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媒體稱社會規則漏洞引發無背景、無關係民衆焦慮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10日 16:16   中國新聞網

人民圖片

  工作壓力大,辦事不容易,結婚不輕鬆……我們都期望生活更好些,但現實世界並不那麼隨心,人生充滿着不確定性。求學就業,尋醫問藥……但凡生活中遇到難題,都離不開“關係”:找同學,托朋友……這往往讓人心力交瘁

  升職難,堅守還是離開?

  ●個人升職不容易,但如果競爭過程公開、透明,會減少很多抱怨和爭議。升職過程中的一些“潛規則”讓人們焦慮

  劉書是國家某部委的一名科級幹部。去年,他所在的處室有一位副處長外調其他部門,留下一個職位空缺。劉書覺得,自己無論從資歷還是業務等方面,都應該是副處長的不二人選。周圍的同事也大多這樣認為。

  但人算不如天算,公佈副處長人選時,劉書傻眼了:一個比他年輕很多的同事當上了副處長。他表面上若無其事,心裏卻非常想不通:“我在單位干這麼多年,一直任勞任怨,業績也不錯,對領導也恭恭敬敬,為什麼不能被提拔?”

  自此之後,劉書的心態發生了變化:當初剛上班時,他不知疲倦、熱情洋溢,如今,一上班就盼下班。工作幹得還有什麼勁?對交給他的任務,能推就推,不能推的就敷衍了事。

  升職,意味着能力被認可,意味着更高的薪酬。但是,現實很殘酷,因為在任何一個單位內,領導崗位總是少數,大多數人只能從事一般工作。無論你多努力,也難以突破瓶頸、再上一層樓。

  在國家某部委任職處長的張元說:“在我們單位,升到處級職位不是難事。但再想往上晉升,就非常難了。到這個層面,就不是個人想不想、努力不努力的事。”

  既然如此,何必自尋煩惱,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不好嗎?

  “這話說得容易,做起來很難。”張元說,“別的不說,單說看着周圍的同事升職,自己卻遲遲不動彈,心態總會有些變化。”

  升職不容易,在任何時候、任何單位都一樣。但專家認為,如果升職競爭是一個公開、透明的過程,就會減少很多抱怨和爭議。反觀當下,升職過程中存在種種“潛規則”,讓人們摸不着頭腦,不敢相信單憑能力就能升職,反而不得不借助請客、送禮、拉關係、套近乎等行為去迎合領導,焦慮之感由此而生。

  如果升職無望,應該選擇堅持,還是離開?這是一個“兩難”話題。

  有人說,升職無望就要調動,豈不太浮躁了?在一個崗位上應該堅守,要有恆心,直到做出成績為止;也有人說,明知升職無望還堅守,堅守什麼呢?“樹挪死,人挪活”,換一換環境也許能闖出新天地。

  劉書的妻子是一家外資企業的銷售主管,每月收入2萬多元,經常開玩笑對他說:“你每月就這點死工資,升職無望只是‘混日子’,這樣的工作又有什麼意義?”可是,究竟要不要離開,劉書拿不定主意。他說:“作為公務員,至少有一定社會地位。真要放棄這一切,有些不捨得。再說,辭職之後自己又能幹什麼呢?”

  辦事難,為啥總要“找關係”?

  ●一些人不管遇到什麼事,總喜歡托人情、找關係,說明社會規則有漏洞可鑽。這給沒“關係”、沒“背景”的普通大衆帶來焦慮感

  這幾天,在中央某機關工作的黃義有些煩。原來,老家一個親戚打電話說,由於超生了一個孩子,他們家要被縣計生部門罸款5萬元。親戚問黃義有沒有“門路”,幫他們說說情,能不能不罸款或者少罸款。黃義說:“我在單位只是一個小科員,老家的人還以為是多大的官,什麼事都能替他們辦。再說了,就算我真認識老家的一些朋友,也很難為他開這個口啊!”

