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稜鏡門”牽出美最神秘監聽機構 揭秘監聽神器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22日 13:20   中國新聞網

  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總部位於馬裡蘭州米德堡,是美國最大、隱藏最深的情報機構。NSA鼎盛時總部有高達9000名員工,現在員工已經縮減到5000人左右。

  1

  2

  3

  4

  5

  6

  7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竊聽’事件!”6月17日,失蹤多時的“稜鏡門男主角”斯諾登重新“現身”,在英國《衛報》網站發起的在綫問答中如是說。斯諾登的爆料,讓美國政府精心打造的“稜鏡”監聽計劃徹底曝光。

  長期以來,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和聯邦調查局(FBI)暴露在公衆視線中,上演一出出雲譎波詭的諜戰大戲。如今,世界上的監控巨頭是誰呢——是斯諾登口中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SA),這個隱藏最深的神秘機構也漸漸浮出水面。

  從華盛頓特區駕車前往巴爾的摩,途中會遇到一個醒目的標誌,示意要轉向米德堡——美國情報界的機密心臟國家安全局(NSA)坐落於此,人們將它稱為“秘密之城”。

  水門事件后露“真容”

  1952年,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簽發行政令,組建NSA。在上世紀大部分時間內,NSA長期不為人所知的最重要原因,是其刻意保持着神秘性。其建立檔案被當作國家機密保存多年,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內部員工都戲謔地說NSA的英文縮寫應該是“沒有這個機構”。

  冷戰時期,NSA的活動几乎沒人知道。活躍在美國諜報“公衆領域”的,只有CIA和FBI。

  美國CIA老“諜星”托尼·蒙德斯曾經披露,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蘇聯克格勃互相監聽“鬥法”:1989年春天,中情局派特工在克里姆林宮地下埋設了竊聽器,專門用來監聽蘇聯最高領導人的通話,由此掌握了大量絶密情報;而克格勃在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下的竊聽系統則有幾層樓的規模。

  NSA第一次出現在公衆眼前,始於尼克鬆的“水門事件”醜聞。尼克鬆由於在競選對手辦公室內安裝竊聽器,釀成醜聞黯然下台。事后,美國國會組建了調查組,在披露了CIA大量不當行為的同時,也公佈了3起NSA對美國公民的非法監聽。

  2005年,NSA再次回到人們的視野。美國媒體2005年12月就曾經披露,NSA在沒有法律授權的情況下,監聽美國人打向他國的電話。歐洲議會也曾經調查NSA全球網絡,是否監聽普通歐洲人的手機電話,為美國公司提供商業情報。

  鼎盛時總部有9000員工

  此時,NSA的龐大帝國逐漸浮出水面。美國人發覺,在網絡和通信技術迅速發展的當代,NSA才真正成為諜報巨頭。

  一些情報專家都認為,在越戰之后的一段時期,NSA總部擁有高達9000名員工,如今由於經費削減,員工只有5000名左右。不過,在規模和資金預算上仍然比CIA要充足。

  調查記者詹姆斯·波姆福德在《秘密團體》一書中寫道,“(NSA)這裏是地球上超高效計算機、高級數學家和語言學家的最大的聚集區,比任何一個美國政府部門都缺乏政府和國會的監督,僱員不會告訴伴侶自己真正在幹什麼,即使退休之后也閉口不談”。

  波姆福德在書中描述,NSA的信息存儲量接近“沒有底線”,擁有相當於5萬億頁的信息,如果是紙張的話,加起來會有241公里厚。據報導,NSA在全球都有監聽情報站,甚至在美國軍艦、飛機和衛星上也設有情報站,每半小時可以監聽100萬份通訊信息——包括電話、電子郵件和電台信號。

  相對於更依賴發展綫人的CIA,“信號情報”是NSA的看家本領——電子竊聽和盜取密碼。但是,這也並非百試百靈。如今,即使是販毒分子,也會使用密碼來打電話。據稱,NSA沒有成功獲悉1998年印度進行核試驗的消息,就是因為印度將軍們使用了電子密碼電話。

  據《今日美國》報導,NSA總部安保嚴格,可以說是美國情報系統的“眼睛”和“耳朵”。它利用衛星系統和其他手段進行監聽,無論是朋友還是敵人;它破譯通訊電碼將結果向重要官員上報,比如總統或者五角大樓。

  據德國《明鏡周刊》報導,在NSA有1.7萬個停車位,超過5公里的街道,還有自己的保安力量。通過電話的分接線、在電腦上安裝bug截獲電子郵件信息,每天“秘密之城”都會收到數以百萬計的信息。美國海軍潛水艇在海底安裝NSA的竊聽站,那裏是海底通訊電纜的必經之路,因此成堆的電子訊息流入NSA。

