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醫生證詞揭桑蘭遭性侵細節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6月11日 04:15   僑報

  陸平與桑蘭在一起。資料照片

  桑蘭近照。美聯社

  桑蘭的代理律師海明向中國國內媒體發出的一份經過公證的法庭證詞顯示,桑蘭受傷後在美生活期間曾遭性侵,而施暴者就是被告薛偉森。薛同時也是桑蘭當時在美監護人謝曉紅的兒子。這份證詞是由醫生路平提供的,他在1998年7月底到10月期間曾經擔任過桑蘭的治療師。

  路平說,當他去被告家裏時,親眼見到薛偉森把正在睡覺的桑蘭摟在沙發上並覆蓋着一條毛毯對其進行性侵。他說,桑蘭癱瘓後胸部以下已經完全失去知覺,感覺不到冷熱、痛癢以及其他一切感應。“桑蘭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已被性侵犯了。”

  路平說,桑蘭當時驚訝地發現自己的下身流血,而薛偉森幫桑蘭擦拭用過的廁紙上也有血漬。路平說,自己親耳聽到“桑蘭問為什麼會有血 ”路平說,桑蘭當時只有17歲,還是處女。

  6月5日,海明曾發來一份“尋人啟事”,目標正是被告薛偉森。他說,作為此次跨國官司的被告,薛偉森早就知道自己的被告身份,卻至今躲着,不肯出來接傳票,應訴。

  海明說,在桑蘭質問薛偉森時,薛偉森只是用衛生紙給擦了擦。“這一切,路平醫生全都看在眼裏,恨在心頭。如今已經退休的75歲高齡的路平醫生決定講出真相,還桑蘭一個公道。”

  對於此案,美國聯邦法院已經立案。紐約上州檢控官也展開調查,並主動要求與桑蘭見面,為了照顧桑蘭,他們願意親自來與桑蘭見面。

  路平還說,薛偉森曾跟他說過要如何利用桑蘭的名聲來“賺一筆”的事。因為有百萬紐約客,尤其是華人社區都同情桑蘭。

  在這份證詞中,路平特意提到了一次討論設立桑蘭基金的會議。會上,他作為桑蘭的治療師出現。謝曉紅和本案另外一個被告、桑蘭當時的代理律師莫虎都出席了這次會議。他說,會上討論了很多內容,包括桑蘭的傷勢、責任、她應該受到的待遇、家庭護理、怎樣募捐、基金命名以及如何管理等。

  路平說,桑蘭沒有參加此次會議。“事實上,當我問起桑蘭關於這次會議,她甚至不知道竟然還有個會議在暗中進行。”

  “桑蘭只是說她不知道有這麼一件事,無論她做什麼,她必須依賴謝曉紅。”讓路平感到震驚的是,桑蘭基金的錢桑蘭只收到了14萬美金,而這遠遠低於公衆捐款的數目。

  廣州日報

  桑蘭在美索賠案獲得進展

  桑蘭的代理律師海明告訴中國媒體記者,桑蘭在美國索賠案件獲得進展,當年為桑蘭提供千萬美元保險的保險公司要向桑蘭道歉,並承諾負擔桑蘭在中國的醫療照顧費用。

  海明說,該保險公司向桑蘭代理律師提出,對過去13年沒有照顧桑蘭在中國的傷病道歉,並且同意從今後,不僅僅負擔桑蘭在美國的醫療照顧,也將負擔桑蘭在中國的醫療照顧。

  保險公司特別向海明律師解釋說,過去13年全是誤會,絶對沒有歧視中國人或者桑蘭的意思,並要求當面向桑蘭道歉。

  據海明律師介紹,這意味着桑蘭索賠案取得了初勝。至於和保險公司商談的具體細節,要等待桑蘭來美國後,雙方在海明律師樓見面,敲定具體內容。據悉,桑蘭一行將於6月底抵達紐約。目前,保險公司方已經與海明約定,將於7月7日中午12時,在海明律師樓與桑蘭、黃健、海明律師面對面會談,把最後的細節敲定。

  另外,鑒於該保險公司的和解態度,海明同意該公司要求延期90天答辯法庭傳票的請求。之前,莫虎也代表他本人和劉國勝、謝曉虹夫婦作出過申請60天延期的請求,被海明拒絶。

