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孔慶東被指涉嫌抄襲 自稱科普讀物請原作者包涵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01日 13:41   中國新聞網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多年前的着作最近被讀者指出涉嫌抄襲。一位讀者比對了他的《青樓文化》一書以及南開大學教授陶慕寧等學者的作品,認為存在剽竊行為。

  這位讀者以“萊卡”為名在網絡論壇“凱迪社區”指出,孔慶東的剽竊不是簡單的照搬,而是改頭換面。“就像是偷了人家一輛汽車,使用前重新噴噴漆。”

  在回答中國青年報記者求證時,南開中文系古代文學教授陶慕寧說,孔慶東的確抄襲了自己的作品。

  陶慕寧於1993年出版了《青樓文學與中國文化》。這是一部大約25萬字、被同行引用頗多的古代文學研究着作,2006年再版。他還在南開大學中文系長期為高年級本科學生開設同名的選修課。

  主攻中國現代文學的孔慶東,最早於1995年在中國經濟出版社出版了《青樓文化》,2008年改由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全書10萬字左右。

  “萊卡”認為,兩部介紹青樓文化的作品,文字不完全等同,問題在於,兩位作者引用的文獻材料、這些材料出現的次序、作者對於材料的總結都大致相同,屬於竊取文義。

  譬如,陶慕寧指出,“‘青樓’一詞起初與妓女絲毫無涉,只是一種閥閲之家的代稱”,至唐代才比較廣泛地指代妓女所居。他以曹植《美女篇》、《太平御覽》、《晉書·麴允傳》、江總《閨怨詩》、江淹《西洲曲》、傅玄《艷歌行》等的詞句為證。

  陶慕寧對記者證實,“青樓”的出處是他通過研究、考據得來的。

  而孔慶東寫的是:“‘青樓’一詞,起初所指並非妓院,而只是一般比較華麗的屋宇,有時則作為豪門高戶的代稱。”他同樣引用了曹植《美女篇》、《太平御覽》、《晉書·麴允傳》、江總《閨怨詩》、江淹《西洲曲》、傅玄《艷歌行》等的詞句。

  “實事求是看他的東西,再看我的東西,就會明白,他確實抄襲。”陶慕寧說,《青樓文化》一書的基本框架和觀點是抄來的,只是換了一些表述方式。

  “萊卡”注意到,兩位作者都提及了謝眺的兩首詩,陶慕寧寫的是,“再如南齊謝眺的兩首‘聽妓’詩”,孔慶東寫的是“再看謝眺的兩首‘聽妓’詩”,這看似沒有問題。但謝眺原作題為《夜聽妓》(二首),陶慕寧稱其為“兩首‘聽妓’詩”,不是常規用法,而孔慶東引用《夜聽妓》時也以“兩首‘聽妓’詩”指代,太過湊巧。

  在《青樓文學與中國文化》中,陶慕寧提到:“白居易一生几乎是與妓女聲色相始終的。他不僅蓄有衆多家妓,而且隨着他游宦處所的更變,結識了數以百計的各地的青樓女子。較之元稹,白居易在這個問題上要坦誠率真得多……”

  孔慶東寫的是:“白大詩人一生同情勞動人民,尤其對妓女,更是愛憐有加。他自家養了至少一個加強班的家妓,還借工作調動之便,在祖國各地先後結識了數以百計的青樓女子。不過,白居易為人光明磊落,對此既不掩飾,也不巧辯。”

  分析白居易《琵琶行》時,陶慕寧認為可分三個層次:第一層次描摹妓女彈琵琶的音樂;第二層次凝練概括妓女一生遭遇;第三層次將詩人自己的孤獨之感與琵琶女的撫今追昔之痛聯繫起來,提煉出“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人生哲理。孔慶東則稱該詩有“三絶”,一是寫出了琵琶女的藝術才華,二是凝練概括了琵琶女的生平,三是把琵琶女的命運與自己的命運聯繫起來,寫出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名句。“萊卡”認為,無論是層次的劃分,還是對各層次內容的概括和評價,二者都是“驚人的一致”。

  孔慶東在書中一處專門注明了“據陶慕寧先生鈎輯”。陶慕寧說,孔慶東通篇只提了這麼一句,其他部分不再注明來源,看上去“好像都是他自己的見解了”,“其實後面還是我的”。

  陶慕寧最早注意到孔慶東的作品不是《青樓文化》,而是《空山瘋語》,其中有130多頁的篇幅涉及青樓文化,內容與《青樓文化》一書大致無異。該書封底稱,“酣暢淋漓地展現了作者淵博豐厚的學識和輕鬆活潑的語言天賦”。

  大約在3年前,陶慕寧家人無意間讀到《空山瘋語》。當時,他的女兒——一位文學專業畢業生,仔細讀了一遍,拍案大怒,發現基本“變相地照搬”了陶慕寧的作品。

  2009年,陶慕寧本人在澳門大學訪問時,見到該校圖書館藏有一本題為《青樓文化》的着作。出於對同領域作品的興趣,他借閲了出來,結果“一看就生氣了”。在此之前,他並不知道孔慶東還出過這本着作,而且已經銷售了十幾年。