  2006年,媒體爆料出一些主要的通訊公司為NSA提供超過10億條來自於用戶電話和電子郵件的信息。

  要升職就來TAO

  NSA一直負責監聽包括電台廣播、通訊、互聯網,尤其是軍事和外交的秘密通訊在內的工作。最近被斯諾登曝光的定製入口辦公室TAO,更是其中的情報翹楚。

  據《外交政策》報導,定製入口辦公室TAO的公知度非常低。關於TAO的一切都是高度機密,甚至在NSA內部,人們對TAO也是遮遮掩掩。據一位熟悉TAO的美國高級國防官員稱:“當局相信,對於TAO,人們知道得越少越好。”

  但是,在NSA官員中流傳着這樣的說法:若想晉升或被認可,應盡快轉到TAO部門。熟悉TAO的美國高級國防官員稱,NSA總部位於馬裡蘭州米德堡,TAO就藏在NSA總部大樓內,並與NSA其他機構隔離開來,甚至對於許多國安局內部人員來說,TAO都是一個謎。

  TAO涉及的工作特別敏感,要想進入該機構工作區需要接受特殊安全檢查。TAO裝潢風格屬於超現代主義,有武裝警衛看守,只有輸入六位密碼加上視網膜掃描才能進入鋼鐵大門。

  有消息人士稱,2013年4月起,TAO由NSA信息保障指揮部副部長羅伯特·喬伊斯執掌,目前該組織是NSA整個通信情報理事會內部最大、也可能是最重要的部門,由超過1000名軍事及民間電腦黑客、情報分析員、目標專家、計算機軟、硬件設計師和機電工程師等人員組成。

  這些操作人員每周7天、全天24小時輪班工作,夜以繼日地尋找電腦系統漏洞,協助改善一些可能被國外恐怖分子利用的電信網絡。

  一旦這些電腦被鎖定,電腦黑客就會借助自有軟件設計師和工程師隊伍設計的專用軟件,通過電子手段侵入目標電腦系統,下載硬碟中保存的內容。

  “稜鏡”就是這樣一步步完善,編織成一張秘密的監視網的。

  (儲信艷 韓旭陽)

  監聽神器

  1 錄音機

  1955年,美國在柏林的特工人員會見一個東德的同行,美方沒有遵守禁止記錄談話的協定,偷偷將錄音機傳聲器藏在手錶裡,將錄音機帶到了談話現場。沒想到在談話中錄音機出了毛病,發出響聲。而此時東德的人員比美方更尷尬,因為他以為是自己偷帶的錄音機出了故障。

  2 中空硬幣

  這種裝備叫做“情報秘密傳遞點”,是將情報信息放入一個裝置中,可以攜帶情報信息。雖然中空硬幣裡的空間非常狹小,但間諜人員可以放置一個縮小版影印檔案。1953年,一個間諜組織不小心將一枚中空硬幣給了報童,當報童將硬幣摔到地上時,放置其中的縮影照片露了出來。

  3 石頭髮射機

  2005年12月,俄羅斯特工在莫斯科郊外發現了一個僞裝成石頭的高科技通訊裝置,並在“石頭”附近發現了一名英國外交官。這名外交官走過“石頭”時,通過掌上電腦收發由“石頭”傳來的信息。調查發現,這塊“石頭”顯然是英國情報官員和在俄羅斯招募的間諜之間的秘密通訊工具。

  4 樹樁竊聽器

  上世紀70年代初,美國特工將一個竊聽器藏在人造樹樁內,種在莫斯科郊外一個樹林中,用於竊聽蘇聯導彈系統的雷達和通信信號。截獲的信號被存儲起來,再發射給從空中經過的美國衛星。

  5 路燈竊聽器

  2010年,英國在路燈上安裝微型高功率間諜麥克風以“聆聽”市民談話。這套竊聽系統名為“Sigard”,被安裝在倫敦、曼徹斯特、伯明翰、格拉斯哥、考文垂等5個城市的街道路燈上。這種竊聽器和攝像頭相連,一旦竊聽器捕捉到行人激進的談話,監控攝像頭將自動對準聲音源,通過變焦拍攝談話現場。

  6 間諜蜻蜓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上世紀70年代開發了這個衛星無人機,這是美國第一架體積縮小到昆蟲大小的無人機,通過微型的感測器,这隻小蜻蜓可以幫助情報人員獲得許多有用的信息。不過和智能手機一樣,電池是這款間諜機器的鷄肋。

  7 小型無人機

  這款無人機被命名為“無線網絡空中監視平台”。機身長度為1.83米,重約6.4千克,無人機的特殊監聽功能超強,它能潛入敵后滲透地面的無線網絡,截獲對手在無線網絡中傳輸的各類密碼,其中就包括移動手機的通話內容。

  ■ 竊聽醜聞

  “稜鏡門”竊聽醜聞曝光后,奧巴馬政府如坐針氈,打着國家安全的旗號為竊聽自辯。實際上,“稜鏡門”反映的是國家安全與公民隱私之間的鬥爭,其背后還有國家競爭的因素。除了“稜鏡門”,美國、蘇聯、法國、印度、聯合國等均發生過竊聽醜聞。如何應對竊聽,已經成為一道世界難題。

