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女孩整容手術時昏迷 家屬質疑為何5小時后才搶救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1日 16:03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女孩整形在美容院遇險 家人奔走一年半求真相

  “我的女兒為什麼延誤5個小時才被搶救”

  江西90后女孩面部整形致殘事件調查

  父親王小林怎麼也沒想到,活蹦亂跳的女兒王麗會昏迷在江西南昌一家美容院的手術室。5個小時后,王麗才被送到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進行搶救。他不明白,這個過程中女兒究竟經歷了什麼。

  從吉安中專畢業到省城打拼工作,在父母眼裏,她是一個有出息的孩子。1990年出生的王麗,吃了不少苦,做過房屋銷售、美甲師和瑜伽教練,靠着自己的努力,買了一輛車,還用按揭買了一套房。王小林稱,從意外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年半了,王麗智力沒有恢復,連走幾步路都搖搖晃晃,對她说話,也沒什麼反應,有時會突然笑一下。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實地走訪發現,涉事的“胡博士美容醫院”位於南昌市紅谷灘新區,目前仍在營業。

出事前后的王麗。(圖片由王麗家人提供)出事前后的王麗。(圖片由王麗家人提供)

  女孩整容遇險5小時后才被送醫搶救

  時間回到2016年7月1日,晚上7點多,王麗家人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有人说:“王麗出事了!在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ICU(重症監護室)。”

  王麗的姐夫歐陽濤,第一時間從老家吉安泰和縣趕到了南昌。他稱,當日上午10點,王麗一個人到“胡博士美容醫院”進行面部脂肪填充手術。手術之前,她還給姐姐打過一個電話,讓家人別擔心。

  歐陽濤告訴記者,給王麗做手術的正是該美容院的負責人“胡博士”——胡瓊華。更讓他氣憤的是,王麗手術后昏迷,過了5個小時,才被美容院工作人員送到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進行搶救,路程並不遠,只有五六公里。

  家屬給記者提供了一張醫院多層CT檢查申請單,上面寫着:“脂肪注射治療后出現神志不清5小時。”在另一份王麗的入院記錄上顯示,入院時間是下午5點。

  在一份入院診斷書中寫着關於病情的診斷:“腦血栓形成”。王麗家屬趕到醫院,要求繼續治療,醫院為王麗做了開顱手術。王麗的命保住了,幾天之后她睜開眼醒了,但不會说話,記憶也喪失了。半個月后的7月15日,王麗從ICU辦理出院,診斷書上寫明:“腦梗死、腦疝、肺部感染。”在病歷中,出院時的情況是:“右側肢体活動障礙”。

  如今面對女兒,王小林悲痛萬分:“我的女兒為什麼延誤5個小時才被搶救?”其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他甚至懷疑涉事美容院“故意拖延時間,想把人給拖死,以減輕賠償責任”。

  2018年1月11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前往“胡博士美容醫院”,問及搶救時間,胡瓊華稱詳細的搶救記錄都有,且已經上交給有關部門,但不願意多談。

  胡博士美容醫院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 章正/攝  胡博士美容醫院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 章正/攝

  事發一年后主管部門才封存病歷材料

  王麗家人稱,事發后的第二天2016年7月2日,他們就向主管部門紅谷灘新區公共衛生服務中心報了案,要求查清事實。

  王小林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说,主管部門當時並沒有封存相應的醫療材料。直到1年之后,2017年7月11日,才把材料封存起來。

  為了了解事實,近日,記者隨家屬前往紅谷灘新區公共衛生服務中心,負責醫政的蹇姓科長稱,“胡博士美容醫院”機構和人員資質都是合法的。他解釋:“我們第一時間做了筆錄,但沒有封存材料,因為王麗一直在做治療,我們以為雙方私了了。”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調查得知,“胡博士美容醫院”注冊登記的企業名稱是“南昌胡博士健康諮詢有限公司”,成立時間是2015年11月2日,經營範圍包括醫療美容服務,法定代表人正是給王麗做手術的醫生胡瓊華。

  劉垣亮是吉安的一名法律工作者,他非常同情王麗一家的遭遇,聽说他們家經濟條件不好,就幫着提供免費法律諮詢。

  他認為,在發生醫療事故之后,王麗家人就向紅谷灘新區公共衛生服務中心報告,按照職責要求,該中心應當立即了解情況,調取醫方的病歷資料,必要時應當封存病歷資料和保留的輸液、注射用物品,以及血液、藥物等實物,或者依法提請具有檢驗資格的檢驗機構對這些物品、實物作出檢驗報告。

  他表示,《醫療事故處理條例》中規定,衛生行政部門接到醫療機構關於重大醫療過失行為的報告后,除責令醫療機構及時採取必要的醫療救治措施,防止損害后果擴大外,應當組織調查,判定是否屬於醫療事故。

  王小林想不通,主管部門為什麼1年之后才封存材料?

