎沒有競爭對手,網友戲稱,財新的報導應該按知識點收費:看一個正部級的知識點50,副國級100,正國級200。

  但是,這是在中國,培育一個付費市場異常艱辛。盡管在外界看來財新的定位很明確:“社會精英與財富階層看的雜誌”,甚至可以说,財新就是寫給幾萬人看的:政府、金融機構、企業高層們。但媒體不會放棄更廣泛的影響力,至於付費之路具體怎麼走,或許連胡舒立也沒有想好,産品的設計決策層仍在探索,思路也在反復,比如要不要追求用戶量,要不要單篇付費。

  今天的財新也在調整自己的産品形態,最近的更新已經允許客戶單篇付費閲讀。他們依然堅持着高質量內容應有姿態,但也開始學習如何更好的適應用戶,畢竟《紐約時報》也有按月付費,《經濟學人》也在變得有趣。

  從財經時代的銀廣廈騙局、SARS、誰的魯能,到財新時代的周永康紅與黑、谷俊山、奢侈動車、安邦……不用懷疑的是,短期內的財新,仍然是“胡舒立”標籤的財新。

  在胡舒立光芒之下成長的王爍,能成為財新的新領袖嗎?

王爍,能成為財新的新領袖嗎?王爍,能成為財新的新領袖嗎?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