  提出道歉的美國保險公司曾為當年的友好運動會承保1000萬美元,在該屆運動會上,桑蘭受傷。此後,該保險公司只承擔了桑蘭在美國的醫療費用,而對桑蘭來說,在中國的醫療費用無法報銷,去美國治療的話,每次往返的機票錢也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在此次訴訟中,該保險公司也被桑蘭列為被告。北京晚報

  桑蘭預計月底來美打官司

  桑蘭巨額索賠案開庭的時間日益臨近。桑蘭經紀人黃健透露,他們正在辦理加急簽證,准備6月下旬直接來美,到時先與上州檢控官見面。海明此前表示,下一步准備錄口供,以及一些取證工作都要進行。“一切都讓證據說話吧。”

  不久前,以海明為首的桑蘭律師團曾向美國聯邦法院遞交第二次訴訟申請,在這份長達39頁的起訴書中,控告項目已由第一次提交訴訟申請的18項增至目前的20項並增加了一些被告。

  負責傳遞法院傳票的美國執法人員告訴海明,有些華人被告在跟他們玩“藏貓貓。”“就是不肯開門接受傳票,送傳票的人員說已經去過七八次了。”

  目前,美國被告公司除這家保險公司外,都聘請了名律師,也都與他取得聯繫,願意在開庭之前坐下來談談。

  海明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桑蘭索賠案雖然被告很多,但不會分開審理,會在一起審理,一個法官。而人們關心的陪審團會在終審的時候出現,本案最終的判決權在陪審團的手上。廣州日報

  桑蘭律師修改起訴書 不再提索償20億

  原本求償“20億美元”的桑蘭,修改了起訴書,把賠償金額改為“由法院去定”。對於在起訴書中把兩名被告的名字寫錯一節,桑蘭的代理律師海明也做出了糾正。海明還證實,本案衆多被告中,目前莫虎已經接到了法庭的傳票。此外,他還解釋了為什麼他的“律師團隊”中的其他律師寧可辭職也不肯在桑蘭案的法律檔案上簽名。

  為什麼不再使用“20億美元”來做為求償金額 海明在他9日的博客中說:“第三份起訴書(9日提交法院)裡,把最後的賠償金額的實際數字交由給美國陪審團在終審時確定,實在是再恰當不過了。”他認為这只是法律“措辭”的改變。

  桑蘭1998年在紐約參加友好運動會時不幸摔倒,留下了高位截癱的傷痛。她在今年起訴美國時代華納、美國體操協會、她在紐約養傷時所居住家庭的家庭成員劉國生,謝曉紅,薛偉森等20名左右的被告,對他們提出20項指控,每一項都要求一億美元的賠償。

  在紐約執業多年,擁有多年損害賠償訴訟經驗的黃曉夫律師10日說,他在閲讀了桑蘭案的起訴書後感到,海明對時代華納等美國大公司的指控有所淡化,對賠償要求的“措辭”也進行了相應的修改。

  海明在9日給法庭的律師信中說,桑蘭案4月28日提交法庭,5月28日起聘請擁有執照的專業傳票投遞公司給劉國生,謝曉紅和薛偉森三被告投遞傳票,但未能成功送達。

  雖然本案的被告多達20位左右,海明在律師信中確認的接到傳票的僅有莫虎一人。對於時代華納等美國大公司被告是否也沒有收到傳票,律師信中沒有提及。

  海明還自我糾正了起訴書中兩名被告名字的拼寫錯誤。海明在律師信中說,在前面的起訴書裡,被告薛偉森和謝曉紅的英文名字被拼寫錯了。薛偉森的英文名字應該是Winston Sie,不是Wilson Xue;謝曉紅的英文名字應該是Gina Liu,或者GINA LIU,或者K.S GINA HIU-HUNG,不是原先起訴書裡所寫的KS Gina Liu。

  海明還在他的博客中解釋了為什麼桑蘭的起訴書上只有他一個人的簽字,而見不到起訴“律師團隊”其他人員簽字的原因。

  海明說,他的“老外員工律師”“寧可辭職不幹,也堅決拒絶在桑蘭案件任何一件檔案中簽字”。因為“桑蘭案件從第一天起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桑蘭跌倒摔傷是十三年前發生的事了,很多重要項目已經錯過了時效追溯期(追訴期)。”

