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日接百萬嫖客 德國成歐洲妓院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15日 03:53   僑報

  德國紅燈區。 資料圖片

  “德國已成為新的芭堤雅(位於泰國的世界頂級性都)?”德國電視一台近日播出的一部紀錄片顯示,如今世界各地的男人正成群結隊地到德國妓院進行“色情旅遊”——每天在德國妓院消費的男性超過120萬,他們只要支付49歐元,就可以“為所欲為”,而這一切都是“合法的”。

  【僑報綜合報導】“德國是‘歐洲的妓院’!”在性交易合法化10年后,德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圖片報》如此質疑德國發展性産業的后果,而德國電視一台10日播出的一部名為“性,德國製造”的紀錄片,更是描繪了一幅令人震驚的画面。

  2002年,德國承認性交易為“服務領域裡的一種正常活動”。德國《圖片報》12日報導,這一法律的初衷,是為性工作者們提供更好的工作環境,但意想不到的是,這直接讓妓院經營者大賺一筆,一名妓院老闆直言不諱地說道:“現在,一切都是合法的”。

  如今,世界各地的男人正成群結隊地到德國妓院進行“色情旅遊”——每天在德國妓院消費的男性超過120萬人,他們只要支付49歐元,就可以“為所欲為”,而這一切都是“合法的”。

  而越來越多的警察、女權主義者、政治家相信,法律對提高妓女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作用並不大,反而有助於皮條客販賣更多的人口。德國變成了一個“剝削東歐年輕女性的核心地區,且是世界上有組織販賣人口的活動中心”。

  德國夢變噩夢 “客人多得數不過來”

  羅馬尼亞姑娘愛麗娜逃離村莊去德國成為一名“妓女”時,她剛滿22歲。

  長沙《瀟湘晨報》近日援引德國《明鏡周刊》報導,愛麗娜有自己的理由:酗酒的父親經常毆打母親,愛麗娜也常常遭殃,但由於沒有收入,她不得不依賴家人。通過一個朋友的男友,愛麗娜了解到,在德國當性工作者,每個月能賺到900歐元。“那時彷彿哪兒都比家鄉好,”她說,“我希望有一個自己的房間,一個浴室,不太多的客人。”

  2009年,她和朋友坐着其男朋友的車抵達德國柏林機場附近的一家妓院,該妓院專門向航空旅客提供性服務,只要100歐元,這裏的性工作者們便可以為旅客提供不限次數的服務。

  不過,愛麗娜很快發現,情況並沒有那麼理想。每天都有很多德國客人來愛麗娜這裏“找樂子”,“我都沒有時間停下來去數每天要接待多少客人。”愛麗娜還發現,客人的要求很多,“有時連安全套也不用”。

  除此以外,和其他女伴一樣,愛麗娜每周需要向“介紹人”(朋友的男友,即皮條客)支付800歐元費用。她和其他三個女孩子合住一個房間。除了工作,她大部分時間是被鎖在妓院裡,偶爾會出去買煙,但也會有人跟隨。

  ·他山之石·

  瑞典“去罪化”法律 買春有罪賣淫不罸

  自20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性解放浪潮和女權運動崛起,引發了圍繞性交易業合法化的一場公共討論。世紀之交前后,終於演成一股“性交易合法化”的浪潮。

  就在西歐大肆推行性交易合法化的同時,瑞典議會1999年通過了反其道而行之的“去罪化”法律,規定男人買春有罪,女人賣淫非罪。這確立了一個新的道德原則:嫖妓是對婦女的暴力侵害。和實際上更偏向妓院經營者、縱容嫖客的合法化政策不同,它保護性工作者免受刑事處罸,同時對施加暴力的另一方給予嚴厲處罸,從根本上解決賣淫的社會根源。長沙《瀟湘晨報》

  並非自願的合法交易 被販賣后 不得不操皮肉生意

  與愛麗娜相比,她一名18歲的羅馬尼亞同鄉的遭遇更加悲慘。這個已經從妓院中逃出來的姑娘說,當時3名男子和2名女子在她家鄉小鎮的街道上接近她,並向她承諾一份保姆的工作。但當他們到達德國慕尼黑之后,這些人將她的眼睛蒙上,並將她關進一間密室。在這裏,男子們強姦了她,當她拒絶去妓院工作時,還遭到了毆打。

  有時候,女孩們甚至被家人送過來,比如來自羅馬尼亞的克拉。最初,克拉的哥哥們將她帶到一家舞廳,她的工作是端飲料,之后,她遇見一名男子,“他告訴我,我可以在德國賺到更多錢。”於是,克拉跟着這名男子,從羅馬尼亞來到德國。

  德國紐倫堡,在被強姦一整天後,克拉說,她終於知道自己“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她在德國一片很老的紅燈區開始“工作”,每天的“工作時間”長達18小時。

  2012年的平安夜,妓院生意火爆。皮條客希望克拉能夠24小時工作,被克拉拒絶,代價是臉部被刺傷。不停流血的克拉被准許去醫院,在這裏,克拉撥通了一名顧客的電話,這最終幫助她逃回羅馬尼亞。

  事實上,通過對150個國家數據的分析,德國海德堡大學國際政治學教授德雷爾指出,在性交易合法化的地區,人口販賣的數量要高於那些性交易非法化的地區。

  繁榮背后的陰暗角落 性交易和吸毒已成一體

  愛麗娜與克拉的經歷在德國並非個案,援助機構和性學專家統計,德國有近20萬名女性性工作者,其中65%至80%是非德國籍,主要來自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

  大多數來德國的女性性工作者的經歷相似,她們與一名異性相戀,然后跟隨他來到德國;或者如同愛麗娜,清楚地知道自己來德國就是要成為一名女性性工作者。

  數據顯示,德國的紅燈區有3000至3500個妓院,每年繳納145億歐元的稅。紅燈區內,一片繁榮的景象。在一些所謂的裸體俱樂部和桑拿室,男顧客只披浴巾,“女服務員”赤身裸體。柏林的貓咪俱樂部成立於2009年,其廣告牌上寫着:“次數、方式任您選擇,價格:白天70歐元,晚上100歐元”。

  繁榮的背后是競爭。紐倫堡的社會工作者衛普特說,20多年來,從事這行(賣淫)的人數翻了三倍。但盡管環境越來越惡劣,但依然有大批女性湧入德國,因為這裏是歐盟最大的性交易市場。

  在這裏,性工作者們的生活狀況也是一大問題,在科隆的一處紅燈區,性交易和吸毒儼然一體。

  23歲的艾麗婭,戴着金色假髮,胸前彆著花,她嚼着口香糖,試圖掩蓋自己口裡冒出的酒精氣味。艾麗婭輟學后跟隨男友“私奔”,由於經濟問題和愛情,她從事了這一行業。很快,她就開始吸食大麻、可卡因、興奮劑等。“這裏沒有不吸食可卡因的女人。”她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