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兒媳棄上萬月薪照顧痴呆症公公:2小時3次換洗褲子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0日 19:12   成都商報

  原標題:還鄉孝媳這三年 喂飯洗澡理髮…讓公公活得有尊嚴

吳桂英給公公喂飯吳桂英給公公喂飯
給公公穿鞋給公公穿鞋

  1月9日儀隴縣大埡口村,吳桂英幫公公脫襪子換洗,因為公公常常不受控制,婆媳倆只好用繩子將他的手控制住。

吳桂英幫公公清洗糞便吳桂英幫公公清洗糞便
吳桂英幫公公換褲子吳桂英幫公公換褲子
吳桂英清洗衣服吳桂英清洗衣服

  他們(公婆)老了,這個時候最需要我們,我們做兒子兒媳的,不能為了掙錢就不管他們,這也是做兒女的本分。

  公公雖然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了,但還是要讓他活得有尊嚴。

  患上老年痴呆症后,82歲的謝仁貴變得像個一兩歲的孩子。吃飯,需要有人端着碗滿院子追着他喂;換衣服,要事先防他亂打亂動;無法控制大小便的問題,就更難了。家中三女一子,按照農村的習俗,嫁出去的女兒最好不喊回來。合計之下,同樣抱病在身的謝仁貴妻子何作珍給遠在深圳的兒媳婦吳桂英打了電話。

  彼時,吳桂英在深圳做“月嫂”。工齡四年、技能優秀、為人和善,這位“金牌月嫂”當時的月薪已超過12000元。但她還是主動提出,由自己回老家照顧公公。辭職回鄉照顧公公三年多來,她覺得自己每天的工作,像是母親照顧小孩。不同的是,真正的小孩會很萌很可愛,這個“老小孩”不僅駡人還打人,但作為“母親”,你卻不能吼他,打他,“他們老了,這個時候最需要我們。”

  患病公公

  生活無法自理,忘掉了所有親人

  不到兩年,謝仁貴就忘記了回家的路和熟悉的鄉鄰,甚至朝夕相處的親人,也被記憶的橡皮擦從腦袋裏抹去。

  記憶,是7年前被陸續抹掉的。那時的他,時常胡言亂語,喜歡和鄰居爭東西,總認為別人的東西是自己的,才说過的事情轉眼就忘記了……后經醫生檢查,他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但藥物未能成功阻止老人的情況繼續惡化。

  到2013年底,謝仁貴開始無法順利地進行語言表達,也無法自己吃飯上廁所,開始記不清楚身邊的人是誰,空間辨析能力也喪失了,出門后很難找到回家的路。妻子何作珍目睹他一天天變回“老小孩”,記不清自己在多少個夜晚打着手電筒將走失的丈夫找回。

  “他(老伴)什麼都不知道了,智商就像一兩歲的孩子,什麼都要人照顧。”在老伴完全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最初半年,患有胸膜炎疾病的何作珍試圖獨自承擔這一切,不想給兒女添麻煩。但她很快就感到吃力,每次替老伴換洗衣服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驗。“他不讓你給他換,要動手打你,用腳踢你,還要駡你。”

  何作珍说,丈夫原來很愛乾淨,她不忍心大小便失禁的老伴穿着一身臟衣褲,在為了給老伴換衣服被多次踢打之后,她開始請村裏的男村民幫忙,每換一次衣服50元。

  隨着日子一天天過去,何作珍越來越感到照顧老伴力不從心,她開始琢磨是否該請個人專門照顧老伴,但她很快又猶豫起來:“請的人畢竟是外人,照顧起來也不會那麼周到”。

  是時候通知兒女們回家了。2014年夏天,何作珍陸續給3個女兒和兒子打電話,商量由誰回來照顧老伴。

  孝順兒媳

  放棄高薪回老家 照顧公公盡兒女本分

  接到婆婆的電話時,吳桂英還在深圳當“月嫂”。當時,她的月薪已從8000元漲到12000元甚至更高。但她還是主動提出,由自己回老家照顧公公,她曾到專業的保姆培訓學校接受過育嬰、月嫂、老人護理等技能培訓,照顧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公公,兒女一輩中沒有人比她更合適,“婆婆年紀也大了,我們也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裏照顧公公,萬一她再出事咋辦。”

  2014年7月,吳桂英放棄深圳的“月嫂”工作,回到儀隴縣立山鎮大埡口村老家,專職照顧公公,臨行前多位朋友勸她,“外面工資這麼高,就這樣回去了很可惜”。但她覺得,“他們(公婆)老了,這個時候最需要我們,我們做兒子兒媳的,不能為了掙錢就不管他們,這也是做兒女的本分。”

