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美國唐人街近年來漸趨沒落 面臨轉型新問題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14日 01:07   中國新聞網

紐約曼哈頓的唐人街

  從19世紀首批中國移民踏上美國大陸起,唐人街就成為無數華人“美國夢”的起點。然而,隨着中國經濟飛速發展,不少移民放棄“美國夢”選擇當“海歸”。同時,一些早期移民的后代搬離唐人街,不再依賴這個圈子的資源謀求發展。

  受此影響,一批新興的華人社區在美國多地出現,而傳統的唐人街近年來漸趨沒落。如何改變唐人街形象、與時俱進迎合新的移民需求,成為唐人街面臨的新問題。

  黯淡“美國夢”

  幫助移民的就業中心發現:華人客戶來的少,走的多

  溫妮·余(音譯)在舊金山卡尼街的唐人街經營一家就業中心,客戶大多是移民到美國的工薪階層。多年來,她迎來送往的客戶不計其數。但溫妮發現,最近幾年情況有所改變:華人客戶來的少,走的多。

  39歲的沈明發(音譯)便是打算走的顧客之一。為了給9歲女兒更好的教育,沈舉家移民舊金山,停靠的第一站就是這條唐人街。這裏華人聚集,生活和社交相對便利,讓他們覺得更有安全感。

  但是沈不懂英語,即便通過就業中心也難以找到合適的工作,只能打打零工。而移民之前,他是一名獸醫。

  在就業中心,沈借助溫妮的翻譯告訴華裔女作家徐靈鳳,“如今‘美國夢’破碎了”,他后悔沒有選擇追尋“中國夢”。

  “在中國我們一家過得更舒服:住大房子,有份好工作。生活絶對比這裏好。”他說。他還掰着手指頭細數他認識的中國移民中哪些已經回國。

  當被問到他是否也想回國,沈看了一眼坐在附近的女兒,回答說:“我女兒過得還不錯。但我每天都想回國。”

  在去年底發表於《大西洋》月刊上的《唐人街的沒落》一文中,徐靈鳳援引數據說,過去5年中國移民美國的人數呈下滑趨勢,從2006年的8.7萬多人減少至2010年的約7萬人。

  “我所說的‘沒落’,是指我們印象中那個唐人街的沒落,”徐靈鳳說,“那裏曾是勞工階層移民的家,又窮又土的地方。那裏一直是(華人進入美國社會的)門戶和起點。但眼下,如果唐人街一成不變,而‘經濟引擎’中國不斷崛起,人們在中國就能發現更多機遇,沒必要再來美國。”

  美國智囊機構移民政策研究所的主席季米特裡奧斯·帕帕季米特裡烏說,20世紀上半期,超過半數中國移民最終返回中國;20世紀下半期,回國的移民人數比例下降到25%。而進入21世紀以來,這一比例又開始攀升。

  “美國眼下就業環境惡劣,而中國的工作條件更好更穩定,越來越多人將選擇回到中國。”他說。

  興衰“城中城”

  一些站穩腳跟的移民家庭搬離唐人街,以便更好融入當地社會

  受到中國移民增速放緩的影響,美國一些規模和名氣較小的唐人街已經開始變化、萎縮。例如,首府華盛頓的唐人街,其面積如今已經縮小到只包括幾個街區,且裏面有不少掛着中文招牌的星巴克咖啡、貓頭鷹餐廳等美國連鎖店。今年春節期間,華盛頓唐人街的年度慶祝活動第一次交給一家美國營銷公司承辦。

  即便在歷史悠久、景象繁華的舊金山唐人街和紐約唐人街,華人居住人口也在逐漸減少。“傳統的唐人街正在變遷。在大多數城市,唐人街不再是亞裔人口的居住、政治和文化中心。一些唐人街的功能已經變成旅遊景點。”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教授李薇(音譯)說。

  今年3月公佈的2010年美國人口普查初步結果顯示,舊金山唐人街核心區域的居住人口有所減少,紐約曼哈頓唐人街的人口也出現首次下降,降幅達9%。

  徐靈鳳認為,導致這一現象的另一個主要原因在於,一些站穩腳跟的移民家庭搬離唐人街,以便更好地融入當地社會。尤其是那些早期移民的后代,他們大多生在美國、長在美國,對唐人街沒有太多感情,也不再需要這一社區載體所能提供的資源。

  年輕的弗蘭克·王(音譯)在舊金山郊區居住,在市區的唐人街工作,協助打理家族餐廳。他說,在過去十年裡,他所見光顧唐人街的美籍華人越來越少。

  “這裏以前每到周末都有許多活動,比如慶典,總是很熱鬧。但由於現在沒有那麼多人來參加,熱鬧場面也沒了。最近幾年,他們乾脆徹底取消這類活動。”王說。

  徐靈鳳對曼哈頓唐人街也有着特殊情感,她的祖父母初到美國時就在這裏落腳。盡管她本人出生於紐約皇後區,但父母時常帶她回到曼哈頓唐人街,參加朋友的中式婚禮,或去中式雜貨店購物,她就在唐人街的文化氛圍中長大。

