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女子赴柬埔寨代孕得畸形兒 揭秘柬方代孕禁令背后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8日 17:32   成都商報

  原標題:柬埔寨頒代孕禁令背后:再窮也不想成為出售嬰兒的工廠 澳洲護士第一個被捕

  近日,貴州31歲的林怡(化名)花費45萬,遠赴柬埔寨代孕生子,結果剛出生的小孩被查出患有腦萎縮、腦積水,引發熱議(紅星新聞此前已作報導:赴外非法代孕得子被疑拐賣兒童 偷渡回國孩子卻被查患腦萎縮)。

  而鮮有人知的是,林怡等人在找人代孕的過程中,柬埔寨頒佈法律禁止代孕,她也因此被滯留柬埔寨3個月。

▲代孕者  圖據BBC▲代孕者  圖據BBC

  據BBC報導,一名澳洲女護士2015年到柬埔寨做代孕中介,不久前第一個在柬埔寨因此被捕。截至被捕時,她已經讓23名柬埔寨女性為澳洲夫婦代孕,其中5名孩子已經産下,産婦將獲得1萬美元~1.2萬美元不等的酬金。從合法到非法,柬埔寨等國家對代孕的嚴管,也讓這一産業從價格低廉的東南亞轉向高成本的俄羅斯、美國。

  柬內政部反人口販運委員會主任KeoThea表示,“柬埔寨雖然貧窮,但是我們不需要通過代孕來減少貧困,否則柬埔寨遲早會成為出售嬰兒的工廠。”

  柬埔寨頒佈代孕禁令

  代孕從合法變非法

  滯留柬埔寨的3個月時間裏,林怡夫婦和其他兩對夫婦感到無比絶望。除了例行去移民局接受問話,他們整日擠在賓館裏。女的照看各自的小孩,三個男的則經常聚在一起喝喝悶酒。

  據《柬埔寨日報》報導,2016年10月24日,柬埔寨政府發布了針對商業性代孕的禁令,由多個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展開大掃蕩行動。而在此之前,林怡已經和神州中泰代孕公司達成協議,赴柬埔寨代孕産子,代孕者也已經懷孕。

  作為被一紙禁令打亂生活的最后一批代孕客戶,林怡至今都忘不了那些受煎熬的日子。林怡稱她見證了很多機構被查封,機構工作人員找不着,沒辦法給代孕客戶辦理回國手續等。很多像她一樣、來自不同機構的代孕客戶,只能滯留在柬埔寨當地的賓館。

▲林怡接受採訪的視頻截圖▲林怡接受採訪的視頻截圖

  林怡去辦理回國手續時,證件被移民局扣押,因為代孕産子和語言不通,她和移民局産生了很多誤會,甚至被懷疑是拐賣兒童。與她同住的兩對夫妻通過機構去辦理回國手續,一樣被滯留。

  紅星新聞向柬埔寨移民局發去相關情況的問詢,截至發稿時,該局並未回復。

  澳洲代孕中介被第一個逮捕

  她和想代孕者聯繫,收取每筆五萬美元的佣金

  2014年,在泰國發生了兩起影響深遠的代孕事件:一對澳洲父母指定一名泰國母親為其代孕,然而在産下嬰兒后,這名嬰兒被診斷為患有唐氏綜合征,這對父母立刻決定拋棄這名患病男孩,抱走健康的孿生妹妹,使得該代孕母親不得不為孩子治病;另一起事件為:一名日本男子利用泰國的代孕母親,先后要了九個孩子。

  基於這兩起事件,泰國政府於2015年2月頒佈法令,禁止一切商業代孕行為,關停所有相關機構的運營。而除了泰國之外,印度、尼泊爾等傳統意義上的代孕産業繁榮的國家,也先后頒佈法律禁止商業代孕。