  黃義說,自他進入這家中央機關工作,老家就不斷有人找他辦事,有次親戚家裏丟了一輛電動三輪車,也給他打電話,問“認不認識縣公安局的人?能不能讓他們快點把電動車找到?”這弄得黃義哭笑不得。

  如今,一些人不管遇到什麼事,總喜歡托人情、找關係。不這樣做,他們就覺得不踏實,就會很焦慮。這已經成為一個典型的社會問題。例如,一旦在路上闖紅燈被交警攔住,就習慣性掏出手機,趕緊找熟人疏通關係,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於上學就業,尋醫問藥……但凡生活中遇到難題,就更離不開“關係”:找同學,托朋友……總是讓人心力交瘁,焦頭爛額。似乎不動用“關係”,就沒有安全感。

  我們不必責備這些“找關係”的人。人們習慣性地“找關係”,說明社會規則有漏洞可鑽。

  “不找關係,辦點事還真難。”廣東一家玩具企業老闆陳偉強說,去年底,他去當地工商局辦某項手續,折騰了兩天也沒辦完。無奈之下,他通過朋友找到有關負責人,半小時搞定。陳偉強說,有時候落實一個項目,按程序審批至少要一周,多則一個月,但找熟人一兩天就能搞定。“雖然找關係也要花錢,但比起項目的運營成本,就不算什麼了。”

  前一時期,城市白領逃離“北上廣”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話題。一些白領認為大城市裡生活壓力太大,居之不易,還不如到二、三綫城市發展。但據媒體報道,一些人到了小縣城工作,卻發現自己並不適應,又逃回大城市。為什麼?因為小縣城是一個熟人社會,在那裏做事更要講關係、論人情,“拼爹”現象更嚴重。

  專家認為,講人情、論關係在中國源遠流長,這跟歷史、文化等都有關係,短時間內很難改變。但如果“關係”的運行超出人情層面,到了破壞規則甚至違法亂紀的程度,就會讓人惶恐不安。在社會轉型期,有更多的真空地帶讓人情可以被當作交易的籌碼,人們更加傾向於“暗箱操作”、不守規則,這嚴重影響社會公平,給“無權無勢”、沒“關係”、沒“背景”的普通大衆帶來更多焦慮。

  結婚難,理想伴侶在哪裏?

  ●部分白領工作忙,交際窄,難以遇到合適的結婚對象;也有一些人對另一半要求過高,給自己增加難度

  在北京某事業單位工作的30歲的趙晶仍然單身。2008年跟男朋友分手後,趙晶也接觸過一些異性,但都沒有結果。趙晶說,以前自己不怎麼在乎戀愛的結果,覺得自己高興就好,但沒想到自己轉眼就變成了“必剩客”(網絡上對29到30歲之間未婚人士的稱呼)。看着周邊的朋友們成雙成對,有的還有了小寶寶,心裏就會覺得空落落的。

  “有些着急。”趙晶說,“但結婚必須得找有感覺的人,總不能湊合著過吧?”

  眼下,很多人跟趙晶一樣,既着急結婚又找不到合適的人,這也催生了很多相親活動。電視上,《非誠勿擾》、《幸福來敲門》等相親節目火爆;網絡上,百合網、世紀佳緣網等點擊量屢創新高;現實生活中,聯誼會、相親大會等活動更是人氣火爆。為結婚而焦慮,成為都市男女的一種普遍心態。

  專家認為,年齡越大,戀愛機會將越少。與此同時,來自家人和社會輿論的壓力,加劇了大齡單身人士的“不快樂”情緒。

  找一個合適的另一半,為什麼那麼難?

  趙晶說,現在工作十分忙,業餘生活比較單調,並沒有太多的機會結識陌生朋友。“我的工作性質還屬於接觸人比較多的,但大多屬於泛泛之交,難有深入了解。”趙晶說。

  要求高是另一個重要原因,這在女孩身上體現得更為明顯。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很多女孩都想找事業有成、品貌端正、性格相投的對象,但條件真正好的男士並沒有想象得那麼多。一些女孩提出的條件過於苛刻,更增加了找到合適伴侶的難度。

  比如,有一位女孩表示,她喜歡吃油炸食品,希望找有同樣愛好的男朋友;另一個女孩表示,自己很喜歡玩、喜歡聊天,男朋友也應該愛玩、愛聊天……如果要求這麼高,不允許存在一點點差異,怎麼能找到戀愛對象?

  此外,結婚成本高也困擾着很多年輕人。買房、買車、拍婚紗照、請婚車、擺婚宴……結婚的花費越來越高。據有關機構測算,受食品漲價等因素影響,上海婚宴的平均花費就從2009年的6.6萬元漲到今年的8.9萬元,每年上漲12%—15%,甚至連喜糖的價格都漲了8%。結婚成為不少年輕人“不能承受之重”,不得不“裸婚”。不少人說,城市生活壓力這麼大,如果不想接受“裸婚”,只能等物質條件成熟了再說吧。 (本文采訪對象均用化名)(記者 崔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