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低齡留學潮愈演愈烈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5日 01:19   僑報

  一群學生4日在廣州出國留學展上諮詢海外高校的校方代表。廣州《南都周刊》

  7月,就在中國高考生、中考生期盼“金榜題名”時,越來越多的高中、初中生加入了“棄考一族”。

  中國教育部近日預測今年“棄考人數”接近100萬,其中,因出國留學而選擇棄考者占 21.1%。而“棄考留學潮”的主力軍也日趨年輕化:今年中國低齡學生出國留學人數達到近年來的最高峰,赴海外讀高中的學生比往年增

  加兩到三成,高中畢業參加“洋高考”赴海外讀大學的學生,比往年增加一成多。

  幼童留學引發第三波移民潮

  不管是通過留學中介,還是以國際學校為跳板,對一個中國家庭來說,送幼小的孩子獨自出國,是一次重大的人生規劃,也是一項巨大的風險投資。但是,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城市,越來越多的中國新富甚至中産家庭,寧願花費幾十萬元(人民幣,下同)甚至幾百萬元,也要讓孩子接受外國教育。原因在於,他們對中國的教育體制、對中國高考評價體系、甚至對中國的大學失去了信心。

  廣州《南都周刊》報道,伴隨中國幼童留學潮的是第三波移民潮。中國社科院《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顯示,不同於第一撥混雜偷渡客的底層勞工和第二撥“洋插隊”,第三波移民潮的主力已轉移至新富階層和知識精英。為避免將孩子孤身留在海外,他們希望自己可以陪伴並監護子女,舉家移民便成了這些中産家庭的新選擇。

  百萬考生棄考留學 三成未滿18歲

  2009年,84萬名中國高考生棄考,而今年,這個數據可能突破百萬。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大中城市中,放棄中高考轉而選擇出國留學的學生,正以每年20%的速度大幅增加,棄考留學已蔚然成潮。

  6月中旬,高考成績公佈後,坊間對廣州未出高考狀元的另類解釋為“狀元出國了”。同時,人們也不時聽聞重慶等地個別學校整班幾十名學生同時出國上大學的消息。

  綜合上海、北京、廣東三地多家留學中介的數據,高中畢業參加“洋高考”赴海外上大學的學生比往年增加一成多。

  而上海市教委國際交流處發布的留學調查報告顯示:出國留學生當中,15至18歲的學生占了近三成。

  尖子生劍指“長春藤”

  上海復旦大學附屬中學高二的十一個班級,在暑假過後,將被分成2個預錄取班和9個平行班,再以高考加試科目的不同,劃分為物理、化學、歷史、政治等班級。也正是在這個時段,“高二下學期到高三上學期,是學生流失的高峰。”該校教務處的徐老師說。

  鐵了心要出國讀大學的高二學生寇睿琦,一直在尋覓美國高中的交換生機會。

  寇睿琪的書架已打包凈盡,案頭惟留一本被稱為“紅寶書”的“美國大學入學考試詞彙”。而她的幾位同學乾脆選擇休學,踏上各自的出國求學之路。陳之問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投考方向是英國牛津大學。

  陳之問的班主任胡小群介紹:他的45位同班同學中,已有4人先後休學,選擇放棄高考,轉而准備留學海外。而這一比例在年級中約占20%,“我們的尖子生都以‘長春藤’高校為目標”。

  校方統計數據顯示:2006年美國放開高中生留學以後,復旦附中每年有四五十名學生,最終被世界排名前50的外國高校錄取。近5年來,每年都有10%左右的應屆高中畢業生不報名參加高考。這一數據比上海市的平均比例高出3倍。

  中國教育難解學生求知渴

  陳之問在從復旦附中休學之後,選擇了“劍橋中心”作為出國的跳板。因為數理成績突出,又喜歡繪畫,她將留學目標鎖定牛津大學建築系。

  “雖然清華、同濟、南開的建築系也不錯,但知識傳授方式不一樣。”陳之問說。

  為此,她從英國高中畢業考試A LEVEL的60多門課程中選擇了數學、物理、經濟學作為攻讀方向。

  像陳之問這樣高二報讀入學的學生,要經過1到2年的大學預科教育,才有機會被美英大學錄取。

  中國的“劍橋中心”通常開辦4個年級,招生對象覆蓋初中畢業生到高中畢業生。陳之問說:“其實,初三複習一整年就讓我對中國教育失望了,人都快悶得發霉了。”

  英國高考A LEVEL,在一個既有教學大綱的基礎上,沒有固定的教材支撐考試,而是注重學生自主研究和思辨能力的培養。中國高考指揮下的課程已難滿足學生的求知欲。

  復旦附中國際部的負責人吳小新說,“我們的學生都是‘尖子’,但中國以高考為導向的教育政策,讓我們不得不進行應試教育。實在是對學生才能的浪費。”

  參照中國與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3年後,國際教育機構將被允許進入中國市場,中國的辦學力量必須面對全球化的挑戰。如果教育質量不能得到提高,那麼人才流失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將無可避免。

  五成低齡留學生出自中産家庭

  目前在湖南信息奧林匹克國家隊“備考”的王文一,從初三下學期便休學在家,專攻競賽訓練。這個早慧的學生面對死板的學校教育難以打起精神,但自己感興趣的圍棋、文學等,又無法從課堂上得到滿足。

  “我並不想全心全意把精力放在競賽上。”王文一欲言又止,高一上學期半年的美國高中交流生活,似乎拓展了他的視野。“我顯然看到了另一種生活的可能”。

  王文一目前已經獲得大陸多所高校的“青睞”:如獲得奧賽前20名,保送進入清華大學,獲20至30名則進入北京大學,獲30至50名進入復旦交大,“而我想去美國留學”。陳之問坦言:“父母從小就希望我能去外國接受高等教育。”

  上海實驗中學劍橋教育中心主任章良接觸到一半以上的低齡留學生,都身處中産家庭,父母多是外企高管、國有事業機構高層或公務員。

  吳小新分析,目前接受留學教育的孩子,他們的父母正當40歲上下,不少人趕上了上世紀90年代初的移民潮。因為長期旅居海外卻很難獲得文化認同,更讓他們意識到對孩子的教育要系統地接受和學習國際化的思維方式。

  低齡化傾向

  不可逆轉

  “如果不是到復旦附中上學,我恐怕不會有出國讀書的念頭。”寇睿琦說。這兩年間,常有海外名牌高校前往該校設攤宣講,每次一兩個金髮碧眼的校方工作人員,架起一面面花花綠綠的校旗,“能不看得我們心旌招展麼 ”

  新東方在北美的獨家代理機構、波士頓教育集團副總裁黃犇說,以他們運作韓國學生赴美的12年經驗來看,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決定了中國留學生的低齡化傾向不可逆轉,將由目前的本科、碩士為主,擴展到中學階段。

  新東方國外考試部主任王文山稱:“今年參加出國考試培訓的學生呈明顯的低齡化趨勢。大多數孩子高一就來上SAT(“美國高考”)班了,而初中參加托福考試班的也不少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