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雲南體育比賽亂象頻出 男子戴假髮冒充女子參賽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9月20日 15:14   中國新聞網

  核心提示

  跳水比賽裁判中混入了健美操教師和司機等非專業人士,要金牌、安排金牌已成為公開的秘密,年齡造假屢見不鮮……運動員在比賽中為何公然造假?省級體育比賽中為何亂象頻出?本報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

  “置世界公認的跳水規則於不顧,說明這些裁判對跳水比賽的規則很不熟悉。”9月20日,針對雲南跳水“0分門”事件,有跳水界人士說,這樣的判罸令人“匪夷所思”。

  在調查過程中,體育界多位官員、教練員、運動員向記者反映,類似貓膩、亂象在雲南省級體育比賽中,絶非偶然,也並非孤例。

  “0分門”背後

  健美操教師、司機等非專業人士竟出現在裁判名單中

  一項以培養後備選手為目的的省級跳水賽事因為“0分門”而為社會廣泛關注。在今年8月舉行的雲南省跳水錦標賽中,雙人跳水賽場出現罕見一幕:來自昆明、玉溪、紅河三個州市的13歲年齡組選手由於沒有按照規定跳出2.0難度的技術動作,全被判0分。

  “0分”判罸引發了爭議,一些專家認為,這次跳水比賽中的0分判罸明顯有悖常識。

  雲南省體育局在針對“0分門”事件的情況說明中稱,按照比賽規則、規程規定,在雙人5米跳台比賽中,比賽共有3輪動作,其中2輪為難度繫數規定動作(難度繫數為2.0)、1輪為無難度繫數限制的動作。運動員在前2輪比賽中如未達到規則、規程所規定的難度繫數,視為未完成比賽動作,判為“0”分。

  原國家跳水隊教練、現任馬來西亞跳水隊主教練楊祝梁認為,這次比賽規程上已注明,動作平均難度繫數為2.0。按國際規則,不管運動員跳的難度繫數是高還是低,都應按2.0的難度繫數來評分。

  他說,跳水比賽中運動員的動作完成質量可以有好壞,但都應該按規則打分,不能隨意地給0分。此外,從這次跳水比賽的視頻中可以看出,運動員的比賽動作不屬於三種0分情況中的任何一種。

  “0分門”事件背後的原因,似乎可以從比賽的球證名單中尋到蹤跡。

  有知情者告訴記者,這場比賽的裁判名單中出現了健美操教師和司機等多名並不熟悉跳水的非專業人士。對比秩序冊和裁判名單可以發現,玉溪隊教練員王惠英等多位參賽隊的教練、領隊也成為這場比賽的球證。

  非專業人士以及參賽隊成員為什麼會出現在裁判隊伍中?雲南省體育局回應說,這是為了起到相互監督、相互制約的作用。雲南省體育局進一步解釋,目前雲南在很多項目上仍缺乏高級別球證,今後將加大球證培養力度。

  知情者爆料

  要金牌、安排金牌已成公開秘密,年齡造假層出不窮

  採訪過程中,雲南體育界多名人士向記者透露,近年來在雲南省內的運動會上還存在着其他亂象。

  在雲南省第十三屆運動會上,皮划艇裁判長王波授意副裁判長楊永盛將男子2000米雙人划艇第一名給楚雄隊,後又授意楊永盛將女子2000米單人皮艇第一名給玉溪隊。根據授意,楊永盛沒有按照實際成績公佈比賽結果,而是按照王波的意圖篡改了比賽成績,兩個項目都按照篡改後的結果公佈並舉行了頒獎儀式。

  雲南省體育局在2010年8月12日的一份關於違反賽風賽紀問題的通報中提到了上述事件。

  原雲南跳水隊主教練黑麗蒼坦承,在一次大型運動會上,曾有省體育局一位領導的家屬當面表示要他“照顧”一名昭通籍運動員,但“最後還是沒有弄成金牌,領導很不高興”。

  “金牌是很神聖的,但是在雲南的不少比賽項目中,金牌卻成了可以隨意給予和取消的東西。”雲南省體育局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舉例說,柔道比賽出現“雙金牌”,已成為體育界流傳廣泛的一個笑話。

  多名當年的現場目擊者證實,雲南省第十二屆運動會男子55公斤級柔道比賽中,由於對裁判的判罸存在爭議,爭奪金銀牌的昆明和玉溪兩隊在決賽過程中罷賽。在調停無果的情況下,競委會作出了一家給一塊金牌的決定。

