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小學“成績分層”加大 教育均衡化是低水平的公平?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2月13日 00:23   中國新聞網

  優秀生吃不飽,學困生吃不了:教育均衡化是“低水平的公平”?

  半月談記者 趙琬微

  全國中小學在1月下旬陸續期末考試完畢,在“曬”出的成績單中不難看出孩子的成績是“上天入地”。尤其在一些知名學校,有的學生可以輕而易舉達到滿分,有的學生則徘徊在及格線上下。

  小學階段成績就有如此巨大的差距,不僅“差生”家長焦頭爛額,一些“高分”家長竟然也莫名惴惴不安起來。在義務教育均衡發展不斷推進的當下,如何看待教育需求差異日益加大的現實?

  令人緊張的“小學三年級”現象

  在北京某小學讀三年級的毛毛今年第一次參加期末考試,他的媽媽詳細地了解了班級成績分佈情況:絶大部分同學達到了90分以上,有幾個考了滿分,還有兩三個學生只有六七十分。老師向她感慨道,班上的學生“有的不教都會,有的卻怎麼教也不會。”

  “全班一共30個孩子,數學有2個滿分,英語有十幾個滿分,但最低分是64分。”一位小學老師说,班級整體的優秀率在一半左右。對於一些學生來说,考題非常簡單,答卷只需要規定時間的一半,仍舊可以自信滿滿地拿到滿分,但同樣的試卷對於有的學生卻很難。

  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這樣明顯的成績差異化並不是個別現象。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在許多班級中都出現了明顯的分層現象。“一個班從100分到60多分都有的情況很常見。”一位數學老師说,從小學三年級開始,隨着年級的升高、學習時間、作業量、作業難度的加大和提高,差距將越來越大,分層明顯。

  調查數據表明,學習成績離散程度的標準差可以體現成績分佈情況。通常小學一二年級的標準差在2至5之間,在三年級達到7至9左右,俗稱的“成績分化”在三年級愈發明顯,這一現象已經持續並呈現出更加明顯的趨勢。

  以一些地方的小學為例,因為減負的需要,一二年級沒有傳統的期末考試,平時也沒有家庭筆頭作業。有家長告訴半月談記者:“一二年級時,孩子一學期的語文課堂練習連一本田字格都寫不滿。”還有的家長说:“低年級時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學校平時的測驗基本沒有太大區分度。”因此,有標誌意義的三年級考試令很多家長十分緊張。

  “成績分層”加大的原因

  “在全面深化課程改革的要求下,讓學生死記硬背的知識少了,需要靈活理解應用的知識多了。”一位老師分析,更多知識需要一定的發散式思維才可以領悟,這對教學和學習都帶來了新的挑戰。

  另外,在緩解“擇校熱”后,學校生源發生了明顯變化。一位知名小學校長對半月談記者说,過去一些熱門學校可以在招生環節“挑學生”,生源比較整齊劃一。而現在大力治理擇校,學生都是通過劃片的方式就近入學,生源的水平更接近正常的人群分佈情況。

  “在我們學校,殘障、智力有問題等特殊兒童曾經幾年才有一兩個,是極其個別的,而現在登記在冊的特殊兒童有50多個。”北京的一位小學校長说,這從一個側面也體現了義務教育階段的確更加均衡發展。

  課外補習的普及對課內成績也有較大影響。半月談記者了解到,目前學校的教學進度和難度都是按照中等程度學生設定的,因此不少家長一二年級時就已經給“吃不飽”的孩子要麼報課外輔導班,要麼自行購買課外學習資料自行複習、測驗和鞏固。

  破解“需求焦慮”挑戰教學和管理水平

  一位“高分”家長也向半月談記者“訴苦”:我覺得孩子都要抑鬱了,他覺得老師進度太慢,課堂內容太簡單,上課時度日如年。“該怎麼辦呢?孩子情緒非常差,出現了厭學情況。孩子在上4年級,但6年級的數學和英語都對他太簡單了。孩子現在的英語水平已經可以完成中考模擬考試了,但學校並不能提供免修、免考或者是走班的學習模式。”

  學生學習上的差異始終是存在的,但分化時間提前、分化距離加大,給教師的教學帶來了很大的不便。“有的同學覺得進度太慢,有的同學還跟不上。大家都有自己的需求,真是衆口難調。”一位老師说,面臨更加多元和富有針對性的教學需求,並不是每位教師都能從容應對。

  為了應對學生差距的加大,一些學校通過開設走班制、分層佈置作業等方式教學,為解決這個問題提供了方案。在“走班制”課堂上,打破以班級為單位,同學們拿着書包選擇代表不同難度的教室上課。但半月談記者了解到,即便是在北京,能夠開展走班制、允許孩子跨級、免修、免考的中小學仍是寥寥無幾,不得已,“很多孩子一天的學習只能是從放學開始”。

  正視需求分層現實,成就高質量教育

  如何讓兒童享受到義務教育的機會公平和質量公平?曾經,“入學”是學校與家長之間的一場博弈。2017年,全國19個熱點大城市公辦小學“幼升小”就近入學率達已經達到99%。

  是否應該進一步有針對性地研究因材施教的方法,應對“優秀生吃不飽,學困生吃不了”的情況,進一步提高教育的質量公平?

  從2014年開始,北京、上海、浙江等地陸續在小學低年級禁止“統考”“統測”,考試形式變得多樣,一些學校採取游戲等方式“樂考”,問答等“口語”方式考試,從形式上減輕學業負擔。

  在一些家長看來,課內負擔的減輕並沒有帶來精神的放鬆,反而更加緊張了。諸如“課內放鬆課外拼”“放學后才是競爭的開始”的情形日益普遍。

  一些家長告訴半月談記者:“一些孩子白天‘吃不飽’,只能在晚上和周末‘加餐’。但一般工薪階層家庭既沒時間也沒那麼大財力進行全科目課外輔導。”

  多位受訪人士提出,面對未來世界多元化競爭的挑戰,如何培養孩子自身的優勢與特色日益重要。義務教育階段特別是小學階段,是否應全面開展分層教學已成為教育界乃至全社會都需要面對的一個新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