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羅斯托克暴力排外事件20周年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21日 04:02   德國之聲中文網

  新聞報道羅斯托克暴力排外事件20周年

  1992年8月,羅斯托克市發生德國戰後最嚴重的排外騷亂。民衆和右翼極端分子對難民申請者和外國人進行暴力襲擊,長達數天之久。極右翼政黨國家民主黨利用暴力的激化大造聲勢。政界和警界都未能控制局勢。

  (德國之聲中文網)這些圖片傳遍世界:1992年8月,民衆和右翼極端分子包圍了羅斯托克市雷希滕哈根區的水泥平板房居住區。他們高喊仇外口號,投擲石塊和燃燒物。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騷亂者鼓掌歡呼。

  因外墻繪有巨幅向日葵而出名的居民樓燃起熊熊火焰。這裏本是梅克倫堡-前波莫瑞州難民申請者的接收中心。當時,羅斯托克市外國人事務專員雷希特(Wolfgang Richter)就在樓內。

  "我們從樓裡向外望,看見外面有數千人聚集,襲擊這棟樓房,完全是暴力的景象。在當時的氣氛之下,樓房內100多人的生命,對縱火者來說,毫不重要。"

  1992年8月26日夜,羅斯托克市雷希滕哈根區

  如同奇跡一般,無人受傷。難民申請者居住的樓房經歷了兩天兩夜的襲擊,之後,政界作出反應,用巴士將難民送往安全地點。

  然而,暴力與仇恨開始指向留在樓房內的越南勞工,還有警察。有一段時間,30名警察疲於奔命地應付300名騷亂者。之後,更多警察抵達現場,但他們裝備極差。暴亂分子和新納粹從全國各地湧來,很快,騷亂者達到上千人。

  直到今天,人們始終在問一個問題:如何能發展到這一地步?柏林自由大學極端主義研究者馮克(Hajo Funke)教授認為,暴力激化是一連串失敗的後果。

  "我認為關鍵在於,市、州甚至聯邦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任由雷希滕哈根的形勢激化,而沒有採取適當的措施。所以,當時政界缺乏控制局勢的意願。"

  事後處理進展緩慢。44名騷亂者被判處最長三年監禁。羅斯托克市長、梅前州內政部長辭職。至今仍不明確的是,誰為混亂的警力安排承擔責任,因為當時負責保護外國人居住區安全的警隊在無人接替的情況下撤離,導致暴力激化。

  1992年8月24日,警察與騷亂分子

  盡管如此,當時在燃燒的居民樓內的越南人杜盛(Thinh Do)認為,羅斯托克市政府從事件中吸取了教訓。

  "我覺得,這樣的事情不會在羅斯托克再次發生了,因為羅斯托克市政府、警方在雷希滕哈根事件後增強了應急能力。"

  極端主義研究者馮克也認為,由於媒體的警惕、警方執行任務的規範化,對外國人的公開襲擊如今已不太可能。

  但是,極端主義和仇外情緒在羅斯托克換上了一幅新的面孔。馮克說,右翼極端分子如今不再採取大規模行動,而是地下活動。最新的案例是,2011年破獲的茨維考新納粹恐怖團伙數年間在德國各地謀殺至少10名外國移民。此外,即便在今天,對極端主義保持沉默的事件,仍時有發生。馮克說:

  "制度性的極端主義依然存在。警察不予理會,市長不予理睬,媒體不予關注,因為覺得沒那麼嚴重。直到今天仍是如此。"

  1992年8月26日夜,警察嚴陣以待

  來自梅前州的社民黨籍聯邦議員施泰芬(Sonja Steffen)認為,與公開或隱藏的仇外主義對抗,首先需要公民社會的積極參與。她說,羅斯托克事件後,梅前州也採取許多行動,包括不久前民衆舉行反對極右翼政黨國家民主黨(NPD)的抗議活動。

  "我對這一活動深感高興。2000人參加了這一和平示威,以顯示:我們反對NPD的意識形態。"

  本周日(8月26日),聯邦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將在羅斯托克"向日葵樓房"前致詞。高克曾在羅斯托克擔任牧師。高克希望,羅斯托克市雷希滕哈根區如今能向世界傳遞出不同的圖像。

  作者:Richard Fuchs?? 編譯:苗子

  責編:李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