  記者在當年的成績冊上看到,“第一名”一欄的確出現兩個並列的名字,分別代表昆明和玉溪。當年帶領玉溪隊參加此次比賽的柔道教練在向記者確認有此事後,不願再作過多評論。

  “按照國際規則,柔道這樣的對抗性項目是不可能有並列金牌存在的。要麼由裁判舉旗,要麼稱體重,一定要分出個高下來。怎麼能這麼隨意地一家給一塊呢?”國家男子柔道隊主教練石明說。

  “年齡造假特別厲害,已經成為雲南省內運動會上最大的腐敗。”雲南省體育局的一位官員說。

  按規定,參加省運動會的每名運動員,在比賽開始前,都要向社會公示3次。多位知情者向記者證實,在雲南省第十三屆運動會上,昭通一名叫趙靜的女運動員,由於超齡,不具備比賽資格,3次均未進入公示名單,但最後卻出現在了決賽階段的秩序冊上,並最終獲得獎牌。

  雲南省體育局通報顯示,經調查,“趙靜報名參賽登記出生年月為1993年12月5日,而公安機關原始記錄為1988年12月5日,屬更改年齡。”她的參賽資格和所獲成績隨即被取消。

  近年來,年齡造假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據透露,去年省運動會決賽前,省體育局下了一個檔案,要求各州市自查自糾,結果上報了四五十名造假運動員,其中大理、楚雄都在10人以上。後來,省體育局又查出70多名運動員年齡造假,主要集中在游泳項目上。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雲南省第八屆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女子龍舟比賽中,一支代表隊甚至派出了男子戴上假髮冒充女子參加比賽。

  利益驅動

  地方保護主義成為了某些運動員公然造假的“保護傘”

  不少接受採訪的官員、教練員都表示,運動員在比賽中公然造假,就是奔着好的名次,尤其是金牌去的。

  “在省運動會上取得金牌,運動員和教練回到州市,能拿到獎金,職稱、住房等待遇也可能得到較好解決。運動員退役後回到當地,會有不錯的工作安排,如果要升學,還可能減免分。”多名教練對記者表示。

  知情者告訴記者,在雲南省第十三屆運動會游泳比賽中,有的孩子在年齡上造假,雖然通過了3次公示,卻在臨上場前被舉報,19名家長來到賽場抗議。競委會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同意讓這些超齡選手以“測試”的名義參加比賽,成績不納入比賽排名,但如果成績優異,今後升學時可以加分。

  在利益驅動下,體育比賽中的錦標主義盛行,誠信缺失。有官員指出,部分地區地方保護主義嚴重成為運動員公然造假的“保護傘”。為了在省裡的運動會上取得好成績,有的州市政府對於當地運動員年齡造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省體育局查辦起來難度很大。

  監管缺位

  不能用造假換取表面光鮮,公平公正才能産生體育的公信力

  教練們認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體育亂象頻出,既有歷史原因和深刻的社會背景,也有機制上的問題,比如監管的嚴重缺位。

  "0分門’事件不可笑,很可悲。”一位從教近50年的老教練對記者說。

  多位教練表示,雲南競技體育水平相對落後,對承辦各種運動會的州市,從財力、政策上加以傾斜和支持可以理解,但絶不能以造假的方式,換取表面的光鮮。

  雲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宋笛認為,競技體育比賽包含着精神文明的內涵,體現着公平、公正的原則。體育比賽一定要講規則,這樣才能産生公信力。體育的公信力靠誰來維護?要靠體育行政部門,要靠正規的體育運動協會,而作為體育運動直接參與者的教練員、運動員、球證更應嚴格自律。

  雲南省體育局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市場經濟不可避免地衝擊到了體育領域。教練員和運動員取得好成績後,給予一定褒獎無可厚非,但一定要走正道,要正確看待成績。

  他說,杜絶體育造假,體育行政部門的管理力度要加強,相關的規章制度要進一步完善,打假的機制也應盡快建立。

  本文相關推薦

  中國女子跳水隊摔跤男子vs女子視頻女子拳擊經典比賽收錄女子游泳比賽女子跳水比賽視頻回看女子摔跤比賽中國女子體操比賽美國女子拳擊比賽女子跳高比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