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16歲少年26刀殺師 告訴死者女兒“我把你爸爸殺了”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3日 17:17   中國新聞網

  涉事沅江三中

  高三班主任在辦公室被學生刺26刀 送往醫院途中不治身亡

  湖南16歲少年殺師事件始末

  11月12日,47歲的中學班主任鮑方在辦公室被刺26刀,在被送往醫院的路上,鮑方已經沒有生命體征。

  行兇者是鮑方所帶實驗班的學生16歲的羅軍,羅軍平時成績不錯,曾經多次在班上考第一名。

  根據湖南省沅江市通報,發生在沅江三中的這起案件,系因兩人在辦公室發生爭執。

  在此之前,羅軍曾對鮑方佈置的作業産生抗拒。

  羅軍目前已被警方控制,是什麼原因讓這個16歲的少年將手中彈簧刀扎向自己的老師,還有待進一步的調查取證。

  刺師

  學校辦公室裏的血案

  在很多沅江市第三中學的師生眼中,11月12日的那個下午和平常本沒有什麼不同。

  按照慣例,封閉式管理的沅江三中高三每個月會放2天月假,每周日下午3點50分到6點50分放3小時的周假。

  下午4點左右,一名學生來到教室旁邊的教師辦公室時,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1502班主任鮑方。

  此時的鮑方倒在距離自己的辦公桌約有一米遠,雙腳在辦公室的一個角落,頭朝着門的方向。

  學生急忙找到學校的老師王平求助,王平在震驚之餘,和老師們立刻撥打120並向學校領導彙報,同時找人協助救助鮑方、安撫學生。

  几乎同一時間,1502班的教室也亂了起來,右手拿着彈簧刀、校服已被血跡沾染的羅軍回到教室,徑直走到了同在1502班的鮑方女兒面前。

  “我把你爸爸給殺了。”羅軍说完這句話,拿着刀又跑出了教室。

  “同學們當時都很害怕,很震驚。”1502班學生李力说,當時留在教室的同學嚇得不敢出去看,鮑方的女兒緊追着羅軍跑了出去。

  根據鮑方家屬的说法,羅軍再次返回了鮑方的辦公室,刺了鮑方頭部、臉部和背部。

  隨后,羅軍把彈簧刀扔在辦公室,跑到走廊裏試圖跳樓,最終被多名同學攔下。

  鮑方生前照片

  傷逝

  教師身中26刀后去世

  趕到事發現場的王平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鮑方“趴在地上,渾身是血,地上也都是血”。

  家人说,根據法醫事后的鑒定,鮑方一共挨了26刀。

  王平事后在網上曾經描述當時的狀態:“我不停地祈禱,几乎是咆哮着喊路上的學生讓道,目送救護車出校門,一路狂奔。”

  而此事最初呈現在公衆眼中的則是一段視頻,彼時受傷的鮑方躺在擔架上,可以看見腿上滿是血跡,一名黃衣女子趕在擔架前,讓圍觀者讓路。

  緊跟在后面的是六七名男子,他們抬着擔架,直到將擔架抬到救護車上。

  在擔架旁,穿着深藍色校服的女孩是鮑方的女兒,她一邊跟着跑一邊喊:“爸爸沒事,爸爸沒事……”

  在去往醫院的路上,47歲的鮑方已經失去了生命體征。

  鮑方去世的消息很快在當地傳播開來,已從沅江三中畢業的學生楚嫿说,當晚在高中群看到“鮑老師被學生用刀刺傷身亡”的消息,全身止不住地顫抖。

  楚嫿是鮑方曾經教過的一名學生,在她的印象裏,這個班主任“矮矮胖胖,平時總是笑眯眯的,很和藹”。

  夏天軍訓時,鮑方怕學生熱得受不了,騎着自己的電車送來藿香正氣水,一人發一瓶驅暑。冬天流感,班裏同學有點小咳嗽,鮑方和在小學當老師的妻子一起熬了可樂姜茶給學生祛寒。

  調班

  剛為學生爭取助學金

  在楚嫿看來,鮑方原本不會和羅軍有太多交集。

  “我讀高二時,鮑方老師因為想親自教她女兒,要調去教其他班級,我們全班同學曾去校長室請求鮑老師留下。雖然高三沒帶我們了,但鮑老師在學校碰見我們時經常鼓勵我們。”

  楚嫿说,鮑方此前帶的是14屆的高中班,2015年因為女兒上了高中,主動要求調到了15屆的班級。

  正是這一年,羅軍進入了鮑方帶的1502班,最開始他的成績在班裏是二三十名,屬於中等。

  由於學習刻苦認真,羅軍的成績進步很快,屬於典型的“突飛猛進”。在高二時,逐漸考到班級第一名,年級前十名。

  學生李力回憶,羅軍平時沒有太特別的地方,和絶大多數同學一樣,早上一般6點半起床,晚上10點結束晚自習回到宿舍。他有些偏科,英語不太好,就隨身帶一本單詞書,有空就背背單詞。

  李力说,羅軍平時生活非常節儉,一般學生的零花錢是100元一周,而羅軍每周只花20元錢,還包括早餐費,但他還會堅持買漫画。他平時很愛看小说改編的漫画,但是漫画的細節和內容,並不與他人討論。

  老師們都很喜歡他,班主任鮑方也對他關注有加,安排他坐在教室中間靠前的位置。

  李力说,其實羅軍家裏在村鎮開診所,家庭條件相對來说還不錯,但鮑方還是為他爭取了助學金。

  起意

  一次並不偶然的爭執

  “一個矮小的老師,面對一個手持利刃的高個子學生,毫無防備。”教師王平说,當羅軍被控制時,“能看出來他跳樓的時候不像假裝,他很害怕。”

  不少學生對羅軍的評價是“有些孤僻,沉默寡言,沒有什麼朋友”。

  “他平時愛在成績不太好的同學面前炫耀说自己又考高了多少分,但几乎不和成績好的同學交流。”李力说,羅軍和舍友的交流也不是很多,不過他也有禮貌,見到比他大的人會叫哥哥。

  多位學生回憶,事發前的一段時間,羅軍在學習上有些懈怠,曾被對他寄予厚望的鮑方批評了他好幾次。

  在衆人看來,讓羅軍起意動手的是下午臨近放假時的作業。

  李力说,當時班主任鮑方讓大家觀看一部勵志電影,並要求同學們寫完觀后感再放假。

  羅軍走出教室,和鮑方说他不想寫。“他的聲音不大,但態度不好,很多同學都能聽見。”李力稱,班主任那時明顯有些生氣地和羅軍说:“不想寫就轉班。”

  鮑方说完這句話就回到了隔壁的辦公室,之后羅軍拿着彈簧刀也走進了這間辦公室。

  “抗拒作業”這一幕在羅軍一位同班同學眼中似曾相識。

  這名同學回憶,在高三的一次語文課上,羅軍曾用刀在桌子上刻字,嘴裏似乎在念着“殺”字。

  “老師要求他默寫,他不想默寫,然后老師就回復他‘那只能抄書了’。”這名同學说,當時看見羅軍拿出一把刀在桌子上刻起來了,“一邊咬牙一邊说‘殺’”。

  當王平再次在派出所見到羅軍,問他為什麼殺老師時,羅軍仰起頭,眼睛閃躲,沒有回答。

  (除鮑方外,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文/本報記者 曹慧茹 張夕

  實習記者 周生根 李君 趙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