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12歲留守姐妹靠采蘑菇自立 發誓不花家裏一分錢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09日 18:46   中國新聞網

姐妹倆采蘑菇歸來。

  核心提示

  暑假,深山裡的兩個小姑娘過得很精彩:每次雨後,她倆結伴上山去采蘑菇,曬乾後賣錢。每年的暑假,她倆采的蘑菇至少能賣兩三千塊錢。“買鋼筆作業本,自己添衣服,給奶奶抓藥,家裏購化肥,靠的都是賣蘑菇錢!”小姑娘自豪地說。

  每年暑假,采蘑菇能賣幾千塊

  這兩個小姑娘,是一對雙胞胎,都是12歲。姐姐,何艷青,矮弱黑瘦,在鄉小學讀六年級;妹妹何艷爽,高姐姐半頭,是縣城初中一年級的學生。

  9日上午11時許,記者驅車從群山環抱的泌陽縣銅山鄉羊進沖村鳳凰脖小山村經過時,見兩個小姑娘滿頭大汗,提着兩籃子剛採摘的新鮮野蘑菇正在進村。

  記者急忙停車。

  “叔叔,問路的?”小姑娘禮貌地停下腳步主動搭話。

  記者搖搖頭,問:“蘑菇在哪裏采的,采那麼多的蘑菇幹啥用?”

  “在北大嶺、棋盤嶺和大寨子采的。”姐姐小艷青遙指北面遠方的群山說,“那裏的蘑菇可多了,下午喂飽牛的時候(四五點鐘),我和妹妹還去采。”

  “蘑菇采回家,在路邊曬乾,自然有人來買。”妹妹小艷爽說,“從6歲那年,我和姐姐就開始在暑假裡上山采蘑菇了。一開始,采的蘑菇曬乾自家吃;後來,有人開着轎車專門來買蘑菇,蘑菇價格一直在漲。前年暑假,采的蘑菇賣了2600(塊),去年暑假賣了3900(塊),今年暑假到現在已賣了4000(塊)了。”

  采蘑菇,只采奶奶交代的無毒菇

  小艷青、艷爽姐妹倆,家在路邊,緊靠進深山的公路。

  “俺倆采蘑菇,只采奶奶交代的。”在記者與小姐妹一起徒步進村的路上,小艷青說,“我和妹妹只采3種(野生)蘑菇,一是通體透白的,二是紅頂帽的,三是黃褐色的。在我們這兒,通體透白的叫草菇,紅頂帽的叫伏菇,黃褐色的叫藥菇,都很好吃又沒有毒。”

  “曬乾後,草菇一斤20多塊,伏菇40多塊,藥菇30多塊。五六斤鮮菇曬一斤,買菇的開着車在門口等着,不還價。”妹妹小艷爽說,“昨天還賣了400多塊,是武漢的人來買的。”

  小艷青、艷爽姐妹倆,其爸爸何留安在深山裡幹活,半月才回家一次;媽媽王貴梅在廣州打工,每年的麥收和過年回來幾天,小姐妹常年與爺奶相伴。

  小姐妹,兩年前已經靠采蘑菇自立

  “現在山裡的野蘑菇金貴了。”記者與小艷青、艷爽姐妹倆一起來到她們家時,在大門口打盹的奶奶鄭遠芳猛地睜開了眼睛。

  她接過籃子仔細過目,見沒有一個毒蘑菇,用拐棍指了指門前的水泥路,讓兩個孫女去那裏晾曬。

  “她倆上學買鋼筆、作業本,我看病抓藥,家裏買化肥,都是靠的這錢。”66歲的鄭遠芳老人說,采的野蘑菇在路邊晾曬,就是廣告;停車下來買蘑菇的,有鄭州的,有武漢的,一曬乾就被搶走了。

  鄭遠芳老人患有肺氣腫病,每年吃藥需七八百塊。“都是我倆給奶奶抓藥,夏添單,冬添棉,我倆每年添衣花二三百塊,剩下的錢買化肥還綽綽有余。”小艷青說,這兩年來,她們姐妹倆用賣蘑菇的錢每學期資助貧困同學都在上百塊。

  直到上大學,不花家裏一分錢

  連續7年來,小艷青、艷爽姐妹倆在附近的山坡上采蘑菇,已摸清了蘑菇的生長規律。

  “哪兒草菇稠,哪兒伏菇多,哪兒長藥菇,我們倆一清二楚。”小艷青說:在暑假裡,頭一天下雨,第二天去采,一天至少能采400塊錢的蘑菇。“今年的暑假,採摘的蘑菇有望賣6000多塊!”

  記者走進小艷青、艷爽姐妹倆的住室,見牆上貼滿了獎狀,都是小姐妹倆得的。“姐姐身體弱,上學比我晚一年。”小艷爽說,“俺倆都是班幹部,學習成績也不差。”

  “暑假作業早已做完了,正在預習新學期的功課。”小艷爽告訴記者,姐妹倆去年暑假已拉過鈎,發誓不留級,紮實學習,讀初中上高中考北大清華,不花家裏一分錢,全靠暑假采蘑菇賣錢。(大河報首席記者 李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