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重慶市一中院今約談李莊 龔剛華稱“對不起李莊”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28日 14:59   中國新聞網

  今日9時,重慶市一中院將約談李莊。龔剛模的親屬龔剛華和龔雲飛也將一同前往。據悉,談話內容將涉及李莊向一中院申訴的事項。

  本月23日,最高檢約談李莊時,龔剛華和龔雲飛也被允許進入約談室,對龔剛模及其家屬被專案組強迫為李莊案作僞證、被刑警逼供一事,作了陳述。

  龔剛華昨日在重慶接受新京報採訪,複述了他和最高檢的談話內容。龔剛華對李莊表示了歉意,他說:“龔剛模不是江姐,我也不是許雲峰,我們頂不住了。”

  記者就龔剛華所訴內容向專案組人員求證,專案組前負責人、重慶市江北區公安分局前副局長李昌榮拒絶回答。另一位專案組成員劉強稱,如核實此事須從市公安局層層走審批程序。

   “洗過桑拿,但李莊未嫖宿”

  新京報:你知道弟弟是黑社會老大嗎?

  龔剛華:不知道,你看我這麼小的個頭,我弟弟和我一樣,鎮得住誰啊!我了解我弟弟一直都做合法生意,但確實私藏槍支,可能也有行賄,但真不是黑社會。2009年6月,龔剛模被抓后,家人一直不知道被抓到哪、誰抓的。十幾天後才從新聞中得知,龔剛模涉黑,是黑老大。

  新京報:有媒體說李莊從你家“撈錢”,拿巨額代理費,是這樣嗎?

  龔剛華:一開始簽的代理費只有20萬,后來李莊發現案情複雜,可能要開專家研討會,需要追加一些錢。最后是龔雲飛簽訂的合同,除了龔剛模案代理費20萬,還附帶民事合同,包括為我們家族企業資産提供法律服務。

  新京報:李莊僞證案一審開庭時,公訴人么寧曾說:“這樣一個人,到重慶來,以辦案為名,住着六七千元一天的套房,享受着免費嫖宿。”這是真的嗎?

  龔剛華:李莊到重慶后,和助理合住在五洲大酒店一個套房標間,一夜住宿費一千多一點。我陪李莊洗過桑拿、做保健,一人花費數百元,並無嫖宿行為。

  新京報:那指控是哪裏來的?

  龔剛華:我被專案組抓入看守所后,提過洗桑拿。辦案民警說,洗桑拿肯定嫖妓,要求我在指控李莊嫖娼的問訊筆錄上簽字。我為了早出去,就簽了。

  專案組后來帶我去指認李莊“嫖娼”的房間,我就隨手指了一間。后來我妻子向專案組核實此事,對方告訴說:“這是工作需要”。

   “被抓后專案組先問是否配合”

  新京報:打黑時有媒體報導,李莊指使污點證人逃跑,是怎麼回事?

  龔剛華:李莊第二次來重慶時,我提醒他“要低調”。李莊開玩笑說我膽子小,叫我“躲到老鼠洞裡去”。因為怕被抓,我和他見面第二天就偷跑到宜賓附近的江心島藏起來。李莊那句話就成他的罪行之一了。

  新京報:警察抓你后,怎麼對你說的?

  龔剛華:他們說我家人很多被抓了,我弟弟龔剛模已經舉報李莊,李莊也被抓了。我給龔剛模從北京請律師救他,他居然舉報抓了律師,我當時就駡髒話了,“鎚子大爺來救他(龔剛模)!”

  新京報:警察怎麼勸你指控李莊的?

  龔剛華:他們把我拉到一個房間裡,問我配合不配合。如果配合可以放出去,我就說配合。然后被帶到看守所。

  新京報:二審開庭時,警方出示了很多你指控李莊的口供,這些口供是怎麼做出來的?

  龔剛華:李莊第一次在看守所會見龔剛模后,就告訴我,龔剛模說自己被吊起來打。我心裏特別難受。在看守所裡錄口供時,警察要求我說,龔剛模是在李莊教唆下才這麼說的。我就說:你們怎麼說我就怎麼回答。

  新京報:你知道李莊犯了什麼罪嗎?

  龔剛華:我不知道李莊犯了什麼罪,也不知道警方為何要針對李莊。

   “模擬法庭培訓應對二審律師”

  新京報:錄完口供后你被放了嗎?

  龔剛華:從看守所出來了,被帶到小南海度假村監視居住。併爲李莊案二審出庭作證做准備。

  新京報:做什麼准備?

  龔剛華:專案組說李莊請了大律師,擔心我們回答會露餡,於是寫了很多可能問到的問題叫我們背誦。我文化程度不高,始終背不好。於是專案組組織了模擬法庭,分別找人扮演法官、律師,對我培訓。

  新京報:培訓效果好嗎?

  龔剛華:不好。最后專案組要求我們熟背一句話,“我的筆錄上都有,我說的都是事實”。

  專案組要求,一旦遇到不會回答的問題,就背這句話。開庭前幾天,專案組每天都檢查這句話的背誦情況。另外一個要求,是出庭只講重慶話,不講普通話。

  新京報:你普通話講得不錯啊。

  龔剛華:當然了,我在北方做了七八年的生意,“川普”是過得去的。

  新京報:專案組是否威脅過你們?

  龔剛華:威脅過。專案組說,如果開庭效果不到100分,李莊不能定罪,就把我的親屬都抓起來。我心理壓力巨大。

  新京報:出庭時表現如何?

  龔剛華:不知道。我不敢看李莊,不好意思。專案組此前的培訓和陳有西、高子程兩位律師的提問相差太遠,我就把教給我的話背了很多遍。后來聽說,龔雲飛由於緊張,說了“不曉得”、“腦殼痛”,激怒了李莊。

  新京報:李莊被定罪后,你們被放了嗎?

  龔剛華:是的。作證后,專案組負責人說“上面很滿意”,並向每個出庭的證人發了200元錢。隨后我們都回到家裏,但被要求不得向任何人提及此事。

  新京報記者 孔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