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種植專業几乎停辦 貴州農村職教“離農”現象嚴重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4月08日 19:22   中國新聞網

  “國家補貼你買一頭牛,還給你買飼料的錢,正當你為國家的好政策高興時,發現飼料被牛吃了,牛病死了。”4月6日,貴州省畜牧獸醫學校黨委書記鄧慶生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用這個比喻揭示了當前貴州農村地區一綫農業人才嚴重匱乏的尷尬現狀。

  近年來,隨着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産業轉型升級,許多農戶開始逐漸改變“青年人外出打工、留守老人兒童在家務農”的觀念,當農村返鄉青年希望依靠扶持政策投身規模種植、規模養殖時,缺乏有效的技術指導是最大的發展障礙。

  “農村職業教育發展滯後,滿足不了農村的需求,這是缺乏一綫農業技術人才的重要原因。”做了17年農村職業教育工作的鄧慶生說。這樣的現狀,已經成為制約貴州農村脫貧致富的瓶頸。

  10年間涉農職校從13所減少到4所

  貴州省人民政府網站顯示,到2009年末,全省常住總人口3798萬人,其中70.1%為農業人口,約為2662.78萬人。

  這樣一個農業大省,在近10年裡,涉及農業教育的職校從13所減少到4所,涉農專業嚴重萎縮,種植業專業几乎停辦,涉農專業招生人數僅占全省招生總數的3%左右,涉農專業畢業生年不足3000人。

  “現有的農村職業學校,大都沒有結合當地農業産業發展設置課程,涉農專業也慢慢萎縮。”鄧慶生說,農村職業教育已經出現“離農”現象。

  中國青年報記者注意到,在貴州,許多農村職業學校都開設了機電、計算機、數控等公共專業課程,而與所在縣、鄉特色農業相關的課程非常少,有的甚至沒有。在學生畢業後,服務當地農業發展的能力並不高。

  一位曾經分管農業的副縣長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他所在的縣氣候土壤條件特殊,非常適宜種植經濟效益較高的水果——藍莓,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當地形成了一定規模的藍莓種植。

  在縣裡工作期間,這位副縣長最希望做的一件事,就是能把藍莓種植的規模進一步擴大,同時發展藍莓深加工産業。很快,他就發現,這是當地每一個人的心願,但又是一個難以完成的心願。

  “藍莓不好種,懂技術的人又不多,發展起來特別慢,缺一綫懂技術的農業人才啊!”這位副縣長說,縣裡的農村職校沒有開設藍莓種植專業,農業企業和農戶都用不上職校出來的學生,“這是農村職業教育和當地農業産業發展不匹配的典型例子。”

  這位副縣長假設,如果當地農村職校能保留涉農教育的專業,如果還能開設一門藍莓種植技術的課程,請縣裡幾個種得好的技術能手做老師,學生們畢業後一定不愁賺不到錢。

  一所國家級重點中專11年只進了11名老師

  涉農專業在農村職業學校漸漸萎縮的背後,是農村職業學校辦學基礎薄弱。

  以貴州省畜牧獸醫學校為例,這是一所國家級重點中專、貴州省唯一一所農業部確立的農業教育示範基地,校園裡的大多數房子都十分老舊。

  鄧慶生介紹,學校現在的主體建築都是“七五”時期建設的,“九五”時期建設一棟學生樓,“十一五”期間使足了勁兒建了一棟大教學樓,前前後後花了1000萬元,“我們學校的情況,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很多學校就只有一個簡單小樓,宿舍也靠在外租房。”

  和硬件條件差相比,更嚴重的是師資的缺乏。

  從2000年到現在,貴州省畜牧獸醫學校只招進了11名老師,現有的110名專兼職教師隊伍中,平均年齡為45歲,其中30歲以下的老師大約10人,30~40歲的老師不到30人,年齡結構出現斷層。

  而按照3000人在校生的規模來計算,師生比大約為1∶29,遠遠高出1∶18—1∶23的標準上限。因為師資力量不足,學校的老師都承擔著繁重的教學任務,原本用於生産實踐的時間也被課堂教學占用,“雙師型”教師嚴重匱乏。

  中國青年報記者了解到,在貴州省農村職業學校中,貴州省畜牧獸醫學校的條件能算得上“數一數二”,其他農村職業學校軟硬件不足的問題更為突出。如果按照這種發展趨勢,長此以往,農村職校難以吸引學生就讀,有經驗的老師也不願意到農村職校工作,最終形成惡性循環。