  後來,陶慕寧指導的一些研究生也發現了孔慶東作品中的抄襲行為,想要公開撰文點名批評。但陶慕寧說,自己雖然被抄得“很不愉快”,但自身事務繁忙,無暇顧及。而且孔慶東近年來知名度較高,自己不願被視為那種“借打名人給自己出名的人”。

  事實上,陶慕寧2005年為《青樓文學與中國文化》再版所寫的跋文中,就已言明,該書被衆多論著大肆抄襲,有些作品的框架、理路、觀點與自己的毫無二致,但刻意避免照抄文字,局外人很容易被蒙混過去。他的態度是,“我實在不屑也沒工夫與此輩對簿公堂”,而且對方“或許有什麼抓項目、評職稱的難處”。

  如今,陶慕寧也注意到讀者“萊卡”對於孔慶東涉嫌抄襲的指責。他認為,孔慶東做的是“非常低級的抄襲”。

  “能看得出來他沒有(相關的)研究。”陶慕寧說:“我自己寫的東西,我心裏太有數了,你抄沒抄,我一眼就看得出來。”

  “萊卡”還指出,孔慶東《青樓文化》的一些內容還與上海大學社會學教授劉達臨1993年的着作《中國古代性文化》的描寫如出一轍。

  在《中國古代性文化》中,劉達臨論及春秋時期的齊國宰相管仲最早設置官妓,作用包括為國家增加收入、緩和社會矛盾、吸引游士、供齊桓公娛樂等4點,並指出管仲此舉引來各國紛紛效仿,有些國家還利用妓女來制服強國,後世的所謂“美人計”、“色情間諜”,可能源出於此。

  而孔慶東在《青樓文化》中也指出,最早發明官妓的是管仲,其作用一是增加了國家的財政收入,二是有利於社會安定,三是吸引大量人才,四是以妓制敵,與劉達臨的觀點極為相似。

  “萊卡”說,孔慶東在此處犯了一個低級錯誤。劉達臨原文指出,利用妓女來制服強國的是管仲的效仿者,而非管仲本人。而孔慶東卻在論述“以妓制敵,兵不血刃”時,稱讚“管仲真不愧是千古奇才”,似乎在說管仲就已有了“以妓制敵”的做法。

  劉達臨還舉了几乎與管仲同期的雅典的政治改革家梭倫創立國營妓院的例子,形容此舉“受到群衆的讚美,滿足了許多青年男子的需求;並保護了良家婦女,使她們出門時免受一些壯年男子的追逐”。孔慶東也以此為例,寫的是:“此舉深受廣大群衆稱讚,他們說這不僅滿足了許多青年男子的要求,而且最有效地保護了良家婦女,使她們出門時免受一些壯年男子的追逐。”

  此外,“萊卡”還挑出了孔慶東書中引用古代文獻時一些讓人費解的錯誤。比如“襄國妖女”寫成“襄國妓女”,“蛾眉漸成光”寫為“蛾月漸成光”,“朝舞開春閣”寫為“胡舞開春閣”, “微睇托含辭”寫為“微睇記含辭”,“上客光四座”寫為“上客充四座”,“掛釵報纓絶”寫為“掛釵報纓繩”, 《春夜看妓》詩的作者簡文帝,被寫成了梁元帝。

  在《青樓文化》的序言中,孔慶東稱這是一本“追求雅俗共賞的非學術性讀物”,“當然必須最大限度地減少那些考證、摘引、勘誤、補遺、糾謬等等令人生厭的內容,盡量直接切入對象”。

  他還表示:“個人見解與未加注明的他人見解泥沙俱下,其中難免存在誤讀和曲解”。“這些都需要先請讀者和本書所借鑒的着作的作者予以包涵。好在这只是一本非專業性讀物,不存在留名傳世以及爭奪觀點發明權等麻煩。”

  《青樓文化》書末專門為讀者列出了10本“參考書目”,包括陶慕寧的《青樓文學與中國文化》和劉達臨的《中國古代性文化》。

  而在後記中,孔慶東再次強調:“作為一本非學術性的‘科普’讀物,基本上還可以交差。無論從知識的介紹上還是涉及的問題上,自認為點與面的結合處理得還算妥切。但是總覺挖掘尚淺,平面羅列有余,而縱深開拓不足。材料准備也很不充分,使這支筆難以做到游刃有余。”

  他表示:“這些都是由於未曾對青樓文化進行過長期細緻的專門研究而導致的必然結果。”

  陶慕寧教授對此評價:“沒有研究你幹嘛出書啊?”

  孔慶東本人公開表達過對抄襲的批評。在自己主持的一檔網絡視頻節目中,他針對“方舟子舉報朱學勤抄襲事件”點評指出:“我們要看到中國學術界的學風的確非常不正,抄襲的事情特別多,當然界定什麼是抄襲,這個要非常謹慎。但是不規範的這種做法是非常多的,我本人在學術界,我自己就看到大量的抄襲的現象,實實在在的抄襲,整段整段的,甚至整篇整篇。當然發生在學生身上,主要是我們老師要求不嚴,但是也有一些發生在學者身上。我覺得這個時代,不是一兩個人的問題,我們要反省,我們的學術制度是有錯誤的。”

  “我們國家勇於打假的人太少了,還不夠,我們不但要向復旦大學挑戰,還要向北大、清華(挑戰),我們要嚴格要求自我,加強監督,凈化學術風氣。”孔慶東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