  新華社

  桑蘭:為尊嚴堅定打下去

  前一時期,桑蘭因為跨國訴訟案再度陷入輿論的漩渦中心,昔日的世界冠軍、“微笑天使”被指責“忘恩負義”。桑蘭在其住地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社會輿論給她帶來了很大創傷,精神壓力非常大,一度需要吃安眠藥才能睡着,不過已經逐步從陰影中走出來了。桑蘭說,這場官司她會非常堅定地打下去,不為別的,只為尊嚴。她還強調,自己已到而立之年,有獨立思考判斷能力,談不上被人利用。

  桑蘭的方法一是不斷暗示告誡自己,對自己說“桑蘭,不要想太多,有些不實言論不必在意”,讓自己不要看太多,不要把太多的精力放到自己身上。“過去我經常會打開網絡看得很細,現在我不會看那麼多,學會了轉移視線,比如說,看一些現在大家關注的其他新聞呀等等。”桑蘭說。

  另外一個法寶是看喜劇片、看電視劇,“主要看韓劇吧,挺管用的,包袱慢慢卸下來了,偶爾也會去超市買買東西,放鬆放鬆。”

  當年那場發生在美國的意外事故,徹底改變了桑蘭的人生。時隔13年後,桑蘭委託律師在美國向與那場意外事故相關的機構與人員提出了索賠起訴。

  中國體操界一時間“忌談桑蘭”。桑蘭表示,13年輪椅上的生活,已經讓她變得成熟、堅強。而立之年的桑蘭也有能力面對現在發生的一切。

  桑蘭說,目前經紀人和律師在訴訟方面所做的工作比自己要多,現在自己主要的精力還是在康復身體方面。雖然受到部分人的非議,但身邊很多人也給了她巨大的鼓舞。

  “有媒體寫道,桑蘭有可能會撤訴,”桑蘭舉例說:“我去醫院,一個不相識的護士跟我說,我們都支持你,你千萬不要退縮,你一定要堅守信念。”

  桑蘭表示,這場官司她肯定是非常堅定的要打下去的,不為別的,只為尊嚴。“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對我身邊的一些人進行一些評論,比如說到我的經紀人,說桑蘭被別人利用了。我受傷時是17歲,那時的我比較簡單,但我今年也到了而立之年了,很多事情會有自己獨立的思考和判斷,因此談不上被人利用。”

  2008年,在受傷十年之後,桑蘭憑藉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北京大學新聞專業的畢業證書,同時也得到了一份主持人的簽約書,桑蘭用事實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據了解,桑蘭曾多次參加青少年基金會、希望工程舉辦的公益活動,今年3月,桑蘭基金在山東濟南啟動。桑蘭表示,公益和主持,是她喜愛並將一直堅持下去的事業。

  中新網

  桑蘭稱自己沒被利用

  准備反訴桑蘭的劉、謝夫婦堅稱桑蘭被利用了,一篇博文是以劉國生的名義寫的,名為《正直善良的畢竟占多數》:“那個被壞人利用的可憐女孩,在紐約住了10個月,接觸了大量幫助過她的好人,別人對她做過些什麼,她自己又說過些什麼或干過些什麼,其實她自己早忘記了。”

  有網友也懷疑桑蘭是不是被利用了。對此,黃健表示:“請堅持‘利用說’的人注意,說話要負責任。”黃健平靜地說:“有些媒體說‘桑蘭不是這樣的孩子,肯定是我在利用桑蘭在做什麼’。說出這些話的人,我不知道他帶有什麼樣的目的,有一點很重要:不能肆意揣測!桑蘭5歲開始練體操,17歲被迫退役,當時她人生觀還未建立,但通過這麼多年的學習、工作,她的人格在逐漸完善,桑蘭已經有了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

  桑蘭也在採訪中表示:“希望大家不要再對我身邊的人進行一些評論,說桑蘭被人利用了等等一些話。”桑蘭說:“我自己也在通過自己的努力,包括去北大讀新聞專業,包括做主持人,我也在成熟和成長,所以談不上被人利用。”

  “在剛剛受傷時,由於年齡比較小,或許會有這種情況,”桑蘭說,“現在已經是而立之年了,有很多事情我會獨立思考、獨立判斷,誰要利用你,難道你自己就不會辯解,不會思考嗎,我身邊的人挺偉大的,一直在支持我,就不要再給他們什麼壓力了。”

  眼下在體操界,很多人不願過多談論桑蘭的案子,主要是怕影響到青少年練習體操的積極性,黃健認為,這是一個謬誤。“任何一項體育運動,都具有風險性,保障運動員免受傷害,也是職業體育的一部分,這是體育組織應該去做的,是一種責任,而不是必然風險。”

  中新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