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87.9%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 近七成擔心養老問題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12日 20:02   中國青年報

  87.9%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

  93.0%受訪青年期待制定專門的獨生子女父母養老政策

  “老有所養”是關乎每一個人生活幸福度、安全感的民生大事,也反映了一個社會的保障水平。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中青輿情監測室、中青華雲大數據曾以2017年2月10日至3月5日人大會議開幕前的微博為監測對象,隨機抽取影響力較大的23580條各類話題文章分析發現,在各個年齡段中,90后是最關注養老問題的群體,這或與60后群體已經逐漸進入退休年齡、90后群體開始面臨贍養老人壓力的社會背景有關。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1992名18~35周歲的青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7.9%的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照顧老人時間和人手不夠(65.3%)、收入和儲蓄恐難支撐開銷(59.0%)、“空巢老人”緊急求助(53.6%)是受訪青年最擔憂的三個問題。為緩解養老焦慮,62.0%的受訪青年通過理財為未來賺取更多養老金。93.0%的受訪青年認為有必要從國家層面制定專門的獨生子女父母養老政策。

  受訪青年中,定居在一綫城市的占31.4%,二綫城市的占47.8%,三四綫城市的占17.2%,城鎮或縣城的占3.0%,農村的占0.6%。

  65.3%受訪青年擔憂照顧老人時間人手不夠

  河北邢台某高校大四學生韓梅(化名)今年22歲,平時看新聞會特意關注養老信息。“我家兄妹二人,父母在老家有哥哥照顧,而且他們退休后都有退休金。我反而對自己未來養老更擔憂。”韓梅说,未來自己的收入可能只夠滿足當時生活需要,沒有多少能投入到養老理財産品上。

  24歲的張天是北京某互聯網公司運營部員工,他和他的父親都是獨生子。“爺爺奶奶前陣子同時生病住院,我父母除了要承擔經濟上的巨大開支,還要在醫院照顧兩位老人,我媽媽后來也因此病倒了。”張天说,他由此想到了未來的情景,“我和我未婚妻都是獨生子女,到時候要照顧四位老人,還要考慮孩子的教育等,壓力會特別大。”

  調查顯示,87.9%的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69.0%的受訪青年坦言擔心養老問題。交叉分析發現,一綫城市受訪青年中,擔心養老問題的人最多,達73.4%,其次是農村受訪青年(72.7%),其他依次是二綫城市受訪青年(68.9%)、三四綫城市受訪青年(63.6%)、城鎮或縣城受訪青年(53.3%)。

  青年擔憂哪些養老問題?調查顯示,排在前三位的是照顧老人時間和人手不夠(65.3%)、收入和儲蓄恐難支撐開銷(59.0%)和“空巢老人”緊急求助(53.6%),其他還有:病床、醫護人員等醫療資源匱乏(39.4%),社區醫療機構水平參差不齊(27.9%)等。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董克用指出,我國目前養老金制度發展不平衡,過多依賴第一支柱,即基本養老保險,養老金水平不高,養老産業的准備不足,老年人所需的産品和醫療等服務存在缺口,而且在應對老齡化挑戰上的專業人才配備還有待加強。“我們國家老齡化將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發展速度最快、持續時間最長的老齡化過程,所以,我們對老齡化的挑戰要有充分認識,同時也要有應對挑戰的信心”。

  62.0%受訪青年通過理財為未來賺取更多養老金

  北京市某事業單位職員張北北(化名)近期在諮詢和了解商業保險:“我父母和我都有社保,但遇到一些疾病、藥品報銷等還不夠用,越早購買越劃算。”她坦言,父母就因年齡大被限制購買某些保險産品。

  28歲的北京高校老師吳一(化名)擔憂父母年老時,自己沒法陪伴和照顧他們,他打算以后把父母接到同一個城市生活,努力工作,給父母想要的老年生活。

  調查顯示,為了緩解養老焦慮,62.0%的受訪青年通過理財為未來賺取更多養老金,54.5%的受訪青年會定期督促家人和長輩去體檢,47.5%的受訪青年注意健康飲食和作息,積極鍛煉身體,43.6%的受訪青年想購買或已購買商業保險,25.8%的受訪青年將收入中固定比例分配用於以后養老。

  “我意識到我們這一代人要在年輕時就注意為以后養老做准備,不能光指望退休金。眼下我除了要找個好工作,還要拓展自己多方面的能力,未來不把退休作為事業終結點。”韓梅说。

  “年輕一代要認識到,隨着老齡化的深入,僅靠現收現付的養老金制度是不行的,要運用多支柱的養老金體系來應對老齡化,關注相關政策,積極參與養老金的積累,在財務上為養老做好准備。”董克用指出,完全依靠家庭、子女來照顧老人是難以實現的,必須有社會化的服務。而這種社會化的服務,要有制度建設和創新。“養老要有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等不同模式,適應不同老人的需要。前兩種將是未來的主要模式,需要制度幫助,特別是那些空巢老人和少子女家庭的老人”。

  62.5%受訪青年希望制定養老機構服務質量評估制度和退出機制

  調查中,高達93.0%的受訪青年認為有必要從國家層面制定專門的獨生子女父母養老政策,其中40.9%的受訪青年認為非常有必要。

  張天對記者说,獨生子女的養老壓力非常大,如果沒有政策上的支持,很可能會贍養乏力。

  “獨生子女父母這一代人的退休和養老問題,是中國的一個獨特現象。”董克用介紹,我國開始實施計劃生育政策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假定那時在生育年齡的年輕人是25歲,從2011年起,這批養育了獨生子女的人也進入退休年齡。“而事實上也正是從2011年開始,我國老齡化進入了加速時期。這一代人為國家發展作出了很大貢獻,他們曾是計劃經濟時期低工資時代勞動者,因在職時工資不高,退休金也不高。我國的老齡化是一個長期過程,我稱之為‘老齡化高原’,尤其需要關注少子女家庭甚至無子女家庭”。

  調查顯示,在解決養老問題上,62.5%的受訪青年建議制定養老機構服務質量評估制度和退出機制,61.9%的受訪青年期待盡快落實護理補貼和養老服務補貼制度。其他期待或建議還有:制定專門法律法規規範養老産業,明確各方法律關係、權責義務(55.9%),新老小區分別配置養老服務驛站、適老化改造服務等(38.2%),打造緊急報警、監控、醫院等多功能於一體的智能快捷平台(26.5%)。

  “我們在養老金制度的整體設計上需要加快推進改革。”董克用指出,解決養老産業發展和專業人才不足的問題,不能僅靠市場,必須要有公共政策的干預。

  他表示,黨和政府越來越關注到老齡化帶來的一些挑戰,目前養老金制度改革正在加快推進,很多優惠政策正在逐步推出,養老産業不斷髮展壯大,各方面的專業人才,包括金融人才、産業人才、服務人才都得到了很多關注,前景還是很樂觀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