  “(封存材料)1年時間是過長了。”2018年1月9日,南昌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來訪接待室的一名工作人員對王小林说。

 胡博士美容醫院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 章正/攝 胡博士美容醫院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 章正/攝

  家屬質疑美容院提供病歷的真實性

  從ICU出院后,王麗在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做康復治療。家屬認為,胡瓊華給錢一直不痛快,“按規定,住半個月,我們需要辦理出院,胡瓊華負責結清醫藥費,我們再辦理入院。后來,我們催他幾次,他才派人來醫院交費,把發票都拿走了。”

  王小林说,為了給胡瓊華和自己省錢,2017年年初,王麗回到吉安的醫院做康復治療。看到女兒的情況沒有好轉,家人不甘心,他們打算帶着女兒去北京治療。在紅谷灘新區公共衛生服務中心蹇科長的調解下,胡瓊華答應承擔相應費用。可是,等王麗家人到了北京后,胡瓊華卻沒有兌現承諾給錢。

  對此,蹇科長表示,自己也很無奈,中間做了很多工作,但胡瓊華就是沒給錢。

  王小林覺得很氣憤,帶着家屬來到“胡博士美容醫院”,與工作人員發生衝突。之后,胡瓊華給了5萬元治療費用,並要求籤一份協議,“用於最后一個療程的康復治療”。

  “我還是簽了,沒有這個錢不行呀,女兒接下來要康復治療呀!”王小林坦言,治療期間的交通食宿都是家人承擔,就連王麗的輪椅都是家裏買的,對於這個農村家庭來说,負擔實在太重了。此前,胡瓊華也和他談過賠償費用,但王小林覺得對方沒有誠意,也就不了了之。

  2017年7月,事情有了轉機。王麗家人稱,紅谷灘新區公共衛生服務中心同意將此事交由南昌市醫學會進行醫療事故技術鑒定。2017年7月11日上午,蹇科長帶着王小林和胡瓊華的委託人去了南昌市醫學會。

  在證據交換環節,王小林發現,“胡博士美容醫院”所提供的一份《手術同意書》中,“王麗”二字的簽名與女兒以往的筆跡不同。“我自己女兒的簽名我還不知道。”他拿出了以往一份材料上的簽名進行對比。他還質疑,對方提供3張A4紙上手寫的“手術記錄”字的墨跡很新鮮,懷疑不是當時所寫,而是事后補寫的。

  胡瓊華堅稱病歷沒有任何問題:“我心裏坦然得很!我們自己保留的病歷都是這樣的。”

  家屬就此諮詢南昌市衛計委,一名工作人員答覆,如果查實美容院僞造病歷,美容院就需要承擔全部的責任。

  主管部門承諾將配合好家屬

  2018年1月11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見到胡瓊華,他給記者出示了一個王麗正在做康復訓練的視頻。“她(王麗)現在好了,什麼都會了。”胡瓊華说。

  王小林卻说,自己的女兒王麗還不會说話,經常左手玩自己右手。以前的事情也不知道了,智力很低。她用左手吃飯,有時候飯都送不到自己的嘴裏。

  “到了這個地步,我想把我女兒的事情弄清楚,不是為了敲詐多少錢,而是急需錢,馬上給孩子做康復。”王小林坦言,希望有一天女兒能生活自理。

  2017年9月至11月,家人帶着王麗在北京博愛醫院做康復治療,出院診斷寫着:“腦梗死、焦慮狀態、抑鬱狀態。”並給出建議,“繼續康復治療。”

  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來到“胡博士美容醫院”問及王麗一事,一名姓張的工作人員指着面部眉間稱:“她在這個部位做了自體脂肪美容,這是無血管區域,她是血管畸形引起了一點點血栓,今年已經恢復得不錯了,人也正常了。”

  這名工作人員表示:“如果我們是非正規機構,出了這樣的事情,怎麼還會營業?”她说,這是小的醫療事故,王麗在這裏曾多次整容,但胡瓊華不建議她做自體脂肪填充,她堅持要做手術。

  2018年1月11日,胡瓊華見到記者,一臉愁容地稱,在王麗面部注射的區域,本來是無血管區,她應該是血管變異,碰到這個事是自己運氣不好。

  記者就此諮詢了北京的一位整形專家。他表示,臉部任何地方都有血管,只不過有粗有細。脂肪栓塞了就是脂肪順着血管到大腦裏了,最終出現意外。

  “有經驗的醫生在注射時,會注意壓力和層次,一般不會出現閃失。”這位專家表示,這個區域血管分佈相對固定,但少數人存在變異的情況。

  為了女兒治療和籌集費用,王小林來往于吉安農村老家和南昌之間,讓他感到寒心的是:“出了這個事情后,胡瓊華都沒有主動看過我女兒一次,我年紀也大了,她的后半生該怎麼辦?”

  2018年1月11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前往紅谷灘新區公共衛生服務中心,肖姓主任承諾會配合好家屬做好工作。1月9日,南昌市衛計委來訪接待室工作人員也當場表示,會再次書面督促紅谷灘新區公共衛生服務中心,要求其支持家屬。

  王小林打算,通過醫療事故技術鑒定程序,鑒定簽名和病歷的真實性,以討回公道。

  (章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