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奧普拉:首次演講年僅2歲 曾遭表哥性侵犯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4:18   北京新浪網

奧普拉-溫弗瑞奧普拉-溫弗瑞

  奧普拉·溫弗瑞,黑人女子,美國脫口秀主持人,世界級名嘴。已過知天命之年,長相平平,體重近二百磅,終日苦於減肥,一生與漂亮無緣。她主持的脫口秀節目在一百多個國家播出,並且連續十六年穩坐美國日間電視談話節目的榜首。

  除了電視節目主持人,她還是娛樂界明星、商場女強人、慈善活動家、億萬富婆。從身無分文、窮困甚至墮落的黑人孩子到坐擁億萬財富的世界名流,她的人生經歷感動和激勵着無數人,對全世界的觀衆來说,她就是美國精神與創業成功的典範。

奧普拉-溫弗瑞奧普拉-溫弗瑞

  “灰姑娘”的悲情童年

  嚴厲的外祖母

  1954年1月26日,在美國密西西比州的考斯休斯考鎮,才十八歲的未婚母親弗尼塔生下了私生女奧普拉·溫弗瑞。與她的出生一樣,“奧普拉”這個名字也是一個意外。當時,家人根據《聖經》給她取名奧珀(Orpah),但助産士在寫出生證時將第二和第三個字母進行了對換,由此她擁有了一個世界上絶無僅有的名字:奧普拉(Oprah)。

  奧普拉出生后,母親便到密爾沃基當洗衣婦去了,把她留給了嚴厲的外祖母。外祖母對她十分嚴厲,做錯一點事情都要懲罸,挨鞭成了奧普拉生活的一部分。

  外祖母在宗教上十分虔誠,大部分業餘時間都花在了教堂裏。奧普拉一兩歲時,便常常被她帶到教堂裏。除了宗教,外祖母最喜歡的事情就是閲讀,所以蹣跚學步時的奧普拉就學會了讀書,並會背誦《聖經》中的許多章節,使她在當地小有名氣。

  因為在家裏管教極嚴,所以小小的她把教堂當成了發表自己心聲的一個好機會。這個早熟的孩子第一次演講時才兩歲,她在鄉村教堂致歡迎詞中講述“耶穌誕生於復活節”的故事,教民們大為驚訝,不少人稱她是天才。這也為她日后從事主持人工作打下了很好的“童子功”基礎。

  當祖母把她送進幼兒園時,奧普拉竟然寫張便條給老師,列舉一堆事實證明自己可以直接讀高一個年級,倍感驚訝的老師馬上給她升到一年級。奧普拉一直認為這是嚴厲的外祖母賦予的,她说:“我今天的一切都歸功於我的外祖母:我的力量、理性感,所有的一切,都是六歲時確立的。我現在和我六歲時的想法几乎沒有什麼不同。”

  窮困潦倒的母親

  因為外祖母的嚴厲和皮鞭,常常使奧普拉做夢都希望換一個生活環境。但等到六歲母親把她接到威斯康辛州的密爾沃基一起居住時,她才意識到與外祖母生活的那六年是多麼幸運,才明白外祖母是在塑造她的性格,在教她堅強、虔誠。

  母親的房間已經住滿,六歲的奧普拉每天晚上只能睡在門廊裏。弗尼塔一邊申請福利救濟,一邊做清掃房子的女仆,收入極少。奧普拉和母親的關係一直不好,在她眼裏,母親是一個愛發火的女人,一個對自己沒有一絲愛意的女人。

  當奧普拉還住在農場時,她生下了第二個私生子;奧普拉九歲時,她又生下了第三個。在這些孩子中間,奧普拉是她最不喜歡的。在這座房子裏,奧普拉從沒感覺到溫情,她覺得自己是一個負擔,甚至是一個棄兒。

  母親弗尼塔一直想結婚,但一個個的男人來了又走了,她整日處於失意的情緒之中,脾氣越來越不好了。

  虔誠的父親

  幸運的是奧普拉八歲時,經濟拮据的母親將她送到父親和繼母所在的納什維爾。這是一個與以前完全不同的環境。她父親是個勤快又正直的人,有固定收入,經營着一家理髮館和一家食品雜貨店。后來父親又成了市參議會的議員。他們在正式的中産階級黑人社區有一個家。因為弗農和他的妻子澤爾瑪沒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想親自撫養奧普拉。

  弗農·溫弗瑞是個虔誠的教徒,擔任教堂的執事,在“聯合信仰”教堂裏非常活躍,而且像外祖母一樣,要求奧普拉參加全部宗教儀式和麵向年輕人的活動。在弗農的家中,宗教也佔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一切以孩子的學習為中心。在父親的影響下,她甚至決定長大后當一名傳教士,甚至為哥斯達黎加的窮人集資。但這些充滿希望的未來在奧普拉九歲時煙消雲散了。

  遭受虐待

  1963年夏天,奧普拉的母親想結婚,希望過上一種真實的家庭生活,於是要求奧普拉回到她的身邊。因為奧普拉的監護權在母親那裏,父親最終只得讓步,奧普拉回到了以前那個混亂的環境中。

  噩夢很快就降到了她的頭上,她竟然成了性虐待的對象。第一次是在叔父家,她被一個表哥強姦了,才九歲的她根本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接下來的五年裏,她又受到過許多男人的虐待,其中有親戚和她母親的男朋友。

  與許多強姦受害者和受虐兒童一樣,她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種可怕的事情而深深自責,並且保持沉默。她说她覺得自己是個壞女孩,直到三四十歲時,她才不再認為性虐待是自己的過錯。

  三十年后,她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大聲疾呼,向虐待兒童的罪行宣戰,並發起《國家兒童保護法案》。1993年,柯林頓總統簽署“奧普拉提案”,將其寫入國家法律條文,建立針對兒童的犯罪嫌疑人的國家資料庫。

  在母親身邊這種雜亂的環境裏,又因缺乏父母的管教和指點,十三歲的奧普拉成了一個壞少年。母親早對她不抱希望,直接將她送進了少兒收容中心,所幸的是,那兒床位已滿,奧普拉又被送回到那什維爾她父親和繼母澤爾瑪那兒。

  十四歲時奧普拉到那什維爾的時候已懷孕了。多少年后,奧普拉還能想起當時父親考慮如何處理她的這個情況時的那種凝重的神情,父親最后決定讓她生下孩子。但孩子出生兩個星期后便夭折了。沒有了母親家中的生活壓迫和少女媽媽的負擔,在父親身邊的奧普拉開始顯示出成功的跡象。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