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殘奧金牌教練拒向體工隊上繳150萬獎金被停職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29日 15:44   中國新聞網

  汪成榮家裏的牆上掛着他在北京殘奧會上和弟子的合影。如今,這位金牌教練因為獎金分配問題,被青海體工一大隊停職。本報記者 范遙 攝

  2005年,中國女子長跑名將孫英傑因向教練王德顯討要獎金一事而轟動體壇,如今,他的丈夫汪成榮又因為獎金惹上了麻煩。2005年,汪成榮被中國殘奧管理中心聘為教練,他所帶的兩名運動員在2008年北京殘奧會上獲得3金1銀。2011年10月,中殘聯獎勵汪成榮149.91萬元。

  得知消息後,汪成榮所在單位、青海省體育工作一大隊(以下簡稱青海體工一大隊)要求汪上交獎金由組織重新分配,汪成榮不同意。2011年12月28日,青海體工一大隊給予汪成榮停職處理,大隊長楊海寧稱,“他不肯交錢的話,我們還有其他手段。”

  率隊奪3金,獲獎超百萬

  149.91萬元,連汪成榮自己都不確定這筆錢闖進他生活的具體時間,但他的生活確實被改變了

  “大概去年九月末或十月初吧。”反正是個早晨,因為夜裏照顧孩子睡得晚,青海體工一大隊教練員汪成榮還沒起床,就聽見手機響了兩聲。他的妻子、前著名長跑運動員孫英傑從枕邊拿過手機看了看,發現是一條通知獎金到賬的短信。

  在2008年9月5日公佈的第13屆殘奧會中國代表團名單中,汪成榮榜上有名,是整個田徑隊惟一來自青海的教練員。他帶領6名隊員參賽,其中弟子張振奪得男子5000米、男子1500米T11級別兩金,祁順獲男子馬拉松T12級金牌,何稱恩獲男子800米T36級銀牌。2008年10月6日,中國殘奧管理中心發函給青海省體育局和青海省殘聯,稱汪成榮“在任教期間兢兢業業、恪盡職守、科學訓練,成績突出”。

  除了書面表揚,還有前述的那筆獎金。“我早知道有獎金,很多教練的錢都到了,就我的還沒到,我還打電話催過。”接到短信當天上午,汪成榮去銀行查了一下,到賬149.91萬元。這是汪成榮有生以來擁有的最多的一筆錢,“我(以前)估計能有不少,還跟孫英傑開玩笑說,要是超過80萬元,我就不上班了,專心在家哄孩子、陪你玩。”

  自1992年入隊以來,汪成榮20年來對獎金並不陌生,此前最多一次是2001年九運會,他拿到男子10000米第7名,避免了青海“剃光頭”,被獎勵一套40平米的房子,時價每平米1380元,總價約5.5萬元。

  如今獎金遠遠超過80萬元,他也確實不用上班了——因為這筆錢,他被單位停職了。

  被約談多次,次次讓交錢

  上交全部獎金,由青海體工一大隊進行再分配,自己分到手可能只有總獎金的20%,汪成榮不幹

  去年12月28日之前,汪成榮已有半個多月睡不好覺。被上級單位叫去談話多次,內容只有一個:希望汪成榮把這筆獎金交給單位,由組織進行分配。

  第一次談話,青海體工一大隊隊長楊海寧問他卡裡打進多少獎金,汪成榮留了個心眼,說90萬元。汪成榮說,雖無書面說明,但據他了解,隊裡已有分配方案,他只能拿到這筆獎金的20%,如按90萬元計算,自己拿18萬元,30萬元給青海省殘聯,42萬元歸青海體工一大隊。

  汪成榮認為,在借調到中殘聯帶隊期間,他和原單位從未就獎金分配一事有過任何協議,“只要拿出相關檔案,說我該上交獎金,那我多少都交,要是拿不出檔案,我一分錢也不交。”楊海寧稱隊內有相關檔案,只是不便出示。關於獎金的再分配,楊海寧不肯細談,但表示不會留給某個人,“方方面面都要考慮到,你以為這是一個人的事?多少人為你服務呢?原單位不派你出去,派個阿貓阿狗出去也一樣的。”

  2011年12月28日,青海體工一大隊黨委下發了《關於對汪成榮同志停職的處理決定》,該檔案稱:“中殘聯於2011年10月給予汪成榮同志高額成績獎勵,但該同志隱瞞情況,不執行大隊的決定。汪成榮同志隱瞞組織、不服從管理的行為,在教職員工中造成了不良影響。”汪成榮被停職,停職期間停發工資及福利待遇。

  汪成榮依然沒有上交獎金,“這是中殘聯獎勵給我個人的錢,憑什麼讓我往外拿?”