“當我和祖父母聊起他們住了幾十年的這個地方,他們說,他們很高興最終能搬離這裏,盡管他們同樣很高興最初能找到這樣一個落腳地。”徐說。

曼哈頓唐人街街頭的孔子像

  “衛星”華人區

  如今全美62%的亞裔人口居住在郊區,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美聯社報導說,大多數華人在撤離唐人街后通常更願意搬到市郊居住。對那些收入較低的移民家庭來說,房價更低、生活空間更寬敞的郊區是不二選擇,如紐約市外的弗拉興或皇後區、洛杉磯城外的蒙特雷帕克。

  而那些富裕和受教育程度高的移民則傾向於直接搬往美國南部,如佛羅里達、喬治亞、北卡羅來納和德克薩斯,因為那裏發達的高科技和製造業能提供更多優質的就業機會。

  美聯社援引的數據顯示,如今全美62%的亞裔人口居住在郊區,遠高於1990年時的54%,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移民生活軌跡的變遷,促使一批小型華裔聚居區在多個城市郊區興起,被稱為“衛星唐人街”。這裏沒有傳統唐人街的標誌牌樓,也不常見“一家一店”的小商鋪,但華裔居民同樣可以在大型購物中心、華人開的理髮店、中式茶餐廳和亞洲商品超市裡消磨周末時光。

  28歲的拉爾夫·李(音譯)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歐文,這裏是新興的華人社區之一。當地亞裔移民人口比例在過去十年內從30%躍升至39%。

  李在加州富人集中的紐波特比奇長大,他和父母都從未到過洛杉磯的傳統唐人街。“歐文是新一批亞裔社區,它不完全等同於唐人街,”他說。

  在舊金山遠郊日落區長大的弗蘭克·王說,他的很多美籍華裔朋友生長在新興華人社區,對傳統的唐人街缺乏概念。但他堅信,新興華人社區無法取代正宗的唐人街。“我寧願唐人街保持原樣。它是我們華人的標誌,是我們文化的標誌。”

  康奈爾大學社會學教授丹尼爾·利希特爾也認為,傳統唐人街不會因此消失。“移民從大城市的少數族裔聚居區向外遷移,表明(華裔)進入美國主流社會所遭遇的偏見和其他障礙逐漸減少。唐人街可能會從過去的移民庇護所,轉變為新的文化體驗地。”

  唐人街不“唐”?

  “美國所有唐人街一直都極具流動性,來這裏的並不全是中國人。”

  移民生活變遷和傳統客流減少給唐人街商家帶來困擾,一些經營者開始尋求其他方式拓寬客源。

  “新亞洲”餐廳是位於舊金山唐人街的一家老牌中餐館,店內景象總是服務生推着餐車穿梭於狹窄過道。近幾年,為了吸引非華人顧客群體,餐廳在聖誕節期間特意舉辦針對猶太顧客的“宮保喜樂會”,意為一邊享用宮保鷄丁等菜餚,一邊欣賞猶太人喜愛的喜劇演出。

  餐廳老闆韓蘇(音譯)說,“宮保喜樂會”去年聖誕節吸引大約600人前來就餐,不僅重振餐廳生意,也豐富了經營方式。

  徐靈鳳認為,這類活動盡管不是唐人街傳統優勢,但讓唐人街變得更多元,利於它們成功轉型。她舉例說,在夏威夷首府火奴魯魯(檀香山),唐人街如今是燈紅酒綠的繁華夜市;在洛杉磯唐人街,一批畫廊和藝術工作室陸續開張。

  “這些事物不那麼‘中國’,但它們逐漸進入,並找到與周邊華人居民共存的方式,”徐說。

  但這也會帶來一個疑問:長此以往,改頭換面的唐人街還是真正意義上的唐人街嗎?

  不過,對於唐人街的未來,一些常年生活在此的華人並不擔心它會沒落。

  舊金山“唐人街社區發展中心”創立人戈登·金(音譯)認為,移民減少給唐人街發展帶來危機,但機遇也會相伴而來。“提到中國經濟發展,我們感到自豪。它也(給唐人街)帶來經濟機遇,産生社會和文化效應。”

  而對於唐人街裡越來越少見的華人,他說:“美國所有唐人街一直都極具流動性,來這裏的並不全是中國人。”

  金的同事藤岡元(音譯)認為,徐靈鳳提出的唐人街沒落觀點“過於簡化”。“她意識到這是挑戰,社區必須完成自我重塑、與時俱進,而不是一成不變。我認為每個社區都存在這樣的挑戰,唐人街也不例外。” (張代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