  “當初回家照顧爸爸,是她主動提出來的,這幾年真的辛苦她了。”目前仍留在深圳上班的謝和俊说起妻子吳桂英滿心感激。他说,妻子很體貼家人,這些年從沒和家裏人紅過臉,受妻子言行影響,兩個已成年的兒子對長輩也很孝順。外出打工多年,他目前就職於深圳一家國企,薪水足以養家。

  今年47歲的吳桂英说,自己也有過尷尬的時候,比如说給公公洗澡。“畢竟他是公公,我是兒媳婦,怕別人笑話我,但轉念一想,只要有良知的人,都不會笑話,我總不可能讓上了年紀的婆婆來做這些。”吳桂英说,因為公公現在的樣子就像一個小孩,自己每次就想到是在給一個小孩子洗澡,漸漸就不尷尬了。

  村民們發現,自從吳桂英回來之后,謝仁貴平時穿的衣服乾淨整潔了不少。村民周益伍说:“她把老人確實照顧得好,這個沒啥说的,沾滿屎尿的褲子,她都是自己拿去洗,換到其他兒媳婦遇到這樣的爸爸(公公),有幾個能做到這樣子?”

  “都说‘久病床前無孝子’,但她這3年來將公婆照顧得無微不至,是我們這裏出了名的孝順媳婦。”大埡口村支書黃坤说,去年,村上還開會號召村民們向吳桂英的孝心學習。

  悉心照顧

  喂飯理髮洗澡…… 一件臟衣服要洗4遍

  剛回老家時,吳桂英就買回幾箱成人尿不濕和尿片,這樣可避免每天頻繁為大小便失禁的公公換洗衣服。但公公每次都會偷偷將尿不濕或尿片扯掉玩耍,家裏至今仍剩兩箱尿不濕,但公公的換洗褲子已增至30條。

  吳桂英说,平均每天要為公公換兩三次衣服,清洗臟衣服會經過4道工序:先拿到魚塘初洗、再拿回家用洗衣粉清洗、開水燙消毒、再次清洗,“如果他(公公)穿得很邋遢,別人肯定會说兒子兒媳沒有將老人照顧好。”

  公公不吃稀飯、麵條,每頓都是乾飯加菜,一頓飯量是3兩左右。每天,吳桂英會像當年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端着碗滿院子追着給公公喂飯,因為公公不會老老實實坐着,吃飯時會不停地走動。

  每隔一兩天,吳桂英會找來木頭屑、柏樹枝、硫磺、香料等材料堆在公公卧室門口,通過煙熏進行房間除臭。家裏的電線開關、插綫板也由丈夫重新調高位置安裝,避免公公去撥弄發生觸電意外。每隔一段時間,吳桂英還會替公公理髮刮鬍子。

  去年,吳桂英在緊靠公路邊的一塊空地上建好新房,特地為公公准備了一個房間。但婆婆何作珍最終不同意讓公公到新房居住,因為屋門口就是公路,容易被車撞到,但又不能成天將他關在家裏。婆媳最終決定,還是繼續留在老房子照顧公公。

  兩年前,在公公最后一次從家裏走失后,吳桂英找工人在通往自家的三條小路路口分別裝上一道鐵柵欄,這樣,公公每天可以在鐵柵欄內的小路上活動,也不用擔心走失。

  吳桂英说,自己每天都會讓公公吃了飯就到外面走路活動一下,“這樣對身體會好一些”。

  特寫

  兩小時三次換洗褲子

  公公轉圈 跟着沖洗

  大埡口村位於儀隴縣立山鎮,每天早上7點左右,吳桂英就要起床做早餐,但公公大多數時候會睡到中午時分才起床。

  1月9日,經歷幾天的雨雪天氣后,大埡口村終於迎來暖陽。因為上午到鎮上辦事,吳桂英中午時分回家時,公公謝仁貴才起床。在伺候公公喝過開水后,她又進廚房端來先前放在鍋裏用熱水保溫的早飯,碗裏盛有三兩米飯加肉絲和藕片。

  謝仁貴像個孩子一樣站在院子裏,看到吳桂英端着飯碗過來,嘴裏開始發出“嗚嗚”的聲音,似乎是餓了,但當兒媳給他喂飯時,他卻不停地緩步走動。“不要走,就在這裏吃。”吳桂英的話似乎沒有用,她只好跟着公公的步調,在院子裏一邊走一邊喂。一旁的堂嫂劉碧瓊走過來,用力拉住謝仁貴的手臂試圖讓他坐回椅子上,但失敗了,“他的勁很大,拽不動他”。