  今年,貴州省畜牧獸醫學校希望能面向全國公開招考27名老師,加上已經確定能調進的5名老師,最理想的狀態是充實32名老師。學校還希望,“十二五”期間再投入1億元,改善辦學條件,其中希望國家扶持8000萬元,自籌2000萬元,但現在基本能確定的國家支持,只有3000萬元。

  “剩下的缺口希望國家多考慮一下農村職業教育的重要性,我們也想辦法自己多籌一些錢,人才目標一定要達到,農村等着人用啊。”鄧慶生說。

  涉農專業人才扎根農村少之又少

  在貴州農業發展的“十二五”規劃中,蔬菜種植面積將達到1500萬畝、茶園500萬畝、果樹500萬畝、中藥材300萬畝。“十二五”期間計劃農民人均純收入年均增長10%以上。

  為了實現規劃,貴州88個縣(區、市)都制定了相應的計劃,中國青年報記者隨機抽取銅仁地區松桃縣,媒體公開報道顯示,松桃縣“十二五”時期將在全縣養殖大鯢10萬尾以上,野豬養殖10萬頭以上,珍珠鷄、野鴨100萬隻以上,仔豬50萬頭以上,種羊100萬隻以上。

  一位農村職業學校的老師對記者粗粗算了一筆人才培養賬:按照每1000尾大鯢需要1名一綫農業人才計算,10萬尾大鯢需要100人,按照每1000頭牲口、家禽需要1名一綫農業人才計算,200多萬的養殖數量需要2000人。

  “按照一個縣級地區需要2100人估算,全省需要將近20萬一綫農業人才。”這位老師說,考慮學生成才後留在貴州的比例,按現有條件,培養這20萬留在本土的人才至少需要15年時間。

  鄧慶生認為,現在貴州農村職業學校不能滿足農村需求,將使發展現代農業産業的夢想成為泡影。

  雖然農村對農業人才非常渴求,但農村職業學校的畢業生,對於條件相對艱苦的農村並不“感冒”。

  安順紫雲縣的學生小慧(化名)一直認為,女孩子如果從事“養豬養牛”的行業,是沒出息的表現,她之所以選擇到農村職業學校讀書,是因為學校不但不要學費,而且每年還發給補貼。

  小慧經常聽老師、同學說,學校的畢業生都是“香餑餑”,來晚的企業招不到人。她的願望就是找到一個環境條件不錯的畜牧公司或者食品加工企業,最好能去沿海發達地區。

  鄧慶生說,涉農專業畢業的本科生大都會選擇考公務員或者事業單位,農村職業學校出來的中專生則大部分喜歡到東部或中部的涉農企業工作,還有大約20%的學生改行,10%的學生創業,“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知管理的人才能扎根偏遠農村的少之又少。”

  “自身轉型+政策扶持”是有效方法

  鄧慶生建議,以縣級為單位,設立一個叫做“農村職業教育中心”的機構,由這個機構整合全縣(區)的培訓、教育資源,根據當地特色産業的發展需要,統籌開設課程,整體推進職業教育項目,改變多重培訓“各自為政”的狀況。

  同時,鄧慶生認為需要探索一套相對便捷的人才需求信息反饋系統。鄧慶生解釋說,現在,農村職業學校的培養模式是“設置課程——人才培養——産業”,這樣會出現的問題是,培養出的人才不一定能與産業對接,如果變成“産業——人才培養——課程設置——教學改革”,就能根據産業需求,隨時改變人才培養計劃和方法。

  貴州省教育廳副廳長蔡志君在今年3月召開的全國兩會上曾經發出呼籲:希望國家不僅要強調農村義務教育,還必須大力發展面向農村的職業教育。她建議,現在應該組織實施“農村緊缺人才培養”工程,以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為重點,組織實施涉農緊缺人才培養的重大項目,以項目帶動,扶持農村職教。

  對於經費保障問題,蔡志君認為,應該把農村職業教育放在農村教育體系中統籌規劃和管理,在農村職校和涉農專業中,率先核定生均培養成本,核定生均財政撥款,並足額撥付到位。

  對於師資薄弱問題,蔡志君建議,實施農村職教“特崗教師”計劃,着力解決專業師資缺乏問題。鼓勵和動員涉農專業的大學畢業生到農村職校任教,國家給予義務教育階段教師的同等待遇。

  同時,蔡志君還希望在中央支持的實訓基地建設中,把涉農類基地建設計劃單列,確保培育一批有質量的涉農實訓基地,這樣既培養了人才,又有了農村科技創新、技術推廣的基地。(記者白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