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桑蘭告監護人之子猥褻 經紀人律師回應五大爭議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5日 23:33   鳳凰衛視

  經紀人黃健在微博中爆料,當時已經成年的薛偉森曾給17歲的桑蘭洗澡,還給她買過文胸。代理律師海明透露,律師團經與桑蘭證實,還有其他不當行為。

  □晚報記者 王嫣 報道 製圖 鄔思蓓

  因桑蘭向5家機構和3個自然人索賠18億美元,扯出的經紀人黃健微博暗示“桑蘭曾遭監護人兒子猥褻”一事,昨天再起波瀾。桑蘭美國代理律師海明通過電子郵件通告,在和桑蘭本人確認後,在美律師團已向紐約警方報案。

  海明同時透露,鑒於桑蘭當時身份是中國體操代表團赴美比賽的成員,在美期間如果受到性騷擾,可能還涉及聯邦刑法。他們也將向美國聯邦調查局報案。

  監護人之子成新被告

  上周,桑蘭提出18項訴訟,被告包括美國時代華納公司、美國體操協會、 TIG名下兩家保險機構、RIVERSTONE保險代理公司等5家機構,和前時代華納副董事長特德·特納、桑蘭受傷後在美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3個自然人。最初並沒有涉及 “疑似猥褻案”,代理律師海明也說,之前並沒有聽當事人桑蘭提過。

  只是5月4日凌晨,桑蘭的經紀人、同時也是男友的黃健在微博開炮,強悍責駡劉國生、謝曉虹夫婦沒有盡到監護人職責,造成桑蘭遭監護人大兒子薛偉森猥褻。黃健在微博中披露,當時已經成年的薛偉森曾給17歲的桑蘭洗澡,還給她買過文胸,這些行為能否斷定 “猥褻”曾引起網友爭議。但代理律師海明透露,律師團經與桑蘭證實,還有其他不當行為。

  “這事情如果一個女孩子羞於啟齒,我想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當時桑蘭只有17歲,還是幼童呢。”海明表示,桑蘭之前一直隱瞞此事可以理解,但報案後她會在6月份抵達美國後協助紐約的檢調機關盡快處理此事。在他看來,薛偉森至少涉嫌觸犯了3條紐約州刑法,甚至可能觸犯了聯邦法律。海明強調,在美國,針對殘疾人的不當行為尤為法律所不容許。 “因為殘疾人自身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沒有抵抗能力,受制於人,就像醫生利用看病機會侵犯病人一樣,殘疾人受侵犯往往是發生在熟人當中。”

  與監護人可能庭外和解

  雖然黃健認為,在桑蘭遭猥褻的事件裡,監護人夫婦並沒有盡到責任,但劉、謝夫婦並沒有被列為性騷擾的被告。相反,他還透露,桑蘭還有可能與她曾當做 “母親”來看待的謝曉虹庭外和解。

  “他們在博客上的一些行為,已經嚴重侵犯了我的隱私。但是如果桑蘭願意,我尊重她的決定。”

  黃健披露,因為桑蘭本性善良,在索賠的訴訟提交之前,曾反對將監護人列為被告。 “她也覺得這是不仁不義的表現,但是事實放在這裏,不容忽視。”如今恩人一夜變仇人,桑蘭也倍受折磨。

  另外,黃健還透露,在桑蘭1998年受傷後的13年裡,謝曉虹夫婦曾多次勸說桑蘭放棄法律維權,因為 “這樣做影響中美友好”。桑蘭此前的確扮演了 “中美友誼”信使的角色,她表現樂觀,對受傷的說法也始終認定 “意外”,因此她得到了迪卡普裡奧的醫院探望,還獲得了在紐約時報廣場跨年慶典上按下巨型彩球的榮譽。