  “遭了……”就在喂飯快要結束時,公公身上散髮出來的臭味讓吳桂英覺察到,大小便失禁的公公又弄髒褲子了。乾淨的衣服此前就已准備好,婆婆何作珍雙手緊緊抓住老伴的右手臂,吳桂英則趕緊脫掉公公左手臂的衣服,之后再用同樣的方式替公公換上乾淨的上衣。

  但接下來,替公公換褲子就異常麻煩。“必須用繩子把他的手綁着,不然他不讓你脫他的褲子。”吳桂英和婆婆用一根繩子系住公公的雙手腕綁在屋檐下的柱子上,然后快速替公公將臟褲子換下,再用熱水替公公沖洗弄髒的雙腿。公公試圖解開繩子未果,便圍着柱子轉圈,吳桂英就跟着一邊轉圈一邊給公公沖洗。

  “今天還好,沒有怎麼反抗,沒有打人駡人,以前不得行,就是換上衣,也非要用繩子把他的手綁住才行。”何作珍覺得老伴今天的表現很不錯。劉碧瓊猜測:“可能是因為這裏有生人(記者),他就看生人去了,沒管你們給他換衣服。”

  天太冷的時候,吳桂英會把公公帶到后院避風處換衣服,這裏的牆壁上並排安裝了兩個間隔約1米的拉環,可以將系住公公手腕的繩子套在拉環上。“這些都是經驗總結出來的,之前也想過讓他睡在床上換,但他不得睡,打得還凶,實在沒辦法才想出這個法子。”

  就在吳桂英還未將公公剛換下來的臟衣服清洗完時,原本在屋前小路上溜達的謝仁貴又因大便失禁弄髒了褲子。兩個小時內,謝仁貴先后因為大便失禁換了三次褲子。

  “每天都要換幾次,她(兒媳)每次看到弄髒了就要來給他換,有一次她有事出去,回來發現老頭子把換下的臟褲子丟到水缸裏去了,你说氣不氣人?”何作珍说,即便如此,她沒有聽到兒媳婦駡過老伴一次。

  對話

  兒媳:

  “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了,但還是要讓他活得有尊嚴”

  成都商報:當初選擇放棄月薪上萬的月嫂工作,回來照顧公公,猶豫過沒有?現在后悔不?

  吳桂英:沒啥猶豫的,他們老了,這個時候最需要我們,我們做兒女的,不能為了掙錢就不管他們,這也是做兒女的本分。再说,兩個孩子都已經工作了,家裏經濟壓力也沒那麼大,我就回來了,也沒有后悔過。

  成都商報:回到老家后的生活是怎麼過的?

  吳桂英:每天就是照顧公公,衣服臟了就給他換,還在家裏種了點莊稼,種了一片果園,老公在外面上班,兩個兒子也在上班,經濟上還過得去。

  成都商報:平時最大的擔心是什麼?

  吳桂英:如果有事外出(就會擔心)。怕婆婆一個人在家裏照管不過來,畢竟她年紀這麼大了,萬一怎麼樣了,每次出去的時候,我都會給鄰居和堂嫂打招呼,讓他們也幫忙照管一下。

  成都商報:你現在很少回娘家?

  吳桂英:娘家也不遠,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回去,但不在娘家過夜,只要(婆)家裏有事,馬上就能趕回來,那邊(娘家)爸爸也说我(照顧公公)做得對。

  成都商報:如何看待周圍人對你“孝順兒媳”這個評價?

  吳桂英:我就覺得自己做的都是應該的,他們過去帶幾個孩子辛苦,現在老了,該有人來照顧他們。公公生病前是一個極其愛乾淨愛面子的人,雖然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了,但還是要讓他活得有尊嚴。

  成都商報:將來有什麼打算?

  吳桂英:如果公公走在我前頭,我也不會出去(打工)了,畢竟婆婆年紀這麼大了,也需要人照顧,那時候我就帶着她到外面到處去轉轉。

  對話

  婆婆:

  “天底下應該很難找到這樣的兒媳婦了”

  成都商報:你覺得兒媳婦這個人怎麼樣

  何作珍:(笑)我沒得文化说不來,但天底下應該很難找到這樣孝順的兒媳婦了。

  成都商報:你覺得她把老伴照顧得怎麼樣?

  何作珍:很好,這個兒媳婦文武雙全,一個女人能做到這樣子,很好了,這幾年照顧他(老伴),臟衣服都是她拿去洗,從來沒讓我管過。

  成都商報:這些年,你們婆媳之間是怎麼相處的?

  何作珍:她到我們家來,從來沒跟我們紅過臉。有時候她忙我就去煮飯,煮得不好吃,她也说好吃。(吳桂英事后悄悄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婆婆對兒女們也很好,以前她和丈夫每年從外面打工回來,如果看到端出來的菜很少有人夾,婆婆就會偷偷進廚房重新炒一份菜端出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