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為以色列“種族隔離”辯護背離美國國家利益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5月04日 19:10   澳洲日報

  已經萌生離意的國務卿克裏不久前在智庫“三邊委員會”舉行的國際政治專家的閉門會議中稱:“如果短時間以巴衝突還沒有解決方案,以色列將有變成‘種族隔離國家’的風險。”此言一出,立即引來美國多名政客攻擊,指責克裏不應用“種族隔離”一詞來形容以色列。

  猶太裔衆議院多數黨領袖康托爾表示,克裏(JohnKerry)暗示以色列正變成一個種族隔離國家,該言論極度讓人失望,使以巴衝突更難達成和解。希望奧巴馬能重申該觀點,並呼籲克裏向以色列政府及人民道歉。

  另一位在美國被認為極有煽動力的政客,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Cruz)更放言,克裏的言論證明他不適合國務卿這個職位。在進一步損害美國與以色列的盟友關係前,克裏應該向奧巴馬總統遞交辭呈,奧巴馬總統應該接受該辭呈。

  德州共和黨議員拉斐爾要求克裏為其言論承擔責任,辭去國務卿職務。其同事,亞利桑那州議員麥凱恩(JohnMcCain)也要求克裏為其言論道歉。

  之后,面對各種壓力下的克裏被迫作出回應说:“我盼望一個安全的猶太國家和一個繁榮的巴勒斯坦,我也為之作出了努力。我明白由於用詞不當而引起的誤解后果是多麼嚴重,如果可以倒帶重來,我希望可以換一個詞。”

  如果不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美國政客因為以色列遊說公關而長期扭曲的心態,不少人也許很難了解為何一個“用詞不當”就會引起如此激烈的反擊,甚至會威脅到克裏的去留問題。

  而實際上,克裏的擔憂並不是杞人之憂。以色列目前確實有朝向“種族隔離國家”加速發展的勢頭。在以色列政府的主導下,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正在被隔離到不同區域生活。猶太人不斷強勢擴張,巴勒斯坦人正一步步被逼向遷走的邊緣,生存境遇每況遇下。克裏不過是在長期代表美國執行中東政治進行巴以調停過程中看到了問題的本質,就像《皇帝的新裝》裏的小孩不小心说了一句實話一樣,只不過這句實話,捅到了以色列和美國政治的痛處。

  以色列的“種族隔離”在主張“以土地換和平”的拉賓(YitzhakRabin)遇刺后就開始露出苗頭。拉賓之后上台的歷屆以色列政府,都在加大推進“種族隔離”政策力度。2002年,沙龍(ArielSharon)政府通過建立隔離墻的方式,來阻止未來巴勒斯坦建立政治實體。同年,聯合國大會頒佈了要求以色列停止修建隔離墻的決議,獲得了144個國家的支持,但是遭到了包括美國和以色列在內的4個國家的反對。隔離墻的建立,佔領了原巴勒斯坦人聚居區的大量土地,對巴勒斯坦人在經濟、政治上形成封鎖,不但使巴勒斯坦人對外交流不便,就是巴勒斯坦人自己的領地,也被強制分割成不相連的孤立區域,造成族內人無法交流。這種對巴勒斯坦人民極不人道的行為,使巴勒斯坦處處受制於以色列,根本無法建國。而以色列政府卻想用這種方式逼走巴勒斯坦人,以竊取地中海和約旦河之間的土地,並最終建立“大以色列地區”。

  在把巴勒斯坦人逼到一個個孤立的狹小區域后,以色列又在政府的批准下,大肆建立猶太人定居點。定居點的建立與隔離墻一樣,都是要把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隔離開。這種主動隔離的定居點特指在1967年通過“六月戰爭”奪取的土地上建立的猶太人社區,主要位於約旦河西岸地區。以色列在定居點問題上的做法被國際法院和國際社會認定為非法。但是,在美國縱容支持下的以色列對國際社會的反對聲卻不管不顧,反而加速利用建立定居點的方式來達到擴張領土、驅逐巴勒斯坦人的目的。據法新社4月29日報導,在過去9個月內,以色列批准了近1.4萬個猶太人定居點的興建,又創歷史新高。

  無論是隔離墻還是猶太人定居點,都彷彿是猶太人在用自身當年曾在歐洲等地所遭到的羞辱在報復另一個更為弱勢的族群。如今的猶太人已不是當年在歐洲各國被孤立在猶太社區引人側目的弱勢群體,而是在用同樣的方式去隔離孤立別人。沉浸在猶太復國主義的熱血讓以色列政府迷失了人性,也忘記了本民族經歷的慘痛歷史教訓。在過去幾千年內,輾轉流浪於世界各地的猶太人流離失所,經受了數不清的掠奪、歧視和屠殺,是巴勒斯坦人為他們騰出了一片土地,實現了他們的建國夢。按说,經歷過失去國家、土地痛苦的以色列人應該最能理解巴勒斯坦人的感受,但反過來他們卻加倍給巴勒斯坦製造痛苦,甚至是赤裸裸地推行種族隔離主義,阻斷巴勒斯坦人的建國夢,這是出於何等的扭曲心理?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Netanyahu)辯護稱以色列的民調顯示猶太人希望隔離,並通過這種方式防範恐怖主義。這種借民調说事的針對巴勒斯坦人的“有罪推定”式的無恥言論實際上只是以色列右翼政客的托詞。事實上,無論是沙龍還是內塔尼亞胡,都是種族隔離政策的有力推手,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完成猶太人在整個地區的領土擴張,並以此來阻止巴勒斯坦人的建國努力。