  通知發4次,雙方仍僵持

  “停職決定”未能奏效,汪成榮依然沒有交錢,青海體工一大隊又連發了4次通知

  為照顧妻兒,汪成榮2010年7月申請換崗到科室工作,這樣他每天都可以回家。

  汪成榮和孫英傑每月工資加起來超過5000元,這份收入在西寧能過上不錯的生活。除了西寧有房子,孫英傑九運會時在北京被獎勵了一套房子;他們還有一輛福特車。2010年8月8日出生的兒子,如今已能在兒童籃架上扣籃。

  如果沒有這件事,汪成榮的生活很規律,6點起床、做飯,8點坐班車,9點抵達20多公里外的多巴基地,午飯在基地食堂吃,下午5點下班,6點到家、做飯。但如今,他的生活變了,“每天睡不着,最早也要凌晨兩點。”

  繼“停職決定”後,青海體工一大隊又連發4次通知,要求汪成榮“說明情況”。2月7日,通知要求汪成榮提交“參加2008年北京殘奧會有關情況”的書面報告;2月13日,要求將外借期間比賽的獎金數額、北京殘奧會獲得的總獎金數額如實彙報並提供票證依據;2月17日,要求汪成榮上報所得獎金準確數額;2月23日,第4份通知稱,“外派執教屬職務行為,大隊有權知曉外派者的工作情況,包括獎金收入,外派工作者如實彙報是必須履行的義務”。

  據體工隊工作人員介紹,汪成榮的停職決定貼得到處都是。還有人說,原本不知道這事,正月十三去領元宵,本想幫汪成榮代領,但人家說汪已經沒這福利了。

  汪成榮試圖讓自己的態度和緩一些,每次都按時回函,但他強調,自己不能提供獎金數額,希望上級部門向中殘聯體育部發函確認,“他們心虛,不敢向別人問這個錢。”

  楊海寧表示,並非只要求汪成榮交回獎金,其他教練的獎金也要重新分配。但汪成榮認為這是給他下的套,且獎金數額也相差甚遠,“確實有幾個教練的獎金被收了,但數額差太遠了,有個4萬多的,有個1萬多的,有個4千多的,還有個1千多的。”

  獎金近一半,被用於購房

  一份中殘聯的函顯示,149.91萬元被認定為“教練員獎金”,但青海體工一大隊並未罷手

  記者2月29日上午採訪負責發放獎金的中殘聯體育部時,一位王姓工作人員表示,有關“獎金到底是發給誰”的問題,需要請示上級領導。之後,記者多次致電,仍再無正面回應。在汪成榮提供的一份名為《關於下發第13屆殘奧會中國體育代表團教練員獎金的函》中,中殘聯體育部把打給汪成榮的149.91萬元認定為“教練員獎金”,時間是2011年12月22日。

  汪成榮說,他和其他借調的教練聯繫過,“據我所知,其他教練沒這事兒。”

  上海田徑教練張敏珍曾兩度被借調到中殘聯,帶隊參加了雅典殘奧會和北京殘奧會,其弟子吳春苗曾在2004年殘奧會上奪得1金1銀。她稱此事不可理解,“獎金已打到了我自己的卡裡,這是個人收入,我的上級單位沒和我要。在汪成榮之前,我也沒聽過這樣的事。”

  教練員金帆曾帶出了兩屆殘奧會F11三級跳金牌得主李端,他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參加過兩屆殘奧會,這種獎金是給我們借調去的教練的,不是給我們單位的。”

  離開田徑場兩年多的孫英傑,曾在10年前打破兩項亞運會紀錄,並經歷過興奮劑事件和討薪事件。她對發生在丈夫身上的事感到不解,她說,丈夫單位要這筆錢,根本沒有正當理由。

  楊海寧稱,如果汪成榮上交這筆錢,事情還有和緩的余地,“這對他個人也有利,我們會覺得這個人人品不錯,比較誠實,會給他放在合適的崗位上,也會好好培養他,給他‘壓擔子’。”

  事實上,這筆錢已經被汪成榮夫婦花掉了近一半,他們在西寧市中心買了一套新房,高層,帶電梯,每平米5800元,總價67萬,手續費1萬元,裝修、家電花了20萬元左右。

  停職,只是“初步處理”,“他不肯交錢的話,我們組織還有其他的手段。”楊海寧說,“我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如果不交這筆錢,汪成榮丟掉的是穩定的工作和事業編製,還有多年的歸屬感。1992年,他進入青海體工隊,2004年退役,2005年留隊做教練,如今,時間已過去了20年。

  □本報特派記者 范遙 西寧報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