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香港,抗爭就是“國民教育”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6日 08:02   德國之聲中文網

  新聞報道香港,抗爭就是“國民教育”

  香港反對國民教育運動仍在升溫,相關團體原定今日發起絶食行動,後經商議暫緩施行。但是倘若政府不放棄推行該項教育,9月初開學時出現罷課抗議的情形,應在意料之中。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內地官方媒體接連不斷地為民國教育保駕護航。先是《環球時報》發表評論,稱國民教育幫助香港年輕人擴大視野,並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香港國民教育爭議最終結果只能是‘中國的勝利’,那些抗議者如果只追求他們自己的勝利,大概是不現實的。”今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又發表文章說,推行國民教育幫助香港年輕人了解國家,“年輕人了解並認同國家,才能正確理解國家政策,擺正位置,抓住機遇,為了年輕人的未來,現在的努力沒有錯。”

  這場抗爭的結果,真的如《環球時報》所言,沒有任何改變的可能嗎?或者說當局強制推行了國民教育,就一定是“中國的勝利”嗎?

  所謂國民教育,就是自本學年起,香港當局在原有德育課程上增加國民教育內容。根據已經曝光的教材內容,該課程沿襲了中共在內地進行的愛國愛黨教育,以民族主義觀念闡釋歷史文化,而且通過謊言建構“中國模式”的光環。香港反對人士稱之為“洗腦”教育。

  無論是早前香港中聯辦官員宣稱“洗腦是必要的”,還是《環球時報》和《人民日報》的辯護文章,都提到國民教育在西方國家普遍施行,只是形式不同而已。這種言必稱“西方”的態度讓人覺得怪異,因為一說到民主自由,這些官員和媒體都曾表示“堅決不搞西方那一套”。而西方的所謂“國民教育”,是跟他們的政治制度、言論環境和人權觀念密不可分的。

  這種出爾反爾的邏輯,在中國輿論中反復出現,甚至有相當大的市場。比如,如果你主張應該向西方發達國家學習,給底層民衆多一些福利,馬上有人批駁說:中國人口太多,每人多一點點福利,都會是一個很大的數字,社會無法負擔,所以不可能像西方國家那樣。但是,說到官員腐敗,他們就不會說,中國官員太多,每人多貪一點點,都會是一個很大的數字,社會無法負擔,所以只能比西方的官員更清廉。相反,《環球時報》還主張說,中國民衆要容忍官員“適度的腐敗”。

  再說,這些官員和媒體一再籠統地說到“西方國家的國民教育”,但從來沒有解釋過其具體內容。《人民日報》提到的“形式不同”,如果是指是否強制灌輸、是否以謊言為基礎的話,那已經是很大的不同了。

  的確如此,近代以來的世界政治,都建構在民族國家的基礎之上。西方大多發達國家,都進行過各種不同的“國民教育”,甚至也有過愛黨愛國愛領袖的“黨化教育”。但是,“二戰”以來,西方發達國家的思想、文化和教育領域的現代化之路,基本上都是在反思和解構前現代的民族國家觀念的泥沼中行進。如果說反思也是一種重構,而且通過重構更加鞏固了對本國文化和政治制度的認同的話,那也是在思想自由、媒體開放、文化多元、政治民主的前提下,不斷地抗議不合理的制度、推翻不滿意的政府、修改不正當的文化的過程中完成的。

  《人民日報》評論說,“缺乏明確國家認同和文化歸屬感,青年人無法真誠地參與社會決策的討論與推進,現代國家也不可能健康地發展,這早就是公共的認知”。且不說這種前現代的民族主義論述早就是公共的疑問,即便承認國家認同和文化歸屬的重要性,而且真誠地讓他們找到了這種認同和歸屬,那麼必然地,他們一定會站出來,反對控制思想的媒體、扼殺文化的教育、剝奪公民權利的政府和貪污腐敗的官員。而現在,參加維園“六四”晚會、聲援劉曉波的“零八憲章”和反對國民教育的香港青年,做的正是這樣的事情。這是一個專制政權號召人民愛國時必然遇到的矛盾。當年身為反對黨的中共,鼓動民衆反對腐敗的國民黨政府時,給自己貼上的就是“國家認同(愛國)”的標籤。

  香港的這場抵抗運動至關重要。中共在內地進行了六十多年的“國民教育”,其成果舉世昭然。受此教育者的視野不僅未能擴大,而且多半變得封閉偏狹。即便在資訊爆炸的新媒體時代,很多年輕人在浩如煙海的信息中,看到的仍然只是“愛國”、“漢奸”、“中國的崛起”、“西方的陰謀”等幾個有限的字眼。而那些真正有機會“擴大視野”的權貴階層,紛紛移民國外,其國家認同和文化歸屬何在?如果把這套教育成功地推到香港,那麼香港人也會如此,底層民衆被蒙上眼睛,上層權貴得過且過,中國內地則少了一個思想透風的窗口。

  好在既然這場運動已經開始,就不可能如《環球時報》說的那樣,“最終結果只能是‘中國的勝利’”。這種抗爭的過程,才是真正的“國民教育”。受此教育的年輕人,只會對民主政治下的思想自由和文化多元産生更多的認同。

  作者:長平

  責編:洪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