  美國 竊聽逼總統下台

  1972年6月17日,以美國共和黨尼克鬆競選班子的首席安全問題顧問詹姆斯·麥科德為首的5人闖入位於華盛頓水門大廈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辦公室,在安裝竊聽器並偷拍有關檔案時,當場被捕。據美國國家檔案館的專家介紹,他們潛入水門大廈是為了更換此前安放在民主黨總部但是已經失效的竊聽設備,不料當場被擒。

  經過兩年的調查,“水門事件”終於暴露了尼克鬆在1972年利用非法手段贏得總統連任的政治醜聞。尼克鬆於1974年8月8日宣佈將於次日辭職,從而成為美國曆史上首位辭職的總統。

  水門事件是美國曆史上最不光彩的政治醜聞事件之一。在“水門事件”中,《華盛頓郵報》記者的調查發揮了關鍵作用,也湧現出“深喉”這樣的神秘人物。此后,每當國家領導人遭遇執政危機或執政醜聞時,便通常被國際新聞界冠之以“門”的名稱,如“拉鏈門”、“虐囚門”。

  蘇聯 送國徽藏監聽器

  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冷戰時期,蘇聯克格勃與美國中情局之間的較量,可謂是間諜的“華麗表演秀”。他們你方唱罷我登場,將竊取彼此的情報視為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

  在這樣的特殊年代,“竊聽”便成為諜戰的關鍵“戲碼”。克格勃曾經將一枚木質白頭海雕國徽當做禮物,送給美國駐蘇聯大使哈弗裡爾·哈爾曼,那國徽中間其實早被掏空,放了個共鳴器,它直接導致蘇聯對美國大使館的情報了如指掌。

  當然,美國中情局也不甘示弱,作為全世界最大的竊聽國,他們每年用於竊聽的經費至少有80億美元,竊聽技術當然也永遠走在世界前端。當其他國家還只是把竊聽器變成紐扣、鋼筆或者皮鞋后跟的時候,美國人已經可以把跟蹤器與竊聽器做成一片阿司匹林以供口服。竊聽技術上的超前,使得“冷戰”結果顯而易見,蘇聯的解體,與竊聽不無關係。

  聯合國 馬桶長“耳朵”

  聯合國越來越成為國際情報機構搞偵察和情報的對象。2004年12月16日,瑞士法語電視台TSR披露了一條驚人的消息: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歐洲總部大樓會議室裡挖出了一個極先進的竊聽器,而這個會議室五大常任理事國的代表團都用過。

  據專家分析,這套裝置是俄羅斯或東歐國家設計和製造的,從外形尺寸來推斷是三四年前的産品,因為“現在市場上賣的竊聽器要小得多”。報導說,這是冷戰結束以來第一次在聯合國系統發現類似裝置。

  對於聯合國機構被竊聽,聯合國前秘書長加利和一些聯合國官員都曾公開揭露過這一情況。加利說,竊聽確實在聯合國很常見。不光在辦公室和汽車上,就連純屬私人空間的衛生間抽水馬桶上,“耳朵”也無處不在。

  法國 拿破崙墓底是間諜窩

  據英國媒體披露,在拿破崙陵墓之下,有一個秘密的地堡,在法國密特朗政府時期,有多達400名秘密警察在那裏監聽數萬政治人物、作家和名人的談話。

  據悉,在密特朗政府時期,這位法國總統利用自己的行政權力,在愛麗舍宮總統府設立了一個主要由情報安全官員組成的小組,通過竊聽等一系列秘密行動,來確保關於密特朗自身的一些秘密不被外界所知。

  向法國公衆揭開這一竊聽秘密地堡神秘面紗的,正是執行這一竊聽任務的法國情報單位“內部控制組”的前負責人皮埃爾·沙魯瓦。他在接受法院質詢時承認,為了執行由愛麗舍宮直接下達的竊聽命令,拿破崙陵墓下的地堡被改造成了地下監聽據點,有多達400名秘密警察在那裏開展工作。沙魯瓦承認,在他主持GIC工作的16年中,秘密警察在拿破崙陵墓下的監聽地堡中向愛麗舍宮總統府提供了總計5萬人的竊聽對話記錄。

  印度 財長遇口香糖竊聽器

  “嚼過的口香糖順手粘在桌下,再按進去一個小型竊聽器”,這似乎是某個好萊塢間諜大片中的場景,然而印度政府懷疑這是發生在該國財政部長辦公室的真實事件。

  印度財政部長普拉納博·慕克吉2011年6月21日證實,多處口香糖痕跡在他與多名助手的辦公室桌下被發現,這很有可能被用來固定竊聽器,以便獲取有關印度經濟的機密信息。“口香糖門”在印度政壇引起軒然大波,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和情報委員會負責人也捲入論戰之中。

  除了“口香糖竊聽案”,印度政壇還爆出過多起竊聽醜聞。據印度媒體報導,印度情報機構從2007年就一直在竊聽4名高官的手機通話。這些官員包括農業部長帕瓦爾、外交國務部長塔魯爾、印度共産黨(馬)總書記卡拉特和比哈爾邦首席部長庫馬爾。由於被竊聽的幾位高官都涉嫌腐敗,竊聽案引發的腐敗案震驚印度政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