  但是,這些代孕機構並沒有隨即關閉,而是迅速轉移到了毗鄰的東南亞國家。其中,柬埔寨因為醫療費用的低廉和政策的寬鬆,很快成為衆多代孕公司的溫床。

  這個人口數不及上海一座城市的國家,在高峰期一度擁有50家代孕機構,相當一部分是2015年后,在其他國家收緊打擊代孕、出台相關法律后才如雨后春筍般成立的。

  2016年11月初,柬埔寨政府突然宣佈商業代孕非法,令這些機構感到措手不及,包括第一個因此而被逮捕的人,一名來自澳洲的護士。她正是2015年,在泰國頒佈禁令后“轉移”到柬埔寨的衆多代孕中介之一。

▲澳洲護士成柬埔寨宣佈代孕非法后,第一個因此被逮捕的人    圖據衛報▲澳洲護士成柬埔寨宣佈代孕非法后,第一個因此被逮捕的人    圖據衛報

  據BBC此前報導稱,在2016年10月底,柬埔寨政府宣佈商業代孕非法后數周,一名澳洲女護士查爾斯(Tammy Davis-Charles)因涉嫌幫澳洲人牽線,從事非法代孕業務被捕,被判處18個月監禁——這也是在柬方大刀闊斧整治代孕后,第一個因此罪名被捕的嫌疑人。

  柬警方反人口販賣負責人Keo Thea稱,警方在突襲一座出租房時逮捕了這名49歲的護士,同時被逮捕的還有兩名柬埔寨當地人。

  “該護士因做代孕中間人和僞造檔案兩項罪名被捕,她和想代孕的澳大利亞人聯繫,並收取每筆五萬美元的佣金。”Keo Thea说。這名護士2015年從泰國到柬埔寨,截至被捕時已經讓23名柬埔寨女性為澳洲夫婦代孕,其中5名孩子已經産下,産婦將獲得1萬美元~1.2萬美元不等的酬金。

▲澳洲護士被判處18個月監禁   圖據衛報▲澳洲護士被判處18個月監禁   圖據衛報

  在被捕的幾周前,這位護士還曾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宣傳,有多名澳洲父母將在聖誕節前去柬埔寨接到自己的寶寶。

  柬埔寨代孕費用低廉

  柬官員:我們不需要通過代孕來減少貧困

  據《聯合時報》報導稱,柬南部茶膠省(Takeo)普薩村(Puth Sar)一名曾做代孕母親的居民在禁令生效前,為一對荷蘭夫婦産下孩子,賺取了1萬美元,她用這筆錢購置了土地。她说,“這是一大筆錢。”

  而同村的另一名女孩母親則透露,2016年時,一名中介工作人員忽然出現在她家門口,要她家女兒為一對富有的外國夫婦代孕,事成之后可以得到1萬美元,母親沒等接話,女兒就一口答應了下來。這名母親回憶道:“孩子一出生,就馬上被抱走了,我女兒連孩子的臉都沒有看到一眼。”

  代孕10個月獲得的收益,相當於柬埔寨人均年收入的九倍。但是,一次代孕仍然遠遠不夠讓這些婦女和她們背后的家庭擺脫貧困。這名母親说,她們獲得酬金后買了電單車,加固了房子,但是懷孕期間的日常開銷,已經占去了這筆酬金的大半,剩下的錢又拿了一大部分去還債。

▲柬南部茶膠省普薩村,很多海外中介來此尋找代孕母親   圖據聯合早報▲柬南部茶膠省普薩村,很多海外中介來此尋找代孕母親   圖據聯合早報

  “柬埔寨雖然貧窮,但是我們不需要通過代孕來減少貧困,否則柬埔寨遲早會成為出售嬰兒的工廠。”柬內政部反人口販運委員會主任KeoThea表示,“柬政府官員堅持,代孕禁令,勢在必行。”

  為林怡提供代孕服務的神州中泰代孕公司負責人梁濤稱,柬埔寨禁止商業代孕對他們公司影響很大,目前他們基本放棄柬埔寨,轉移到美國和俄羅斯。

  紅星新聞記者丨潘俊文 翟佳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