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在華演出審查愚蠢蠻橫 德國童聲合唱團被迫“自宮”(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13年11月07日 18:50   澳洲日報

  德累斯頓“十字合唱團”在北京的演出中取消“思想是自由的”曲目的做法引起爭議,而中國評論人士則認為,當局今年對在華演出審查已近“杯弓蛇影”地步。

  德累斯頓“十字合唱團”(資料圖)

   十字合唱團是歐洲歷史最悠久的童聲合唱團之一

  德國德累斯頓“十字合唱團”首次訪華巡演,10月24日在中國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中,該團體接受本次演出中國陪同的經紀公司建議,取消了一首名為“思想是自由的”(DieGedankensindfrei)的曲目,以避免無法通過中方審查。

  具有悠久歷史的德累斯頓十字童聲合唱團(DresdnerKreuzchor)結束中國之行后,其負責人面臨德國輿論的一片責問。原因是該團為了避免與中國文化審查部門發生衝突,在演出曲目中取消了一首歌曲《思想是自由的》(DieGedankensindfrei)。

  自由不容討價還價

  德國音樂理事會批評這種做法是“向威權政府下跪”。該理事會秘書長赫普納(ChristianHöppner)表示:“如果將演出在藝術上的成功置於我們對自由民主價值的理解之上,是一件令人震驚的事。”他说:“自由是不容討價還價的,尤其是在文化領域。”

  據報導,為十字合唱團安排日程的經紀公司擔心,節目單中這首讚美自由的歌曲會因其內容遭到中國有關部門的拒絶,因而影響到整個演出計劃。訪華演出的所有曲目的歌詞,事先都要提交譯文給審查部門。為了避免麻煩,合唱團領隊科普(PeterKopp)同意不上演這首曲目。合唱團發言人表示,從藝術角度看,對童聲合唱團來说,演不演這首歌曲關係不大,因此沒有繼續在這一問題上糾纏。

  而德國音樂理事會則認為,音樂與一個國家的歷史和傳統不可分割,不可避免地會傳達某些政治信息。尤其像德累斯頓十字合唱團這樣代表文化多元性的團體,除了展示其藝術上的高水平,同時也是傳播德國價值觀的大使。而像該合唱團這樣主動迎合當權者的做法,尤其是“災難性”的。

  合唱團負責人則認為有關指責欠公允,他們反駁稱,利用未成年的青少年進行“政治示威”是不可取的,他們不會這樣做。

  市長打抱不平

  《思想是自由的》這首歌的歌詞最早出現於18世紀末的傳單上,19世紀被譜成歌曲,先后出現過幾個不同的版本。至今流傳最廣的版本中有這樣的詞句:“思想是自由的,有誰能猜出它?它如黑夜中的影子般掠過,沒有人能知道,沒有獵人能攝取它;……如果有人將我關進陰暗的牢獄,這都是無用的徒勞,因為我的思想能衝破禁閉和高墻……”這首歌曲表達了它産生那個時代人們對自由和政治獨立的嚮往。19世紀德國大學生在要求言論自由的時候,也唱過這首歌。

  這首在德國可謂家喻戶曉的民歌在中國卻成了燙手山芋。德累斯頓童聲合唱團認為自己的做法無可指責。面對各方的質問,德累斯頓市長奧洛斯(HelmaOrosz)也出面為本市的藝術團體鳴不平。他表示,沒有跡象表明,合唱團是出於外部的壓力而更改了節目,而這樣的演出不應被利用作為政治示威或文化说教的平台。

  在為期8天的訪華演出期間,德累斯頓十字合唱團在北京、上海、南京、無錫和杭州進行了演出。有700多年曆史的該合唱團是德國乃至歐洲歷史最悠久的童聲合唱團之一,這是該團體首次在中國演出。合唱團官方表示,演出取得了成功,並強調該團作出的決定是“負責任”的。

  該事件在德國經由媒體報導引發爭議,話題圍繞“在華演出是否應該自我審查”。而德國方面批評的對象並未指向在華演出的中國審查部門。德國音樂委員會秘書長赫普納(ChristianHöppner)11月4日表示,合唱團此舉是對“中國威權政府下跪”、“自由不容談判”。合唱團藝術總監彼得.科普(PeterKopp)則認為受到了不公正的批評。

  據德國之聲了解,該合唱團10月27日至28日又參加了第十五屆上海國際藝術節的演出,公開的29首演出曲目中包括這首“思想是自由的”的歌曲。

  盤點近年在華演出審查的公共事件,曾轟動一時的有北京奧運會前夕,2008年3月冰島歌手比約克在上海演出時突然喊出“西藏獨立”,自此比約克未能踏足中國;2011年鮑勃.迪倫在北京演出時未演唱其經典歌曲《答案在風中飄蕩》(BlowingInTheWind),有評論人士認為這首歌的歌詞如”一個民族要生存多久才能獲得自由?“、”炮彈要飛行多少次才能永遠被禁止?“等在社會矛盾頻發的中國,觸發了審查部門的“敏感神經”,缺少這首經典歌曲的演唱會也使被稱為“抗議歌手”的鮑勃·迪倫的光環褪色。

  “中國式審查:和文明世界的溝通完全是野蠻的態度”

  本次事件的起火點為演出者的“自我審查”,但中國作家野夫向德國之聲表示,其根源在於中國越來越嚴格的審查制度,僅從中國審查角度而言,已近“杯弓蛇影”的地步:“整個政府看似強大、有錢,‘杯弓蛇影’最能说明他此刻狀態,會懷疑一切都會影響他的穩定,僅僅一首歌都會刺激神經,覺得任何一切都是陰謀;其實不刪掉這首歌,也沒有任何中國聽衆認為這首歌會起到煽動作用,馬上就起來革命;但對於審查官來说,他們不願意承擔任何風險。維穩心態下的緊張,導致他們越來愚蠢、蠻橫,對和文明世界的溝通,完全是野蠻的態度。和一百多年前清政府與外國打交道時的愚蠢是一模一樣的。”

  紀錄片導演何楊也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式審查,其實是在握緊一把“自由的鑰匙”:“自由是一把鑰匙,就是要打開捆束我們思想的禁錮,這是中國當局要牢牢把在手裏的,如果各種帶給人自由思考的藝術作品都能進入中國,就會給中國民衆這把鑰匙,當局害怕這樣的局面,他們所以要把經過一些文化演出閹割后再給民衆。”

  市場換妥協?

  2013年4月,奧斯卡獲獎影片《被解救的姜戈》在上映后被叫停,其后刪減部分鏡頭后於5月份復映。中國目前已經成為好萊塢電影的最大海外市場。僅在2012年,美國電影在中國的票房飆升了36%,達27億美元。媒體指為了利潤豐厚的中國市場,好萊塢也不得不向中國文化審查部門低頭和作出讓步,包括《鋼鐵俠》等在中國上映時都進行了內容上的刪減。

  對此野夫表示,在華演出的中方巨大市場和“資本”,使外方付出的代價是“妥協”:“以市場換妥協,使這些藝術團體放棄了很多年傳承下來的傳統,但在這個世界上還是要有人有所堅持”;何楊也呼籲海外機構在華演出時,能夠堅守其價值和原有作品的藝術完整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