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安倍遭國際孤立 日本絶望地喊冤(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1月06日 17:40   澳洲日報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意孤行的參拜靖國神社行為令國際輿論開始指責日本是東北亞局勢的“麻煩製造者”,批評安倍的行徑與其所提的“積極地和平主義”風牛馬不相及。美國的“失望”,中韓的“譴責”,德國的“批評”以及其他國家的關注都反映了日本日益成為世界的公敵,不過日本不僅不去思考為何自身會陷入如此孤立的境地,不去思考自身的錯誤如何影響世界的觀感,相反批駁國際媒體的評論,指責中國的立場,辯解自身的行為。犯罪者在被審判之前都會存在僥倖心理,大肆“喊冤”,日本如今就是如此,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之后的輿論公關攻勢,就是日本在被國際社會徹底審判之前絶望的“喊冤”。

  從2012年開始,日本與周邊的中國和韓國之間的外交關係開始逐漸陷入低谷,在安倍上台之后,領土與歷史問題同時爆發,日中、日韓關係已經的落入歷史最低點。中韓兩國首腦均表示沒有會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計劃,同時被兩個鄰國首腦列入“黑名單”就已經说明日本在處理鄰國關係時的無能。但是即便如此,國際社會都在期待東北亞局勢能夠有緩和的機會,至少安倍晉三雖然一直聲稱后悔沒有參拜靖國神社,但是在春秋兩次大祭之時,安倍都沒有前往參拜,這給外界一個假象,那就是安倍還是很重視與周邊鄰國的關係的。但是2013年12月26日,安倍打破了這一假象,安倍用實際行動向世界表明:不在乎與中韓兩國的關係。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引起國際輿論的強烈批評

  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對日本與中韓兩國的關係影響是可以預見的,但是安倍絲毫沒有顧忌中韓兩國的意思,甚至對於美國希望東北亞穩定的想法也沒有考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足以说明安倍已經失去控制。美國破天荒的“失望”表態也表明美國已經認識到安倍對東北亞局勢的影響。而國際輿論也開始重新認識這個滿嘴“積極和平主義”的鷹派首相。如果说此前還有一些國際媒體認為是崛起的中國試圖展現自己的“肌肉”,那麼現在國際輿論基本都認識到是日本的倒行逆施才讓東北亞局勢動蕩不堪。而美國也已脆弱的對日影響力已經無法控制住“奪回強大日本”的安倍了。

  美國主流媒體《紐約時報》就曾發表社論,提醒人們注意“日本危險的民族主義”,認為參拜靖國神社,安倍晉三與和平主義漸行漸遠。《華盛頓郵報》更是直言安倍參拜靖國神社是一種挑釁行為。英國《獨立報》社論直言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引發了下一個亞洲危機。而英國《每日電訊報》也刊載了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的文章,劉曉明用異常生動的文字比喻現代日本,稱其猶如哈利波特故事中“很難死掉”的惡棍“伏地魔”的現實版。另外歐洲媒體、亞洲媒體甚至中東媒體都認為安倍參拜就是挑釁行為,引發地區緊張。

  國際媒體的集體批判並沒有讓日本以及安倍認識到自身的錯誤,也沒有讓安倍晉三停下挑釁的腳步。

  相反卻是在國際媒體上極力為自己辯解,顛倒黑白,玩弄是非,混淆視聽。安倍首先在參拜當日辯解稱,參拜問題雖然會有各種批判,但目的是為了創造沒有戰爭的未來。而2013年12月29日,安倍內閣顧問谷口智彥(TomohikoTaniguchi)在《金融時報》上為安倍拜鬼狡辯,稱靖國神社沒有任何物質載體,而只是日本的一種集體記憶,文中還辯稱在安倍的執政在日本並沒有變成軍國主義國家。而在2014年1月5日,日本駐紐約總領事草賀純男(SumioKusaka)致信《紐約時報》,反駁《紐約時報》社論稱安倍參拜靖國神社與日本的國家安全政策並不相關。意思就是说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並不意味着日本將走向軍國主義,草賀純男還稱安倍參拜靖國神社是“承諾永久和平”,表明永不再戰的決心。

  如果说以上只是日本在國際媒體上的公關,那麼6日日本駐英國大使林景一(KeiichiHayashi)在《每日電訊報》上發表文章回應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就是與中國直接的輿論攻防戰了。劉曉明曾形象地表示日本就是“很難死掉”的惡棍“伏地魔”,林景一則反駁稱中國才是哈利波特中那個邪惡的“伏地魔”。文章還極力為安倍的參拜行為開脫,稱安倍只是在向戰爭中的死難者表示敬意,而“絶非尊重戰犯或讚賞軍國主義”。

  從日本官員在國際輿論上的公關文章來看,其立論的基礎無非是说靖國神社是表達敬意的地方,參拜靖國神社是對和平的重視,日本現在不是軍國主義,參拜靖國神社並不意味着日本會成為軍國主義。從此之外,還批評中國,渲染“中國威脅論”。但是這些自我辯解的理由是因果不分,指責中國的則是罔顧事實。

  靖國神社問題不在神社本身所代表的內容,而是被供奉在內的14名日本甲級戰犯。如果用參拜靖國神社來表明永不再戰的決心,來承諾“永久和平”那是忽略了戰爭發生的原因,故意混淆戰爭責任。世界的和平並不是這些戰犯的死亡所帶來的,相反是世界熱愛和平的人士浴血奮戰爭取來的,這些戰犯是和平的破壞者,是和平的犯罪者。正是由於這些戰犯的瘋狂,世界才陷入戰爭的境地,如今卻向這些發起戰爭的人表達敬意,然后還说“永不再戰”,這無疑是滑天下之大稽。

  另外,日本政府對於外界的批評不僅不悔改,相反還轉而指責中國,認為是中國的崛起才讓日本感到不安全,才讓日本有這些舉動。這些誒指責故意忽略了中國此前的軍事力量被限制發展的年代,故意忽略了中國國際利益增長與中國軍事力量發展不平衡的現狀,中國的國際利益必然是由中國的軍事力量來保衛,這必然要求在國際利益發展的同時軍事力量也應該相應的地發展。正如在利比亞的撤僑行動中一樣,除了中國自己,撤僑的行動誰也指望不上。

  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已經讓國際社會徹底認清了日本,否認侵略,美化歷史,修改憲法,提升軍力,這些都是安倍為“擺脫戰后體制”,成為普通國家而做的挑釁。誠然,日本想成為一個普通國家的心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安倍這樣的首相所描繪的“普通國家”絶不是日本需要的,按照安倍這些辦法不僅不會讓日本成為普通國家,相反會成為世界公敵。中國已經多次提出要維護二戰戰后秩序,但是如今日本的戰爭罪行並沒有得到徹底的清算,這才導致日本的倒行逆施,僥倖逃脫第一次徹底制裁的日本如今卻在大肆“喊冤”,但是如果日本沒有作出切切實實讓世界放心的舉動,這些輿論公關就只是日本被再次清算之前絶望的吶喊而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