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兩兄弟自學成醫制抗癌藥救母:每次喂藥都心驚膽戰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8日 17:2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搏命藥師:每次給母親喂藥都心驚膽戰 不希望被效仿

“搏命藥師”正在製作膠囊(視頻截圖)“搏命藥師”正在製作膠囊(視頻截圖)

  搏命藥師:每次給母親喂藥都心驚膽戰

  這兩天,徐榮治突然引發極大關注。因為一則講述自製抗癌藥救母經歷的視頻,不少癌症患者找到他,向他打聽製藥方法。但徐榮治自己说,自製的抗癌藥副作用極大,自己也是萬般無奈才開始做藥給母親吃,“得了癌症還是應該去醫院看,不能誤導大家。”

  生活剛好 母親卻病倒了

  2010年,對徐榮治來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這一年,他剛剛買了房,生活一點點走上正軌。就在一切向好的方向發展時,母親卻突然被確診卵巢癌。

  徐榮治说,母親一開始只说是肚子疼、腹痛,去縣醫院檢查后卻什麼也沒有查出來。轉院上海后,醫生開始懷疑母親患癌的可能性。大概一個月后,母親卵巢癌確診,而且癌細胞已經開始轉移。

  之后徐榮治母親的生活就開始在醫院和家裏之間往返。4次手術、56次化療,原本身體狀況就不太好的母親在和癌細胞的鬥爭中更加衰弱。

  2016年10月,徐榮治母親體內的癌細胞再次處於不受控的狀態。考慮到老人的身體情況,醫院建議家屬放棄治療,“做手術也不會有太大效果了,不要最后人財兩空。”此時,母親的治療已經花費了80多萬元,即使有醫保負擔部分治療費用,家裏也要花40多萬。

  但比高額治療費用更讓兄弟幾人頭疼的是,母親的身體已經對抗癌藥物産生了耐藥性,手術后的化療對母親來说已經沒有太大意義。

  自學“成醫” 自製抗癌藥救母

  雖然放棄了手術治療,徐榮治和哥哥卻並沒有放棄讓母親活下去的希望。

  多方打聽后,徐榮治在網上查到了一個看起來還算靠譜的治療方法:靶向藥物抗癌。人命關天,徐榮治也不敢貿然嘗試。機械專業出身的他開始自學“醫術”,翻閲多篇醫學論文后,徐榮治和哥哥決定讓母親嘗試服用西地尼布和奧拉帕利兩種靶向藥物。

  一開始,他們從網上購買了已經制好的膠囊。三個月后的檢查結果顯示,母親體內的癌細胞被控制住了。發現藥物見效,徐榮治和哥哥開始學習自己製作膠囊,“因為別人做的可能有效成分含量不夠,自己做比較放心。”

  決定製藥后,徐榮治從網上買了天平、混料器等工具,用來將原料藥粉加工成膠囊。他介紹说,一開始做是參考了網上的教程,之后又一點點總結經驗:不能用普通紙張盛裝藥粉,損耗太大;不同藥品要用不同顔色的膠囊區分,避免母親吃錯藥……母親每個月要吃200多粒自製膠囊,徐榮治和哥哥只能一有空就投入到“製藥”的工作中。

  風險極大 副作用伴隨療效

  或許是新藥起了作用,母親體內的腫瘤標誌物含量逐漸下降,徐榮治覺得“有希望了”。

  但希望背后,又隱含着極大的風險。徐榮治说,決定做藥前,自己就曾擔心過自製原料藥的副作用問題,“但是不吃這個又能吃什麼呢?”懷着“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心情,徐榮治和哥哥再三斟酌,也和母親仔細闡述了可能的副作用,最后還是決定試一試。

  母親開始服藥后,徐榮治的壓力更大,“恨不得每天吃藥都把我媽送到醫院再吃。”事實上,這兩種還未在我國正式上市的致癌藥品雖然有效,但副作用也同樣明顯。“乏力、高血壓、尿蛋白……體感很差”,母親的痛苦徐榮治都看在眼裏。看着無精打采的母親,他也曾有過遲疑,不過母親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兩個兒子。雖然身體百般不適,母親依然每天打起精神陪伴着大家。

  2017年7月,原本應該去醫院復查的日子,因為母親精神狀況良好,被拖延到了一個月后。不料8月的檢查結果突然惡化,母親似乎對新藥也産生了耐藥性。兩個月后,2017年10月,母親離世。

  回顧給母親製藥的一年時間,徐榮治有些慶幸,“多留母親一秒也好”;但他也充滿后怕,“畢竟是個別情況,原料藥副作用明顯,如果不是實在沒辦法,還是盡量不要用比較好。”面對各種諮詢,他還是會建議對方去醫院就醫。

對話對話

  “不希望大家都效仿我們自己做藥”

  “搏命藥師”是徐榮治在走紅視頻裏的代號,或許對他和哥哥來说,每一次製作膠囊就是在與母親患癌命運的搏鬥。母親前后總共13個月的存活期,似乎宣告着他們的勝利。但只有徐榮治知道,自製抗癌藥需要面臨怎樣的風險與不安。

  毫無醫學背景的“藥劑師”

  北青報:您是從事什麼工作的?

  徐榮治:設備管理。

  北青報:以前接觸過製藥嗎?

  徐榮治:沒有,我是學機械的。

  北青報:家裏有醫學背景嗎?

  徐榮治:沒有。

  北青報:那為什麼會想到自己做藥呢?

  徐榮治:當時醫生已經覺得母親沒什麼救了,進口藥又很貴,正好查到這兩個藥對症,就決定自己做。一方面比較便宜,另一方面劑量比較有保證。

  曾擔心此舉涉嫌違法

  北青報:自製藥的話會便宜一些嗎?

  徐榮治:一個月買一包原材料,剛開始6000多元,后來慢慢降價,降到3000多元。雖然還是挺貴的,但比起買進口藥還是便宜一些。

  北青報:您購買的原材料不是進口的?

  徐榮治:不是進口的,就是國內廠家生産的,只是還沒有正式上市。我們買的是仿製藥,比較便宜,剛開始也是聽其他病友家屬推薦的。

  北青報:製藥之前有過擔憂嗎?

  徐榮治:當時有點擔心用未上市的原材料會違法,后來也專門查了相關法規。但是實在沒辦法,不用這個就沒什麼藥可以用了。不過我一直沒有銷售過,沒有用它盈利。而且每次有人來問,我也都说不要放大自製藥的療效,不希望大家都效仿我們自己做藥。

  在副作用和療效間搖擺

  北青報:做一顆膠囊大概需要多久?

  徐榮治:一個小時就幾十顆,因為每粒膠囊裏的有效成分很少,做起來就很慢。

  北青報:含量少是擔心副作用嗎?

  徐榮治:含量是嚴格按照文獻資料來的,因為這幾種藥副作用都挺明顯的。比如说血液影響,血小板低、貧血之類的,還會導致高血壓、尿蛋白、甲狀腺功能減退、腹瀉等等,每次給母親喂藥都心驚膽戰。服藥期間雖然腫瘤標誌物降低了,但整個人都很沒精神。而且這種副作用和化療還不太一樣,化療的副作用是暫時性的,靶向藥物的副作用比較持久。

  北青報:副作用這麼嚴重,還堅持服藥值得嗎?

  徐榮治:我認為它能夠緩解癌症的發展,延長母親的壽命。對我們來说,還是值得的。

  北青報:你會推薦其他病人家屬自己製藥嗎?

  徐榮治:一般來找我諮詢的,都是想自己做藥。但就我自己來说,還是能不用就不要用。

  來源:北京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