  在“種族隔離”問題上,以色列不但要美國縱容,還要其承認他們這種做法“政治正確”。這是因為“種族隔離”在世界人民的辭典裏早已臭名昭著,是被公認政治絶對錯誤的做法。美國已於上世紀60年代廢除了該制度,南非也於1994年將其法定廢止。這樣一種反人類的落后制度,已經被歷史永久地釘在了恥辱柱上,以色列怎能隨便讓人安到自己頭上,更何況出此言之人,正是美國國務卿克裏!

  以色列深知,自己的做法如果一旦被美國官方扣上“種族隔離”的帽子,或者如果被越來越多的美國人看透其“種族隔離”的本質,將會失去其隔離制度的合理合法性,對自己的領土擴張極為不利。於是,就上演了這次美國政客被以色列玩弄於股掌之上的一幕。

  共和黨政客對克裏言辭所表現出的氣急敗壞的批評和民主黨人克裏的迅速妥協讓人再次見識了猶太遊說團體在美國政壇的政策影響力和遊說能力。這不禁讓人懷疑美國政客對以“自由、平等、博愛”為內體的普世價值追求的真誠,也讓人疑問美國到底是美國人的美國還是以色列人的美國,美國政府到底是為美國人的利益服務還是為以色列的猶太人利益服務。這次事件也再次證明,看猶太人臉色行事,是美國中東政策最根深蒂固的潛規則,倒是像克裏這種在碰壁后試圖做到相對公正對待巴以問題的官員,在美國政壇卻必須要時刻小心翼翼。

  其實,站在中立客觀的角度,克裏提出的“兩國解決方案”也許是擺脫美國中東政策困局的最妥善方式,也是美國從中東脫困進行“亞太再平衡”的最快方式。畢竟,今天的美國已經不是二十年前的美國,他要集中力量應付中國崛起都力不從心,還哪裏有精力浪費在以色列這個爛攤子上?再者,從人道的角度,猶太人無論從經濟實力還是政治勢力,都明顯高於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強勢推動“種族隔離”政策的情況下,若再不採取“兩國解決方案”,怕真要像克裏所说“變成一個有幾等公民的種族主義國家”了。

  但美國絶大多數政客並不像克裏這樣客觀,在美國深具遊說能力的猶太人團體也不允許有這種“客觀”存在的氛圍。在這次克裏“口誤”事件中,一個站出來激烈反對的政治組織AIPAC很值得注意,它的全稱是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mericanIsraelPublicAffairsCommittee)。資料顯示,這是美國一個支持以色列並積極遊說美國人不計代價支持以色列的組織。克裏被逼道歉正是國會幕后像AIPAC這樣強大的以色列遊說團體的攻勢所致,也是內塔尼亞胡公關對克裏的夾擊。克裏由一個促成對話的人變為道歉者和被動者,使他之前為巴以和談做的所有努力都在這一個詞中付之東流,其原因就是以色列偷換了概念——明明以色列的隔離行動正在破壞巴以和平進程,但他們卻把這個責任推給不小心说出事實的克裏,頗有賊喊捉賊的嫌疑。

  以色列能如此左右美國政客的態度,與美國建立在金錢基礎上的選舉政治密不可分。美國猶太人確實有錢,以色列也捨得在美國遊說花錢,於是錢就決定了美國的中東政策只能以偏袒以色列的方式存在,盡管這種偏袒已經暴露出其因為短視而帶來的災難性后果。美國縱容以色列在巴以地區的隔離擴張,無疑加劇了信奉基督的西方世界與伊斯蘭世界的仇恨,而這個仇恨反過來又強化了伊斯蘭世界對美國的成見,恐怖主義也由此而開始在美國的中東政策裂縫中滋生。

  近年來,美國在反恐上所花費的經費已是天文數字,恐怖主義不僅使美國經濟損失巨大,乃至於拖累美國走上了衰敗之路。“9.11事件”是美國中東政策失敗的一次集中爆發。然而恐怖份子襲擊美國后,不但沒有引起美國政客對中東政策的反思,反而將矛盾升級,在中東問題的處理上更加意識形態化和功利主義導向。這種建立在不公平、不公正的基礎上政策取向,只能使中東出現更多棘手的問題,而這些問題的代價,除了由中東人民承擔,最終還是要由美國來買單。

  受累於恐怖主義的美國仍是世界頭號強國,但是這個頭號強國的對外政策卻被一個小小的以色列所用金錢所綁架;了不起的美利堅民族利用短短兩三百年時間就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國家,但是這個民族的智慧卻難以戰勝猶太人的精明與投機。在中東和巴以問題上,美國政府難道就真的就甘願讓以色列為其“画地為牢”兀自困守嗎?我們希望已經沒有連任壓力的、也獲得過諾爾貝和平奬的奧巴馬總統能回答這個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