  但時過境遷,桑蘭改主意了。黃健透露,就在這次賠償訴訟前,謝曉虹還從美國打來電話, “當時桑蘭用免提接的,我就在旁邊,我聽得很清楚,她對桑蘭說,你拍你的戲、唱你的歌、當你的明星好了,幹嗎要這樣做?意思就是勸桑蘭放棄。”但是桑蘭這一次沒有再聽她的勸說,甚至決定追究她作為監護人的責任。

  網友惡意攻擊也將被追責

  黃健同時表示,針對現在網上惡意攻擊桑蘭的帖子,他們也將保留對相關傳播者及網站進行訴訟的權利, “我將和律師團商議,決定是否控告。”黃健特別舉例,網上海量的帖子中,有一篇名為《桑蘭,把人性中最醜惡的一面表現得淋漓盡致》的博文被轉載多次,在他看來,該文涉嫌對桑蘭進行人身攻擊,將會委託法律顧問調查。

  對於這兩樁訴訟,黃健說他很有信心。 “法庭既然立案,就表示我們並不是胡攪蠻纏。我們不想讓人認為我們是炒作,目前謾駡我們的,我們並不恨他們,只是希望最後法庭能給我們公道。”黃健再三強調,他們巨額訴訟看重的不是錢,桑蘭不缺錢,她在北京有一套房,每個月有萬餘元收入,看病也有基金支持。 6月份桑蘭到美國出庭期間,租房等開銷也會自理,“鬧成這樣,大家都不愉快,我們只是想要一個說法。”

  ■爭議1 “母女”究竟有沒有“緣分”

  索賠18億美元,桑蘭律師團的這一訴求把美國人都嚇了一跳,也在國內民間引起了爭議,桑蘭的經紀人黃健、代理律師海明也作了一些解釋。

  根據劉國生、謝曉虹夫婦的代理律師莫虎的說法,謝曉虹夫婦是在桑蘭在美國受傷後,以志願者的身份對桑蘭在美國的起居進行照顧,並不存在法律手續。言下之意,夫婦倆並不應承擔監護人的義務。但美國法律也沒有強制規定,桑蘭必須通過法律手續來確認監護人,而黃健的說法是,在之前的諸多采訪中,謝曉虹夫婦一直以 “監護人”自居,事實也是如此,再討論這個身份沒有意義。

  在此問題上,網友比較認同黃健的說法,但相當多的人都對謝曉虹夫婦和桑蘭的關係産生了疑問:如果他們沒有盡到義務,桑蘭為什麼在此前多次表示對對方的感激?

  根據美國當地中文媒體報道,2008年7月28日,桑蘭結束她的紐約 “感恩之旅”,乘機返回北京。其在紐約的原華裔監護人謝曉虹夫婦在位於紐約上州的住宅,特別安排一場告別會,送別桑蘭。 “桑蘭以熟悉的甜美笑容歡迎大家,她表示受傷10年再來紐約,就是想對謝(曉虹)阿姨全家和所有為她付出愛心的人們表達自己的感恩之情。”

  更被視為兩人情同母女證據的是 《緣分》這首歌。 2002年,謝曉虹和桑蘭合唱 《緣分》 ,並拍成MTV,在電視上公開播放。當時《北京青年報》如是描述兩人的關係, “謝曉虹女士是中國體操協會副主席,自從桑蘭受傷的那一刻起就陪伴在她的身邊,不僅在美國陪桑蘭進行了歷時10個月的治療,而且一起返回北京,繼續進行康復治療,兩人建立了親如母女般的感情。”而文章中,桑蘭也說到 “要感謝所有關心她的人,特別是謝曉虹全家給她的幫助”。文章發表9年了,桑蘭也始終沒有反駁。

  但黃健對 《緣分》的發表有另一種說法:在 《緣分》單曲裡,人人都以為謝曉虹是桑蘭媽媽,製作是由樂達利公司 (謝曉虹夫婦運作的公司)來做,也就是當年操作中國體彩的公司。謝曉虹對桑蘭這樣說: “阿姨有一首歌,你去唱,以後還能出名還能演出,你就去吧。”桑蘭沒辦法怕得罪阿姨就去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